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Google.org总部,科技领头羊公司这样做公益

美国旧金山市黄金地段,Embarcadero 大街188号, 一座八层建筑临水而建,尽览海湾大桥的昼夜之美。谷歌支付6500万美元买下这栋建筑,2016年将它装修完毕,作为旗下公益机构Google.org的总部。

Google.org外部 张殷儿/摄

 

Google.org不替谷歌公司挣钱

虽然隶属于一个高盈利率的上市公司,Google.org的运作却旨在公益。它的职能不是替公司挣钱,而是花钱——它每年有5000万美金的预算,主要用于资助全球各地的公益组织和项目。

“我们希望,有朝一日,这个机构能够超过谷歌本身的全球影响力,将创新和巨大的资源应用到最大的世界性问题上。”早在2004年,谷歌上市前夕,创始人之一Larry Page在致投资人的一封信中就写道。

相较于比尔·盖茨等直接把个人财富捐赠公益的慈善家,Google.org的个人色彩很淡。它青睐使用科技创新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的项目,带有“工程师思维”的谷歌基因。

成立十多年来,它的发展之路并不平顺,曾一度有批评者说它其实能力有限,并未兑现当初雄心勃勃的公益愿景。

目前,Google.org采取了更为务实的做法,奉行极简化运作的模式,没有成立一个人员众多的团队来执行项目计划,而是与多个公益机构合作,为他们提供财力和技术支持。

 

资助“私刑记忆”项目:用VR技术唤醒同情心

2017年1月,在新近装修的Google.org总部, 负责人贾斯汀(Justin Steele)给汕头大学新闻学院一行10位师生介绍他们的愿景和项目。这是他们接待的第一个从中国来的访问团。

师生们现场体验了高科技的妙处。在一面互动环形屏幕前,动动控制杆,师生们就找到了汕大大学,看到清晰的校园实景图,找到自己的宿舍楼所在,感觉仿佛驾驶着飞机,几秒内从旧金山飞回汕头。

偌大的互动式环形屏幕组成了半封闭式的飞行舱,动动控制杆,液态银河 (Liquid Galaxy)[1]就能带师生们透过虚拟画面上山下海,几秒内从旧金山飞回汕头。樊林君/摄

 

木(Wood)与绿(Green)是Google.org的装修特色 谭玮/摄

 

这是Google.org开放给旧金山湾区公益组织NGO的活动区,可供他们预约使用。一面墙上摆设着文具。 谭玮/摄

 

Justin介绍了一个跟新闻专题报道十分贴近的项目——“私刑记忆(The Lynching Memory Project)”。它运用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的手段,重现1864年至1950年间,美国黑人因种族歧视,遭受暴力的惨痛历史——种族偏见导致的死刑、不正当判刑,大规模监禁以及警察滥权。

“欢迎来到你的牢房!”戴上VR眼镜、拿起智能手机,体验者将踏上一段时长9分钟的孤独旅程——一扇连着食物槽的金属门是囚禁者每天与外界的唯一联系。混凝土平台上铺着一片单薄的床垫,洗脸盆和厕所已锈迹斑斑,透过墙壁的裂缝,囚禁者听到的是牢友空洞的哭声。“你每天要在这里待23小时。”一个声音指引体验者持续凝视这少得可怜的家具,接着体验者将听到曾在这里度过漫长单独监禁时光的囚禁者述说他们的故事。

这种浸入式的体验,能让人们切身感受长期封闭与孤独带来的绝望。“让人们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能产生同理心。”贾斯汀说。

牢房内景利用计算机生成图像和以往囚犯的证词而成 图片来源:英国卫报 Ed Thomas/摄

“我们不能治愈种族恐怖主义时代造成的深刻伤口,直到我们说出真相为止。”项目负责人布莱恩(Bryan Stevenson)在报告《私刑在美国》曾写道,“今天许多社区仍然可以看到几十年来恐怖主义带来的地理、政治、经济和社会后果。只有面对和讨论私刑所造成的损害,我们才能更有意义地解决当下正在徘徊的遗留问题。”

布莱恩所带领的Equal Justice Initiative(EJI)组织致力于解决美国大规模监禁和判刑过量的问题与消灭种族和经济地位的不公。2016年2月,EJI获得Google.org 100万美金的项目资助。

 

