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昂山素季离“总统”究竟还有多远?

5641c38346ac0_640x425
11月9日下午3点34分,仰光市晴朗的蓝天突降大雨。52岁的缅甸司机吴周彭(音译),安静地开着车,竖着耳朵听收音机直播的开票新闻。“对于选举,大家是有默契的。”他喃喃自语,也没有及时回答记者的提问。
5642ba151e004_640x423
车窗外一片沸腾,大金塔边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总部外早已人满为患。人群外围有一排志愿者手牵手,连成人墙,维护现场秩序。他们都是民盟的支持者,穿着统一的红衣、手拿红旗、头戴红巾、脸贴红色图纸,分别站在马路两边,仰头注视着露天电子大屏幕。
5641c38413d17_640x424
屏幕上,联邦票选委员会在直播首都内比都的开票信息。选举委员会主席一连宣布了民盟候选人获得15个镇多数票的消息,引起现场15次剧烈的欢呼声。而当主席宣布第16个镇的得票人是巩发党时,现场嘘声一片。
5642ba1491b20_640x425
“这和我25年前看到的大选场景是一模一样的,同样的颜色,同样的神情。”一名在现场的法国游客感慨道。

25年通往自由之路

5641c38334502_640x425

确实在这里,25年前站着同样一群热血沸腾的人,他们也在等待选举结果。但是,那一次选举,他们等到的却是“镇压”“禁言”。1990年5月,昂山素季带领的缅甸民主联盟占了先机。但是,选举正式结果还未公布,缅甸军政府就宣布“民盟”为非法组织,同时以制造骚乱罪逮捕民盟领袖昂山素季。在后来的20年间,昂山素季被禁足,而“昂山素季”“民盟”也成了禁忌话题。

5641c383c4e8d_640x425
不过,今天的缅甸人都已经学会坦然面对这段黑暗的历史,民众开始在公开场合交流自己的想法,小商贩会拿着报纸读政治。当外国游客提起“昂山素季”,她的支持者纷纷竖起大拇指。
5641c3835ef85_640x425
“真的非常神奇,两年前,缅甸人绝不轻易开口在公共场合谈论政治。但是现在,大街上,你可以随时听见他们讨论政治的声音。”一位美国自由摄影师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道。

总统宝座花落谁家?

就11月10日公布的选举数据来说,民盟的压倒性胜利已经不容置疑——目前已公布的114个联邦议会席位中,民盟占据107个席位,而现执政党巩发党仅获得7个席位。
5641c383776f1_640x425
不过巩发党的支持者也显得异常冷静。“我对民盟没有太多的感觉,投票只是个人的选择而已,大家都希望缅甸变得更好。”一位32岁的军人后裔告诉记者。“其实,我对现任的总统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他确实给缅甸带来了不少改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缅甸人向记者透露,“但我并不信任总统的手下党派,相较之下,我更希望昂山素季成为国家领导。”

5642ba1475dea_640x425

“妈妈”的总统之路

我们知道,在缅甸,昂山素季的粉丝都亲切地称她为“妈妈”。但是很可惜,“妈妈”的总统之路充满了坎坷,而这中间最大的阻碍就是宪法。缅甸现行宪法规定,凡是嫁娶外国人或家庭成员子女有外国籍都无权竞选总统。昂山素季和已故丈夫、英国人迈克•阿里斯育有两子,因此理论上来说,民盟即使赢取选举的胜利,昂山素季也无法当选总统。
5641c3846d7c2_640x425
对此,昂山素季曾不止一次发表过不满,“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遇到这样的窘境。” 此外, 11月4日的民盟新闻发布会上,昂山素季还抛出豪言:“我将超越总统。”
5641c383a65f8_640x426
那么缅甸“妈妈”究竟能否“超越总统”?或是垂帘听政?这不仅仅是修改宪法的问题,更是时间的问题。只有新政府上台后修改选举法,昂山素季才可能成为“合法”的总统。
5642ba14a610c_640x425
“这仅仅是开始,若民盟最后在大选胜出,新旧政府的交接工作起码要5个月的时间,其间一切都会发生。”一位长期关注缅甸问题的德国记者Mandnfred P. Rist保守地评论道。
5642ba1505817_640x425
而缅甸现任总统吴登盛也在做低调的反击。就在昂山素季大谈执政权的问题时,他在Facebook上发了一段视频。这段长达4分钟的视频中插播了阿拉伯之春后的暴乱画面,片尾出现“只有和平的盛行才能带来民主的实现”的字眼。很显然,吴登盛是在讽刺昂山素季的“野心”。
5642ba1542779_640x426
撰文:阮舒蓉
摄影:凌学敏
编辑:施瑜、周页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