张锦煌:实习就是一场的演出

“118个学生暑期赴上海、北京、珠三角等地实习”,看到这栏信息,我有些激动,因为我被列入了赴上海实习17人的行列,我即将与另外的117名同学一起在各大城市开始我们的中期实习。

当我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学院实习推荐栏上的时候,那感觉就像“预约了很久的非常想看的话剧票终于拿到手中了”。

今天,我们终于真正踏进了剧院。在这演出中我们身兼多职,是编剧、是导演、也是演员,也算投资者,同时还身兼观众,剧情大多由我们自己创作,精彩程度由我们谱写,剧场好坏直接关系到演出票房,一句话概况就是,我要对这场剧高度负责。

这场演出,刚刚拉开了帷幕。

上海“大剧院”:在外滩画报的张锦煌

实习第一周,一切都相当不错。

实习第二天,在报完我们实习生门各自感兴趣的方向之后,副编辑曾进老师就开始帮我们分配相应的实习老师。我对文化感兴趣,因此老师让我跟着文化版资深编辑鲁毅老师。

跟鲁毅老师后第一个工作就是将杂志上“书房”的文章转化为公众平台上的推送文章,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却并不那么顺手——看似简单的图说成了最难过的关卡。不过鲁毅老师很用心,虽然手头上有许多稿子等着他编辑,但他却很耐心地教我编辑文章时要注意的细节。

正当我准备着手做书房第三个稿子的编辑时,电影版资深编辑张一阳老师突然在我们实习生群里问谁想编娜塔莉·波特曼的专题稿。由于我刚细细读过这篇稿子,加上对娜塔莉还是比较欣赏的,于是我立即表示我来做这项工作,因此我们约好隔天下午来到报社编稿。

隔天老师简单跟我说了编稿要求,大致就是将一篇将近8000字的专访稿转化为电影专题的可以用的2000字稿件,内容要新。回到座位,我又再看了一遍文章,上网查了许多资料,希望能够加点东西让文章更丰富。

上海是个魔都,令人难以捉摸,天气更是折腾人。一下梅雨天、一下大晴天的让我染上了暑气,这暑气正好在这天全线爆发。早上起床就觉得十分不舒服的我对了一早上电脑后发现身体好像开启了“休眠”模式,觉得非常累而且头很晕。于是一边擦着鼻涕、一边想着如何把我的第一篇电影稿子编好,于是带着昏沉沉的脑袋又奋斗了几个小时,最终在平常下班时间的1个小时后将稿子交给了老师。不过让我欣喜的是,除了标题的小小改动之外,其余的文章、视频一字未改,这让我觉得一切都值得了。临走前,报社还有一位编辑,还在“叮咚”敲打着键盘。

回到家后,发现自己发了高烧,于是在家休息了一天。睡醒之后,发现上海又恢复了晴天。

我的上海多彩缤纷,不知道其他小伙伴们的实习是怎样的呢?

北京的“剧院”: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陶梦锡

我所在的“南海轻阅读”节目组是一个大咖云集的节目组,也是一个具有朝气的年轻节目组。在节目组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周多了,伴随着对节目越来越深入的了解,从最初的陌生到现在我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节目,做起工作来也格外有干劲。

这不,主播周微老师刚给了我两个音频让我录成文字稿,面对另外一个主播鲲叔让我找音频资料的要求,我又熬不拒绝地应承了下来。可是,想起来容易的东西做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了,找音频资料花去的时间远比想象中的多。两期关于温州文学的节目,对话瞿炜和对话温州作家群,都是饱含深度的对话。而且文化人之间的对话总是高深莫测的,一个简简单单的地名或者是佛家的用语,都会让我费上好长一阵时间去核实准确性,生怕自己一个不仔细错误会显示出自己无知浅薄而且又不虚心的一面。

细致的工作总是缓慢的,龟速前进的工作进度导致在周四的下午我还尚未完成一篇文字稿。眼看着周五早上就要把稿子交给周微老师了,只能屁股牢牢地粘在工作椅上了。一个下午,睁着干涩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耳朵里听着,手指翻飞跳跃,手下的键盘也被按得至啪啪作响。

5点半,未完成;6点半,未完成;7点半,未完成。

眼看着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可是我的工作却还未完成,不得已只能先将自己的工作给带回了家。

午夜0点,脖子僵直,肩膀酸疼,在深深体会到白领阶层的亚健康的同时,我终于把手上的工作给完成了。

第二天,起个大早对文件的内容稍作编辑之后便喜滋滋地待在座位上等待着我的下一份工作。可是带我的节目编辑丁旭老师说,没有事情,你去看看《金粉世家》,准备下下周的节目吧。于是我开始了我一天的看剧看书时光。

《金粉世家》是个老剧,剧情只记得个大概,如今为了节目将原著重读,却是对于我这种不愿深度阅读书籍的小懒鬼的一个惩罚吧,看着那书中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代入电视剧中演员的脸是别有一般想象的滋味在其中啊。

看剧看得入迷,时间也过得格外的快了。转眼到了下班时间,跟着老师们一起走出国际台的大门。双休日的北京,我来了!

