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总医院见闻

位于仰光市中心仰光总医院建于1899年英国殖民时期。它历经百年沧桑,见证了缅甸历史。

 

这里流淌着8888事件学生的血。

 

1988年,缅甸爆发了学生运动。这一事件的导火索是缅甸进行的币制改革。缅甸军政府领导奈温觉得数字9吉利,于是决定废除旧币,改为发行可被9整除的面值为45和90的新币。一夜之间学费变成了废纸,这激起仰光大学学生运动。8月8日,他们高举昂山将军的照片,上街游行抗议,政府发动军队镇压,这次运动中有数百名学生被射杀。

 

很多受伤学生被送往仰光总医院。当时,昂山素季正在这里,照顾生病的母亲。

 

也是在这里,昂山素季对群众发表演说。

 

带着对这些故事的好奇,我来到了仰光总医院。

 

这座殖民时期的建筑虽然几经修缮,现在依然保持着它的英式建筑风格。绿树掩映间,是一堵红色砖墙建筑,圆穹与坡顶交错。古罗马式的拱形柱子威严有力,墙体上或拱形或直角的多窗设计很是别致。

001

仰光总医院

 

仰光街头,错落分布着这种英式建筑。很多建筑年久失修,一片残败,夕阳西下,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哀鸣而过。据说,政府不愿保留殖民建筑,但又无钱推倒重建。仰光总医院,因为独特的作用,得以逃脱这样的命运,而是精心修缮,所以,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这座医院已逾百年沧桑。

 

 

医院里面是另外一种景象。穿过长长的走道,乘电梯上去应该就是一个住院区。一个大房间里头约莫有几十张病床,并作两排,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转身往前走,是一片开放的病区。正当我抓起相机准备拍照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

 

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女人,面色严肃地对我说:这里不许拍照!要想拍照必须得到政府批准。我赶紧将相机收起。

 

 

 

 

 

在这所医院,缅甸人可以享受免费医疗。但是由于不盈利,医疗设备陈旧落后。住院区门廊里堆放着许多“金属柱子”。约有1米高,直径约20厘米左右。

002

仰光总医院的氧气罐

氧气罐

仰光医院的氧气罐

 

一个前来探望生病亲属的人告诉我:那是氧气罐。“我们国家很穷,氧气都是这样储存放置的。”

 

缅甸的有钱人会选择到私立医院看病。私立医院医疗设备非常先进,但是医疗费用非常高。“挂个号就要50美金,一般人承受不了。”他告诉记者。

 

穿过住院区,应该是医护人员的办公室。办公室都被一种厚实的布遮起来,不时有白衣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只有一间是敞开的,里面走出两个护士模样的人。“你们是这里的护士吗?”我问。她们笑着对我说:是。我问是否可以给他们拍张照片,她们笑着表示同意。

护士

仰光总医院的护士

 

昂山素季的母亲也曾是这里的护士。1941年,昂山将军在这里遇到了昂山素季的母亲 Ma Khin Kyi。据说昂山性格暴躁,很多护士都受不了他,当时是护士长的Ma Khin Kyi不仅收敛了他的脾气,还俘获了将军的心。

 

正当我想和她们聊聊这位了不起的前辈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突然走过来。抛出三连问:哪里来的?来这里干嘛?是一个人吗?我每次回答之后他都带着怀疑的语气追问:是真的吗?

 

那个男子眼神警惕,对话的时候一直在上下打量我。之后他一边领我出去一边告诉我:这里不能拍照也不能提问,要想拍照除非获得政府的同意。

 

没有采访到医护人员,很不甘心,遂决定从侧门进去碰碰运气。看到一群医护人员在聊天,我走上前去,跟她们打个招呼:“你们是这里的医护人员吗?”

 

其中两个人不太明白的样子,疑惑地望着我。另一个微胖的女人则变笑脸为严肃地问我:你是哪里来的?我说我是中国游客。

 

她挺直了腰,问:你是一个人吗?来这里干什么?你要是想问问题要得到政府的批准。未等我回答,她就拉着我要去一个地方,说跟我来。

 

我心里突然第一次生出害怕来。虽然是第一次来仰光,仰光街头时不时与我微笑的民众融化了我对这个陌生国度所有的惬意。在这里,我感受到的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真诚与热心,是我迷路时陪我走三个路口的陌生人,是我深夜一个人乘坐的士的安心。

 

但这时萦绕在我脑海里的却是两个骇人的故事。曾听说一个大学生因为围观了游行被抓进永盛监狱,再出来精神恍惚;也曾听说一位外国摄影师被军政府射杀。再加上最近出门,总碰到华侨告诉我大选期间一定要多加注意安全。

 

最终我没有去。

 

不仅仅在医院,在缅甸第一医学院,在仰光港口,还没等我架起相继,就会听到这样的警告:不许拍照,要想拍照,必须要征得政府同意。

 

2010年,缅甸开始改革开放。但为什么,我却深深感到来自“老大哥”的注视呢?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文字:代雅静

摄影:代雅静

指导老师:凌学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