利用数据共享技术 帮流浪汉安个家

数以万计、遍布大街小巷的流浪者向来是旧金山市头疼的问题。虽然市政府帮助流浪汉找住房的计划施行十余年,但一直没能实现流浪者居有定所的目标。同时,虽然当地有16家各类非营利组织也在为解决流浪者问题而出力。“但它们相互间不沟通。”贾斯汀说。

Google.org运用自己的技术特长,建立一个连接政府和非营利组织的数据信息系统,追踪每一位流浪者的动态,以提供更准确和有效的帮助。同时,Google.org投入1500万美元,资助一个当地NGO组织,对旧金山市一些破旧的小公寓进行装修后,安顿流浪者。

它还将相似的手法用于美国的司法系统。频发的犯罪事件也是美国当前烦恼的问题之一,最直接的现象就是监狱人满为患、档案庞杂。最近,Google.org将人工智能接入执法机关,希望帮助警察处理繁杂的文书档案,以及将陈年的纸质资料电子化。警察只需将纸质资料放入机器扫描,机器不仅会自动抓取关键信息,还可根据内容归类分档,大大提高执法机关的办公效率。

此外,Google.org的资金流向教育,尤其是与科技相关的教育问题。“科技真的能缩小富孩子与穷孩子间的差距吗?”贾斯汀问道,“未必,结果可能更糟。因为穷人支付不起。”由此,Google.org资助的项目Literacy Lab正尝试解决这一困境,举措之一就是为3至5岁家庭贫困的孩子提供平板学习电脑。

Google.org还特别留意帮助“社会受排挤群体”获得公平机会。这个群体指的是因种族、性别、犯罪过往等因素不被主流社会接纳的人。他们往往无法在社会上寻得平等的政治或经济机会。2016年,Google.org赠予湾区的几个本地公益组织235万美元,分别用于支持就业培训、反警察暴力,鼓励黑人男性追求学业以及减少犯罪。

 

员工愿景:每个人都有机会变得更好

“我有机会成为更好的人,其他人也应该有。”Google.org的负责人贾斯汀有些动情地说道。贾斯汀毕业于哈佛大学,有着黑人血统,家族中就有一位祖先遭遇种族歧视被虐待。

在加入Google.org前,他当过工程师,也做过NGO的项目顾问,积累了工科和商科的背景。“谷歌是一家不断创造新东西的公司,这吸引了我来。”贾斯汀谈自己加入公司的初衷。

作为总部负责人,贾斯汀的日常工作是推动 Google.org 的公益业务发展,目前,Google.org的公益足迹遍及六大洲,项目主要分布在北美和南美。2016年,谷歌在全球共捐赠价值超过10 亿美元的科技产品,提供 20 万个小时的社区义工服务。

贾斯汀加入了Google 黑人员工联盟 (BGN) 。2015年,他参加了为抗议查尔斯顿教堂枪击案的团结之日运动,并率先提出 Google.org 承诺捐款 500 万美元,以推进种族平等工作。贾斯汀在2016年底的一次受访中说:“我们不仅要一起推进种族平等,而且还要努力破除种族低劣论和种族差异论等此类荒唐论调。”

一并接待我们的黑人女孩梅布(Mabb Ibrahim),加入Google.org不到一年。她说,对社会公共事务的关注、对人际沟通工作的喜爱将她带到了Google.org。和他们俩一样, Google.org的员工有着共同的愿景:将谷歌的科技力量用于帮助弱势群体、推动公益。

大学期间,梅布曾经以交换生的身份在中国学习了4个月,研究了北京的妇女生育医疗服务问题,也去过印度等亚洲国家,结识了一群在NGO工作的朋友,故对亚洲的公益事业有了初步认识。回国后,梅布依然与他们保持联系。

“希望有一天,Google.org的项目可以进入中国。”梅布和贾斯汀说。

Google.org总部负责人贾斯汀·斯蒂尔 谭玮/摄

 

汕头大学访问团与贾斯汀(右一)、梅布(左一)合影

 

[1] 液态银河 (Liquid Galaxy) 是由谷歌的志愿工程师Jason Holt花了他20%的时间开发的,采用360度的环绕式全银幕,用户只要站在固定的一个点,就可以透过虚拟画面游遍全世界。)

文字:谭玮

编辑:陈舒琦 樊林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