杭州的“剧院”:在钱江卫视的邱伊扬

七点起床,按部就班,奔跑着赶公车,像追逐即将落幕的青春的太阳。开足马力挤上公车,悻悻地找到一块安全的落脚的地方,咧开嘴像个傻逼一样笑,充实的一天开始了。

整理桌子,打扫卫生,帮指导老师买早餐。你说我讨好上级?一个实习生,连最基础的眼前的事情都不做,凭什么让别人给你更高端的事情做?我只有一个心态“给我事情做吧,什么都可以。”

付出才有得到。所以,我努力做好每一件交给我的事情,听同期?好!拿矿泉水?好!拷资料?好!跑腿?没问题!

我确实也是够幸运,碰到了心地非常善良的老师。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办公室里大部分人都对我表达善意,远道而来的实习生小妹,他们的一个微笑就让我受宠若惊。

第一次出去跑新闻,没有想象中的烈日暴晒,没有大雨倾盆,连最基本的社会热点都算不上,就是一次法庭庭审。全场3小时,无高潮,无转折,公诉人能力有限,犯罪嫌疑人显得尤其无辜,在关于偷的到底是“被子还是电脑”的问题上喋喋不休。

电视台的工作流程是这样的:“报选题,领导审批,跑新闻,写稿子,领导审批,配音,剪辑,领导审批。”对于一个无聊的庭审,如何将它做成一则有趣的新闻?老师并不打算与我讨论,回来就和我分道扬镳了,我不甘心啊,刷刷刷打开电脑开始构思稿件,刷刷刷半小时,写出了一篇“被子还是电脑?傻傻分不清楚”的文章,那个时候,我还不懂电视台的格式,估摸着按照直觉,排了镜头和解说,然后战战兢兢地拿去给老师看。这篇稿子,开始让我从一个打杂小妹升级为一个专业实习生,看到我脸上得意的笑容了吗?他们夸我“基础好”。

这是我的实习,第二天。

后来,每天都有新闻跑,每天都有稿子可以写,再后来,我开始学剪片,尝试剪片。我很幸运,在没有父母的庇护下,我依然活得坦坦荡荡,依然过得精彩纷呈。大家愿意给我机会去学,我用心地去做,他们的肯定让我越来越自信,而我的实力也让他们越来越放心。

这是我的实习,第二周。

下班的时候,依然被挤成肉饼,强扯着耳机,遥想远方的家乡,默默给予自己的祝福。在外的我,一切安好。如果可以,请让风带起我的羽翼,我想到更高的天空,看一眼自己生活过的地方。

就像现在,写着写着,退了高烧,便开始思索今晚要吃啥好好补补。生活嘛,怎么过都是一天,所有的不好都会过去,只要你确信自己可以独立,你便可以在追求独立的道路上,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

我相信,在接下来更加漫长的时间里,我可以做得更好,做出更多的作品,同时活得更加精彩,活得更加绚丽。

我的独立之旅,注定不平凡。

珠三角的剧院:在南都中山记者站的许美烁

2014年7月11日星期五,阵雨。刚刚踏上公寓的楼梯时,看着外面的天空,才发现今天是我来中山的第七天,在南都实习的第五天。跑完一个《新环保法》的媒体发布会,刚到公寓,指导老师打来电话,“美烁,我们这个稿子周日要出,你争取把它赶完哈。”挂断电话,我开始回想这一周所发生的事情。

第一天去南都的时候,有些欣喜,但更多的是担心:第一次去媒体实习,而且之前在学校也没有过相关的实践经验,所以很怕。不过还好,南都那边的老师都很nice,待人很友善。之后被安排跑市政,说实话,我一开始是想跑民生的,突然间要跑这么“高上大”的市政路线,真的有点“受宠若惊”。当得知市政需要对一整个城市的规划、政局等等宏观方面很熟悉的时候,我的心开始碎了。对于我来说,对自己家乡的建设都不是很清楚,更别说对中山——这一座初次涉足,才住下一两天的城市。

一开始老师让我每天都上一中山政府的官网, 看上面发布的文件以及最新公告,慢慢了解这座城市。还每天交代我写一两篇稿子,把长长的公文改成新闻稿,每一篇公文都有10页A4纸左右。我看着这些写着“工作要点、贯彻落实党的方针”的文字,就像看天书一样,我开始有无力感。庆幸的是,当我不懂得如何组织稿件的时候,老师总会不厌其烦地给我点拨,帮我梳理脉络,掌握重点。

我们是幸运的一群学生,在外报社的老师都很照顾我们,在学校老师为我们的实习忙得不可开交。其他学校的学生听到我在南都实习都很羡慕我有这么好的机会,当我说出这些实习机会是老师帮忙联系的时候,他们更是羡慕不已。这时我才明白,并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像汕大新闻学院的一样,有这么好的实习资源。真的很感谢学院和老师们的努力,让我们有这么好的实习沃土。我知道自己需要提高的方面很多,我也定将竭尽全力,好好学习。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