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中国的西北角》他不知翻阅了多少遍。与之前不一样的是,当他这一次翻开《中国的西北角》的时候,却有着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书中提到的地方而今就在他脚下,在他目光可及之处。这片展现在他面前的土地,唤醒了文字背后那段厚重的历史。山河破碎的图景和范长江西北考察时的身影,穿过几十年的岁月,向他走来。

这是兰州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樊亚平2016年参与“滚滚长江,致敬长征!——‘重走范长江之路’大型新闻教育实践活动”时的情景。这次重走活动掀起樊亚平的心潮,其内心的震撼与感动久久不能平息。

范长江 (资料图)

樊亚平最初知道范长江是在求学时期。但那时的“范长江”在他心中只是中国新闻史长河中众多知名记者中的一个,仅仅是中国新闻史长河中常常被提及的一个符号,尚没有从新闻史上的众多人物与符号中“跳脱”出来。

直到2010年,樊亚平负责以范长江为主题的系列活动的策划与筹备工作时,他才真正开始关注范长江。那次系列活动策划之后,他更是将范长江列为其之后学术研究的明确目标之一。从最初确定的“职业认同”角度,到后来从“职业心态”角度出发对范长江进行的具体研究,原本只是新闻史历史长河中一个符号、一个名字的范长江,在他心中逐渐变成了一个鲜活的有特定梦想、有特殊追求、有迷茫、有痛苦的“人”。

心怀天下:最令“我”敬佩

在对范长江一生的求索进行研究过程中,樊亚平为范长江所具有的多种精神品质所感动。其中,让他感受最深的是,范长江所具有的心怀天下、爱国爱民的伟大精神与品质。

在研究中,樊亚平发现,范长江的一生完全可以说是研究和求索各种关乎国家前途、民族命运和人民群众利益的重大问题的一生。他的一生,似乎很少考虑自己的个人性问题,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得失,他各个时期心心念念考虑的都是有关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大问题。

正是一个一个的关乎国家、民族前途命运、人民群众利益的重大问题牵引着、引领着他一生的发展,促使着他从一种人生阶段进入到另一种人生阶段,从一种职业身份、社会身份转换到另一种职业身份或社会身份。正是关乎国家、民族前途命运、人民群众利益的一个个重大问题,定义和形塑着他人生和职业的不同阶段及各个阶段的独特样貌,包括他成为记者之前的人生阶段,也包括他成为记者之后的人生阶段,更包括他走向党的过程和走向党之后的各个历史阶段。

“范长江在纪念邹韬奋逝世十五周年时曾称邹韬奋是一个‘忘我的人’,是一个心里装着国家和人民的人。其实,他和邹韬奋一样,正是一个心怀天下的‘忘我的人’。他和邹韬奋一生之所以成为交谊深厚、心灵相通的挚友,正在于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这种心怀天下、爱国爱民的忘我的精神与品质,在今天这个许多人正日趋物质化、利益化的时代,显得是多么的难得、多么的珍贵啊!”面对我们的采访,樊亚平十分感慨地说。

这种感慨,在他2016年参加“重走范长江之路”大型新闻教育实践活动的过程中,感受尤为强烈。

《中国的西北角》中范长江过大雪山时的见闻

“当时我们是坐车翻越范长江当年曾跋涉过的‘大雪山’的。上山过程中,随着海拔逐渐升高,车似乎都快要走不动了,司机使劲踩油门,车还是像牛车一样难以轻松行进。我当时就想,我们这还是坐着现代化的车,道路也已是宽阔舒缓的盘山公路,行进起来都这么艰难,当年的范长江不知会面临多少困难、多大困难!”回忆起重走范长江之路过程中的情景,樊亚平对更是感慨万千:“自然条件的艰险还只是一个方面,当时范长江所面临的困难和危险比这要多得多,也凶险得多,需要具备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坚持下来,今天的我们真是无法想象。而他之所以能够面对这一切困难和凶险,且最终坚持了下来,正是因为他心中装着有关国家、民族的大问题。如果没有心怀国家、民族的大关怀,是无法做到这一切的。”

