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昂山素季

11月8日凌晨5点,晨光熹微。出租车驶在路灯稀少、昏暗的仰光街头,来到了位于仰光省邦的巴哈镇投票所。投票所设在一所小学校园。绿色高墙,铁门紧闭。门口上百名记者长枪短炮等在那里。记者之外,一条长长的队一字排开,一直延伸到远方。

 

寒鸦戚切,天空中一弯孤月在有些微清冷的空气中泛着白光。

 

不少选民是一家人一起来投票,年轻的选民还特意打扮了一番。Naygi Zeya一家人早早地前来投票票,她对记者表示,心情非常激动,“昨晚一整夜都没睡好。”19岁的Wyne Myat Nce Maung在仰光大学读书,她笑着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一次投票,很兴奋,希望今天能够见到昂山素季。

 

据缅甸当地媒体报道,昂山素季将于7点半抵达这个投票所投票。7点许,学校门口道路两旁挤满了人,等待昂山素季的到来。

 

8点10分,昂山素季“迟到”30分钟。这时,阳光照在脸上,刺得人睁不开眼。人们向着道路翘首张望。慢慢地,人群开始,站在学校墙面上的人有人蹲下来,脸上现出几分焦急的神情。

 

约莫过了20分钟,人群前方突然有人涌向前方,纷纷举起相机、手机拍照。后面有人高喊:“是夫人吗?”整个人群开始迅速向前方平移。“No,no”,激动的人群缓缓向后铺开来。

阳光愈来愈烈,此时人们被晒得有些蔫了,耷拉着头来回踱步,不时张望着那个方向。

眼中带着渴望,似乎望向未来。

 

Wyne Myat Nce Maung和妈妈一起来投票,她告诉记者,这是她妈妈第三次投票。当问到这一次跟之前两次有什么不同时,她显得很激动:“当然不同,这一次我们可以选昂山素季!”

 

距离1990年大选,已经时隔25年。

 

1990年,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选举中赢得多数,但是军政府不承认这一结果,昂山素季被囚禁在其寓所,直到2010年才获释放。2010年大选,昂山素季还在囚禁,民盟以军政府操控为由抵制选举,这一年军政府支持的巩发党赢得大选。

 

8点45分,一辆银灰色的汽车缓缓驶入人群,立即淹没在人群之中。人群中齐声高喊“母亲昂山素季!”“民盟必胜!民盟必胜!”在人们簇拥下,车辆驶入投票所内。昂山素季走出车外,她身着暗红色上衣、白紫相间两色纱笼,头戴米色茉莉和红色玫瑰花。现场群众激动,场面一度失控,人群中有人跌倒。8点52分,昂山素季离开投票所,人群随之散开。

 

等待投票的Naygi Zeya向记者表示,她肯定投民盟。对于民盟获胜,有99%的信心,只要政府不耍花招,民盟肯定赢。Mingalar Taung Ngunt 一个上了年纪的缅甸人,一个人坐在投票所门口。似乎在凝神思考着什么,眼神中带着一丝忧伤。当记者问他是否投了票,他惊了一下,如从梦中醒来。他缓缓向记者竖起了小指。小指上染着紫色墨迹,这是缅甸人完成投票后的标准动作,被称为“投票日缅甸style”。为了避免重复投票,选民投完票,都要在出口处在小手指上染上一种特殊的材料,这种看似像墨水一样的技术引自日本,据选民介绍,这种标志可以保留48小时不会消除。

 

“我投给了民盟,”他抬起头,额上深深浅浅的皱纹写满岁月的沧桑。他向记者表示,这个国家需要改变,他希望缅甸能够像其他国家一家民主。“想想历史上我们曾是东南亚第一强国,现在是最落后的国家。我们有那么多资源,渔业、木材、玉石。为什么呢?”

 

1948年缅甸独立以来,长期实行议会民主制度。1962年3月,奈温为首的国防军发动政变,开始了长期的军人执政时期。在过去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缅甸几乎是独裁、混乱与贫困的代名词。军政府、反对派和少数民族武装分立并左右这个国家。学生运动,袈裟革命、不间断的地方武装斗争,暴力革命喋血缅甸;加之政府闭关自守以及西方的经济制裁,缅甸经济走向崩溃。整个20世纪,缅甸被称作“亚洲的弃儿”。

 

“只有昂山素季才能解决我们国家的问题。”信仰伊斯兰教的Ye Htood如是说。“她留洋海外又受过很好的教育。”

 

Ye Htood是大选监督观察的志愿者,他把三票中的两票投给了民盟。他表示,伊斯兰教和佛教偶尔会有冲突,(现)政府不解决问题,只会制造问题,“他们(巩发党)为了赢得大选,与罗兴亚人为敌,来讨好佛教民族主义者。”

在缅甸,信仰佛教的人约占9成,得佛教徒者得天下。尽管职业和尚在法律上无权参政,没有投票权,但僧人对佛教徒有很大的影响力。巩发党总统试图煽动佛教民族主义的情绪,暗中支持佛教极端组织MA HA THA,将5万多名罗兴亚人排除在选举权之外,在佛教、穆斯林矛盾上火上浇油。

记者走访了印度聚居区,成片的棚户一个接着一个。棚户之间,只有一个教堂耸立出来,崭新的红色高墙显得格格不入。大选当天适逢周末,一圈人围坐在树下。他们微笑着,用简单的英语告诉记者:“we all Aung San Suu Kyi.”

