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变迁下的缅甸教育:希望与艰难并存

政治变迁下的缅甸教育:希望与艰难并存
缅甸青年来吐温今年30岁,他大学毕业,能说四种语言,但现在每天靠在路边摆小吃摊赚钱。

DSC_2488

跟中国80年代刚改革开放时一样,缅甸的路边个体商贩挣得比正规岗位的白领要多。来吐温摆摊的收入是每月30万缅币左右(约1500元人民币),而一般银行职员的月工资只有20万缅币(约1000元人民币)。

不过他不准备一辈子摆摊。2009年毕业于卑谬大学(Pyay university)法律系的他,现在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实习,将来打算做一名律师。

他来自仰光一个普通家庭,家里还有两个妹妹。摊位原来是他母亲的。虽然家境窘迫,他半工半读坚持完成了大学学业,而且利用了缅甸教育福利化的特点,免费学习了中文、英文、泰语三种外语。

缅甸的基础教育一直都位于世界前列。虽然被称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但是缅甸人的识字率高达约94.75%。但是缅甸政局的动荡,限制了缅甸教育的进一步发展。

普及而又局限的基教育

缅甸是一个佛教国家,也是一个多民族、多信仰的国家。在大街小巷中,也经常见到不同宗教的寺庙。在缅甸,寺庙不仅仅是一个宗教集会的场所,也是一个缅甸人受教育的地方。历史悠久的寺庙教育和现代缅文学校,一同支撑起了现在的缅甸基础教育。

“我的基础中文是在舜帝庙学习的,”来吐温说。他拿出一本用缅文和中文写的《常用短语——实用汉语会话》教材,书本的右上角有一个“非卖”的标记。这些在寺庙里面的课程,一般都是免费的。平时上课时间都是晚间,避免与缅文学校冲突。在寺庙免费课程的帮助下,来吐温拿到了汉语水平考试四级证书。

缅甸的寺庙教育由来以久。在古代缅语中,学校和寺庙是同一个词。古代的缅甸教育主要是在佛教的寺庙里面完成。虽然现在缅甸教育以学校的教育制度为主,但是寺庙教育作为一种历史上的教育遗产而保留了下来。现在不仅仅佛教提供寺庙教育,而且越来越多其他宗教的寺庙也开设了自己文化特色的课程。
“农村里的孩子一般都会先去寺庙里受教育,”缅甸福星孔子学院的教务主任曾福英说。“寺庙里面的教育主要是教养方面,比如大人面前怎么说话,怎么做事。”据曾福英介绍,很多学生在小学的时候在寺庙学校读书,长大后也会去缅文学校。

DSC_1466

寺庙教育虽然分布面广,入学门槛低,大大提高了缅甸基础教育的普及率,
但是这种教育依附于宗教的方式,限制和约束了教育进一步的发展,所开设的课程也大多数仅限于语言类和宗教教义方面。
缅甸于2012年开始实行小学义务教育,并从2014-2015学年开始扩展至中学。但是广西大学的缅甸留学生魏香雪说:“还有很多不能上学的小孩”。她说,由于缅甸家庭的一般是4、5个小孩,不少父母又没有固定工作,所以有些小孩还是不能上学。

据2014年的缅甸人口普查的数据。2014年-2015年财年上半年,缅甸小学生大约有500万人,而初中生约270万人,高中生只有约80万人。可见初中升高中的比率不到三分之一。“很多人都是上完初中就去工作了。” 曾福英老师介绍。

因为初高中老师的工资不高,很多老师在外面私自开设了补习班。老师对那些没有来补习班的同学,态度非常不好。“很多父母不喜欢老师的态度”仰光外国语大学的May Thida Hun说。

据May Thida Hun介绍,2012年以前,初高中老师的月工资只有4、5万缅币(约200、250人民币),现在初中老师的工资翻了一倍,大约10万缅币(约人民币500元)。

命途坎坷的高等教育

1948年缅甸独立后。以吴努为首的政府实行多党民主议会制。1962年,缅国奈温将军发动政变,成立了独裁的军政府。军政府于2011年结束了对缅甸的统治,移权给了半文官政府。在他们统治的50年间,缅甸的高等教育,几乎没有得到发展。

缅甸独立初期仅有仰光大学和曼德勒大学两所大学。1964年缅甸政府强行将原有两所大学改组成为2所综合性大学和8所专科大学。
1988年,因为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学生运动事件。军政府关闭了所有的大学,并且将大学都搬到了郊区。另外在1996年和1998年,因为学生运动,很多大学又被关闭了3年。