至公至诚:最令“我”感动

除了心怀天下之外,在研究范长江过程中,让樊亚平感受最深的范长江的另一个精神品质是,范长江在求索关乎国家、民族、人民的重大问题过程中显现出的那种实事求是、“至公至诚”的求真精神。“范长江身上最让我感动的,是他在探求问题、识人论事过程中的‘至公至诚’精神。”樊亚平直言道。

范长江的一生经历过不同的时期,从事过各种不同的活动。每个时期、每种活动背后,都蕴含着他对有关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和人民利益的重大问题的思考。而在探求这一切问题的过程中,他自始至终抱着一种“至公至诚”的态度,以一种十分真诚、实事求是的求实态度,去判断所面对的任何人、所接触到的任何党派、所发生的任何事。

“‘至公至诚’精神在范长江人生的各个时期表现得都十分突出、十分鲜明。西北考察时期,他本着‘至公至诚’的态度评判他所接触到、所观察到的一切人物、一切事件、一切党派。他对当时被国民党污蔑为‘匪’的红军,以十分理性、客观的态度,进行了报道和评判。对考察中遇到的各种人物,以十分公正、公允的笔调,进行了记述和论评。他的西北考察通讯之所以能够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震撼人心的力量,正在于其中所浸透着的‘公’‘诚’之精神。”

谈到范长江的“至公至诚”,樊亚平显得十分感动。“范长江走向共产党的过程,更是他‘至公至诚’的求真求实精神引领下的一种必然结果。这一点,只要大家看看我写的《从自由记者到中共党员—范长江走向中共的步履》一文即可明确感知到。”

樊亚平正在演讲

“求真”“至公至诚”,是范长江十分重要的精神品质。作为范长江研究领域的重要学者,樊亚平在其学术研究过程中也一直将这种精神作为自己从事学术研究的指针和原则。他目前在研究范长江过程中所获得的成果—其28万字的博士后报告《在自由记者与中共党员之间:范长江心态研究》,便是本着“至公至诚”态度,对范长江进行深入研究的结晶。“这本博士后报告之所以得到新闻史研究领域众多学者的高度评价和赞誉,原因正在于我是以一种范长江式的‘至公至诚’的态度对范长江进行研究的。”樊亚平不无自豪地说。

延续精神:深入作品,回归现场

针对当今时代应如何弘扬范长江精神的问题,樊亚平认为,要想真正学习和弘扬范长江精神,首先必须将深入研读其作品和深入研究其人生求索历程结合起来,以使自己能够真正地进入范长江的内心世界,真正地感知和内化其精神。

“连范长江的作品都没有读过,学习范长江精神,延续范长江精神,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因此,今天的新闻学子、新闻人,都应该好好读一读范长江的新闻通讯作品,首先通过范长江的作品与范长江建立情感与精神上的连结。”樊亚平强调,阅读范长江的作品过程中,要真正进入到其作品所描述的时代,要努力做到通过其作品理解范长江的内心与精神,要带着感情,不能浮于表面,不能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只有完全进入他的作品,发自内心地被他的文字感动,才能深入理解范长江的精神,并将其内化于心。”

《中国的西北角》(资料图)

樊亚平同时强调,在深入研读作品的同时,必须全面了解范长江的整个人生,了解范长江为国、为民不懈探索的一生,了解他每一时期的作品背后的问题意识和实际探索。“人的研究和作品的研究是相辅相成的,彼此不能割裂。全面深入地研究人有助于深入理解其作品,深入研读作品反过来也能加深对人的理解,不能将二者割裂开来。”

与此同时,樊亚平认为,要想内化范长江精神、延续范长江精神,最好还应沿着范长江当年的考察路线实地探访,探寻范长江当年的足迹,以使自己能产生更多的情感带入,更加感同身受地为范长江当年的勇气和精神品质所感动。

“在了解作品所处时代背景的基础上,亲临历史现场,进行实地考察,能够更为深切地感受到人物活动和作品背后蕴含的精神。《中国的西北角》一书,在范长江当年曾走过的地方上读和在大学图书馆里读,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樊亚平深有感触地说。

 

是谁滑倒数次,满身污泥;是谁勒马深山,引吭悲歌。樊亚平合上手中的书,看着眼前的山,脚下的路,心中已有了答案。

文字| 区颖珊 欧阳丽云
编辑| 蔡静灵
图片| 刘铭勤 区颖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