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眉

去美国,捕捉一个个梦想

在美华人的融入与回归

在旧金山期间,我们采访了很多华人,舞蹈老师Ah-Lan、张学良之孙张居信、美国广播电视公司(ABC)第一位华裔女主播Kristen Sze等等。这期间,我心里一直好奇,作为他们究竟能否完全融入美国这个社会。我心里的答案一直在变,采访Kristen时,看到她可以在本土的著名媒体有这么大的成就,我觉得只要努力,语言、习惯、肤色等等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有热爱,这个国度依旧可以让你有归属感。但当我采访到在Uber工作的华人时,他告诉我们想要真正融入进去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人不可能把最尖端的技术告诉你。到现在,我的答案是,所谓的归属感取决于自己究竟想不想融入,自己有没有把自己看作是这里的一部分。Ah-Lan来到这里后,将中国民族舞带到美国,用自己的文化来得到当地人的认可,以独特的方式服务所在的社会和国家。张学良之孙张居信参与筹建 “张学良纪念馆”。这些都让我觉得华人在美国的“归属感”与家国情怀是可以兼容的。

 

新闻教育的社会责任感

参观旧金山州立大学的新闻学院后,我一直在思考他们的新闻教育与我们的差别。感触最深的就是他们的教育与社会的联系。旧金山州立大学非常重视学校与社会的联系。他们不会把自己局限于只是媒体教育,而是有高度的媒体社会责任感,比如在2016年6月29日,新闻学院的教授联系当地各大媒体共同探讨本地区的媒体发展。他们强调媒体联合而不是竞争的这个倡导也很不错,比如当他们发现当地媒体的报道忽视了当地少数群体的发展时,新闻学院和当地媒体会一起联合,推动当前媒体的发展和改变。让我感到他们的媒体界不是一个个零散的媒体点,而是一个一起推动社会前进的团体。

他们强调新闻的多元化,重视社区媒体和少数群体自己媒体的发展,他们不希望小媒体被大媒体吃掉,比如他们提到很担忧,社区媒体都去报道国家的热点、大新闻,却忽视了自己社区内更关系自己发展的“小新闻事件”,然后少数足以媒体的减少会导致那一部分群体自身发展被国家忽视,比如《星岛日报》主要报道一些华人在美国的生活,但当它消失后,这部分华人的权益诉求、生活问题通过哪些媒体去呈现给受众?
 

科技因生活而起

以前,我总是觉得科技离我这个文科生很遥远,在旧金山的12天,让我觉得科技、创新是融入到每个人心里自然而然的一种心态和意识。Google.org是谷歌旗下的公益组织,但它资助全球各地的公益组织和项目,青睐使用科技创新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的项目。又如硅谷的创业公司“简信”的创始人黄河所言,创业就是造出一个人们想要的东西”(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造东西不难,但到底什么是人们想要的。

12天的旅程,采访了不同文化背景、工作领域的人,他们心怀梦想又心系社会。勇敢的试错,并坚持梦想,因为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时,就可以忍受一切生活了。我想,这12天必定是大学生活非常精彩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