1988年以后,军政府也发展了高等教育,新增的大学和学院几乎是原来的两倍。但多数高校是从原来的中专或者专科学校升级而来,基础设施、教学质量方面都不足。

“大学读完了,我什么都不会,”毛淡棉计算机大学 Nway Nway Aung说。2012年毕业的她,大学里面没有做过什么实验,只能自己出钱在私人的补习班学习专业知识,不然出来就难以找到工作。她补充道,这样的现象非常普遍。

除了教学质量不高以外,高等教育机构的地域分布也非常不均衡。在仰光省和曼德勒省,这两个省的大专院校占据了全国的院校数量的一半。其他的12个省邦才占据一半。这跟中国的情形也有几分相似。
许多学生都选择在家里上远程大学。除了因为学费低以外,很多大学都远离市区,郊区学校也没有足够的住宿楼。2006年读大学的来吐温,为了凑够学费,选择了远程学习。老师在发了学习资料后,学生们就只需期末的时候去学校参加考试。为了学到足够的专业知识,来吐温还参加了一些免费教法律的补习班。

“大学学费很贵,一个月5万缅币(约250人民币)” 来吐温说。一个班级大约100人。

但是老师的薪酬并不是很高。曾福英老师介绍,大学老师的工资每个月十几万缅币(约500多人民币)。

缅甸的高等教育对外一直都是处于封闭的状态。2000年到2008年仰光每年接受的外国留学生(包括自费生)只有约50人。2011年以前,由于军政府的统治,西方国家对缅甸实施制裁,双方交流合作几乎没有。教育交流的国家与机构也仅限于中国、日本、东盟国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希望与艰难并存的教育改革

自从2011年军政府将政权交给半文官政府后,缅甸正经历着一场极速的变革。手机卡从原来的3000美金(约18000人民币)降到了1.5美金(约9人民币),据缅甸通信与信息技术部数据,2010-2012财年,缅甸移动电话普及率仅为2.27%。截至2015年11月,移动电话普及率达63.35%。

伴随着缅甸经济改革,缅甸教育的发展也迎来了巨大的变化。“现在的学弟、学妹都有了福气。”毛淡棉计算机大学 Nway Nway Aung说。大学以前实验设备不足,学生们做实验的机会很少,但是从2012年以来实验设备不断的在增加。之前大学里面少有的培训机会和专业讲座,也渐渐多了起来,毕业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公司来招聘毕业生。

在缅甸最大的城市仰光,一些大学也搬回了市区,相应的教育改革法案也不断出台。

2013年,为了接轨国际本科教育,缅甸教育部将本科教育从三年制变为四年制。

根据缅甸2014年人口普查显示,2010-2011财年至2014-2015财年上半年,缅甸学校增加13%,教师人数增加20%,学生数量增加11%。缅甸国家总统教育顾问团团长杜伊伊暖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我国教育改革取得的成效不仅体现在基础设施得到改善,学生与教师的数量和比例也得到了提升。”
但是缅甸政局不稳,依旧为缅甸的教育改革蒙上了一层担忧。根据南华早报报道,在2015年3月10日,缅甸警方使用警棍驱散超过200名反对新教育法的示威者,包括学生、僧侣和记者,大约100人被拘。示威者反对新教育法,认为它限制了学生结社及用少数族裔语言教课的自由。

缅甸政府曾经因为集权政治,被西方国家指责与孤立。但是由于改革开放,近年来缅甸在教育方面与各个国家的合作项目渐渐变多。“大学生去国外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多了,” 缅甸福星孔子学院的教务主任曾福英说。

除了与东亚国家合作以外,缅甸也渐渐被西方所关注。澳大利亚政府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近200万美元用于赞助缅甸儿童教育。世界银行对缅甸教育提供1亿美元资金援助。

随着2015年11月8日缅甸大选的和平举行,此前被软禁了十几年的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带领全国民主联盟(民盟)政党赢得了此次大选。

“我们相信她,因为她的学历很高,留过学。”在华缅甸留学生魏香雪说。魏香雪在此次大选中,投票给了昂山素季,因为她相信曾在牛津大学就读过的昂山素季会在教育领域做出进一步更专业的改革。

现在民盟已经赢得了大选,但是1990年军政府拒绝交出政权并长期软禁了多名反对党领袖的记忆,一直萦绕在缅甸人的心中。仰光大学教师协会秘书长凯妙吞(Khaing Myo Tun)说,“过去两年里发生了许多变化。不过,我们依然要谨慎,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情况是否会发生改变,形势是否会出现逆转。”

记者:胡俊杰

指导老师:凌學敏 樊林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