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唯一的“金凤凰”

“我们是目前缅甸唯一一份合法注册的中文报纸。”金凤凰执行总裁张翀告诉记者。缅甸,与云南多个州市接壤,一抬脚可能就跨过了国界线。在近邻缅甸,华人约有300万。 华人之众与报纸独有一家显得极不协调。

从一度兴盛到长期空白

缅甸的华文报纸曾一度兴盛。

自上世纪初至日本进侵缅甸、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缅甸华侨办报不落人后,创办了大量华文报纸。战争结束后,许多华侨复员回到缅甸,继续创办中文报刊。1950年至1965年间,在缅华人约有30多万,这一时期是缅甸中文报业的全盛时期。

“光在仰光一地,繁盛的报纸就有7-8份。”金凤凰执行总裁张翀表示。

军政府上台开展的国有化运动浪潮,改变了缅甸华文报纸的历史走向。

1962年军政府上台,次年宣布“国有化法案”,所有工商业经济命脉都要由民族资本家与外侨手中,无偿收归“国有”。1964年9月1日,军政府宣布接管私营报纸,对全国所有报纸进行“国有化”改革。华侨经营的《人民报》、《新仰光报》、《中国日报》、《中华商报》全被勒令停刊、无偿没收,代表华人声音的华文报纸由此进入长达30余年的长期空白期。

直到1998年11月,《缅甸华报》创刊,华人华侨才有中文报可看。《缅甸华报》在缅华人与缅甸军情局合作,以经济类报纸创办的一份中文报纸。2004年,军情局下台,《缅甸华报》随之停刊。缅甸再一次进入中文报纸的空白期。

 

从0到1,烈火中飞出金凤凰

 

创办华文报纸,为在缅华人提供信息是缅甸华人、华人社团的共同愿望。谈到这份报纸的创办,总裁张翀表示是人心所向更是“机缘巧合”。

2007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自动化工程系的张翀到缅甸旅游,期间,缅甸最大华人社团之一的缅甸华商商会正在筹办其100周年会庆。爱热闹的他,在华侨华人的邀请下,帮助商会设计完成了《缅甸华商商会创会一百周年特刊》,并参与了缅甸华商商会系列会庆活动的策划和组织工作。因为有在中央美院少年班学习艺术的功底,他设计的特刊得到了缅华社会的一致认可,也让大家发现了他在活动宣传上被发现有异才。

而当时,缅华社会正需要这样一位有专业素质的人才帮助实现缅甸华人多年的“华报梦”。

中国曾在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被日军侵占形成孤岛之际,曾借外商名义创办中文报纸,逃避日军新闻检查。

金凤凰创办者也采取类似这种“曲线救报”的方式,办起了“洋旗报”。他们延请对华友好的缅甸当地人,在他的协助下创办《金凤凰》。就这样,在缅华各同乡会5000美元的初始资金的支持下,金凤凰创办成功,成为目前缅甸唯一一份合法注册的报纸,再次燃起了缅甸华报的星星之火。

 

坚忍中求生存

 

“我们好不容易从0到1,不想从1到0,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很谨慎。”张翀认真地说。作为缅甸唯一一份华文报纸,服务300万在缅华人同胞。《金凤凰》承载来自华人、华社的期待,深知肩上责任重大。

 

2012年以前,缅甸尚未解除报禁。政府对缅甸全境报纸进行严格的事前审查。2008年,审查部门曾向缅甸所有媒体发布禁令,称“任何未发送审查的照片、绘图、美术、文章、小说和诗歌,出版将受到处罚。”

 

《金凤凰》自07年创办到报禁解除,期期送审。“二三十个版面,要全部翻译成缅文提交新闻审查部门送审。”张翀很是感概地提到以前。版面众多,他们不得不聘请专门的翻译来做这样一份特殊的工作。

 

2012年之后,报禁解除,由出版前的事前审查转变为事后备案——报纸只需报告刊登的大概内容即可。

 

在缅甸,谈论政治一度成为禁忌。缅甸全国只有一家媒体即《缅甸时报》获准偶尔谈及政治敏感的内容。为了保留唯一的火种,《金凤凰》把经济作为自己的重头戏,不谈或少谈政治,遇到重大的政治事件,也尽量保持中立报道。他认为,华人在缅毕竟还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激进无异于自取灭亡。

 

在缅甸,由于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发行是另一个难题。“我们有一次收到读者来信,一看日期,是三个月以前寄来的。”为了克服邮政系统效率低下之弊,《金凤凰》不得不自己组建发行队伍,保证报纸尽快送到读者手中。此外,金凤凰还依托华人社团、华人教育系统,一级一级传送下去,偏远地区、山区,甚至没有通电的地方都会有这份华文报纸。

 

“我们每期的发行量在6万份。”张翀表示。“当然在缅甸,报纸是不讲究发行量的,讲究传阅量,大概一份报纸会传阅50次。”他补充道。

 

“报纸盈利还是不错的,金凤凰是很多华资企业依托的重要信息平台。”在国内纸媒普遍唱衰的今天,缅甸华文报纸却“能够自己养活自己”。

 

随着缅甸触网,金凤凰也将转型

 

随着缅甸改革开放,缅甸也被纳入到互联网络之中。

2011年,缅甸开放网络解禁。政府取消对3万个网站的禁令,缅甸互联网用户得以自由浏览网页并首次接触互联网上的政治内容。2013年,吴登盛政府首次向外国运营商发放牌照,缅甸开始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张翀认为,就目前来说,缅甸网络刚起步,对缅甸纸媒的冲击不是很大。“缅甸人才相对较少,目前人才主要还集中在纸媒。”

张翀同时表示缅甸网络、通讯正在快速发展。“8年前,我刚来缅甸,那时候的手机SIM卡高达3000美金一张。今天,SIM卡只要1.5美金一张。向比网络的费用成本,在网络速度上,如今的缅甸也早已远超当年。”

在网络快速发展的背景下,“肯定要转型。”他表示,“我们正在筹备新媒体部,APP预计会在明年年初或年中推出。” 《金凤凰》执行总裁张翀告诉记者。

 

文字:代雅静

指导老师:凌学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