 

最终还是她,赢得了胜利

DSC_7054副本

 

昂山素季呼声之高,巩发党总司令强调要投给“正确的人选”。在军队和巩发党看来,昂山素季显然不是正确的人选。巩发党强调她跟外国政府的联系,称她和外国人走得太近,同时质疑她的助手——前英国外交官是外国间谍。缅甸确实有国外势力入侵的历史。1824-1826年、1852年和1885年英国发动三次英缅战争,1885年缅甸沦为英国殖民地,此后经历英国长期殖民统治,直到1948年才走上独立之路。此外,放大她对在缅穆斯林的同情,打出“佛教被毁”的旗号,甚至不惜发布歧视穆斯林的法令来迎合佛教极端组织。

 

“我只是不想要军政府。民盟领导,国家会怎么样不重要。”在民盟总部集会的一位选民告诉记者。半个多世纪的军政府统治,民生凋敝,战乱不断,缅甸民众已用光了对军政府的期待。军政府2011年试图曲线赢民心,但已无力回天。

 

2011年,军政府将权力移交给巩发党,缅甸由军人执政转变为文人执政,进行经济改革并对外开放。执政党巩发党(USDP)总统吴登盛在过去的几年里进行改革开放,包括一定程度的新闻自由,释放大部分政治犯,和民地武进行谈判。甚至在2012年,进行补选,在野党领袖昂山素季当选议员。但这似乎是军政府在日薄西山下的政治安排,并不是真正意义的改革。据《外交政策》报道,缅甸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执政党暗中拍卖,以极低的价格将国有资产变卖给军政府的亲信或小集团,培植巩发党有钱的支持者。昂山素季更是直言:“改革获益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缅甸大多数人是很贫穷的”,并直言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民众对于换汤不换药、旧面孔的新政权也不认可。大多数认为它依然是之前50年军政府统治的延续,而没有人权、贫穷、内战是军政府、巩发党治理的代名词。

 

“我们需要改变!”这是记者在缅甸听到的最多的声音。

 

虽然大选最终结果还没有完全公布,但是大局已定。截至11月15日,只有2个人民院议席位和1个民族院议席尚未确定,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赢得了近80%联邦议会直选席位,以及70%省邦议会席位。

 

缅甸向何处去?

缅甸是时候改变了。这是民盟竞选的口号。

 

现在大选胜负已定,民盟再次赢得绝对性胜利。那将“高于总统”的昂山素季将带领缅甸往何处去?

 

首先,她会做总统吗?根据宪法,显然不可能。缅甸宪法第59条规定,总统本人、父母、配偶、子女不得具有外国血统或外国国籍。昂山素季已故丈夫是英国人,并育有两个英国子女。那11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昂山素季发出“她将高于总统”的强势宣言又意味着什么?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缅甸观察者,某些媒体据此解读的“她要垂帘听政”、“总统将是一个政治傀儡”其实是低估了她的政治智慧。“高于总统”的宣言多半是在安定人心。据介绍,在缅甸国内,实际上很多民众不知道昂山素季不能够当选总统。所以,一旦民盟获胜,昂山素季不是他们的总统,民众心中会有很大的落差。在他看来,昂山素季发布会上“强势宣言”更多的是“科普”,即告诉缅甸民众自己无法当选总统的事实。

 

那民盟会不会迎胜修宪,将昂山素季推上总统宝座?缅甸宪法436条规定,修改宪法须经过75%以上议会代表同意。宪法同时规定,军方可以不经民众投票选举自动获得25%的国会议席。尽管在新闻发布会上,昂山素季直言宪法“愚蠢”,并表示会修改宪法。但宪法这条规定保障了军政府对缅甸政局及对宪法修改的绝对控制权,昂山素季有心修宪,但是没有议会3/4代表通过,如何修宪?

 

缅甸现行宪法由军政府在2008年颁布,该宪法对军人掌握缅甸政局作出了绝对保障。若宪法岿然改不动,新政府与军队合作似乎是必然。宪法规定,25%的议会席位保留给军队;另国防、安全与内政、边境事务的部长和副部长人选只能由国防军总司令决定。总统在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时要将权力完全交予军方,由三方总参谋长行使总统职权。缅甸军队称这是“有秩序的民主。”在现行宪法框架下,军人在政治中依然占据独特的地位。

 

对于这一问题,缅甸Tampadipa研究所所所长Khin Zaw Win表示,民盟一旦组建新政府,会和军政府保持合作。军队执政已有50多年,在国家中仍然占有一定的地位与角色。这种角色有利有弊,可以推进国家发展也会成为一种阻碍。任何新政府都会与之有所妥协。再者,要结束缅甸内战,与必然要和军队合作。

 

“新政府面临复杂的问题与艰巨的挑战。”Khin Zaw Win教授表示。宗教暴力冲突,少数民族冲突,猖狂的宗派政治、政府腐败之风、不完善的基础设施、经济机构,缅甸部分地方还被民地武控制。缅甸重要出口业务,玉石、鸦片、木材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冲突、犯罪、腐败。这些历史遗留问题,远非一日之寒。Khin Zaw Win认为,国内和平问题、联邦制的引进也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此外,土地、贫困、劳动力等这些问题也会成为重要的政治议题。而要善解决这些问题,新成立的政府就要听取各方面的声音。未来议会将会由民盟一党主导,如果不听取其他方面的声音,民盟很难解决这些问题。他希望昂山素季关于成立“和解政府”的倡议能够得到执行,并邀请其他其他党派加入到新政府中来。

 

据介绍,目前巩发党总统和国防军总司令均已向民盟胜选表示祝贺,三方有望在本周会晤。

文字:代雅静

摄影:凌学敏

指导老师:凌学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