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信”团队:在涂鸦屋里写代码的创业者

驾车驶入旧金山南区的一条小路,一幢满是涂鸦的仓库吸引了同行人眼球。看到贴在小门边不起眼的公司Logo,我们才意识到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简信科技公司。“简信”诞生在香港,2014年迁去美国,同年入选Tech Crunch Disrupt(旧金山创业竞技场)[1]决赛,是第一支入围该赛的中国团队。

简信公司坐落在这座黑白涂鸦的房子里,由一座仓库改造而成 孟眉/摄

它的核心产品,是一款方便用户在手机上看电邮的应用。邮件内容以短信对话的形式呈现,省略不需要阅读的格式等信息,让用户一目了然。2015年,这款应用入选苹果公司 Best App of the Year。

创始人黄何,来门口迎接汕大师生一行。他留着一把小胡须,扎着小辫,放松随性的样子,像个艺术家。他成长在福州,童年时曾有过美国梦,“于是就来了”。他说着说着,就跟我们笑起来。

创业者黄何 孟眉/摄

他说,2014年投资人徐小平的一句鼓励,帮助三位创始人下定决心搬来旧金山。这一年,简信融到了5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由明势资本、真格基金等联合投资。

他详细给汕大学生们介绍了旧金山和硅谷的地理,解释为什么创业公司现在纷纷选在旧金山南区——因为这里距离市区近,对年轻工程师更有吸引力。此外,房租相对便宜。不过,近年来因为科技创业热,这个本来受冷落的区域,房价也在一路攀升。

他每天上下班用Uber打车,因为算了一笔账,单是停车费就比打车费贵。不过他的一位同事还是选择开车,就在我们采访时,开着辆精致的“宝马”进来了,直接停在邻近办公桌的卷闸门后面。

黄何带着我们参观这个由旧仓库改造而成的科技公司,除了乒乓球桌、按摩椅、布偶“独角兽”,还有直接写在墙上的“创业家”三个大字。这是一位员工在一次聚会时,自己一手画上去的。

黄何招呼着大家坐在会议室的沙发上,自己则盘腿坐在一个软垫上。他说笑风趣,虽然创业失败过几次,他心态依然平和愉悦。跟许多在硅谷的创业者一样,他认为失败几次是家常便饭。不管成败如何,他乐在其中,坦然与人分享自己的故事。

他说创业就是“造出一个人们想要的东西”(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造东西不难,但到底什么是“人们想要的”,这就有许多变数了。

2011年,黄何在香港进行第二次创业,开发一款在手机上进行语音聊天的应用Talkbox,用户一度达到1300万。但随后不久,腾讯推出的微信有了这个功能。“不管我们的聊天应用有多么火,它都是一个封闭系统。也就是说,我们的用户必须都要添加我们这个应用才能互相交流。从这点上我们就完全比不过大企业。”

从经验中汲取教训,黄何和同事们决定转攻开放式网络领域。于是他们想到了把邮件系统改造后迁移到手机中,“简信”由此诞生。用户在使用简信APP收发邮件时,文本内容会简洁明了地出现在对话框里面,以一种聊天模式呈现。

左为传统邮件格式,右为简信APP中的邮件呈现格式。 简信团队/供图

2016年,他们被选入美国最顶尖的孵化器Y Combinator[2]。截至2017年1月,简信共拥有300多万用户,大都是美国人。团队目前有15人,一共获得约300万美元的资金,正在进行A轮(Series A)融资。

简信团队集体照 简信团队/供图

对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孵化器的帮助和前期投资至关重要。黄何这些年一直在创业路上,对互联网和IT行业的发展把握得很清晰,也看到了热钱涌入创业公司带来的泡沫。他认为目前IT业的有些泡泡要破裂,中国和美国都会。“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破,但是破是一瞬间的。在破之前找到人接盘,都可以赚钱,但是一旦破了,就会血本无归。”

“但我做的不是泡沫的事情。真正能做得长远的公司是在创造价值的。”他话锋一转说。

对于未来,黄何说:“跟着需求走,市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曾经,也有一些国内科技园邀请他们回去创业,并给予优惠政策,但黄何拒绝了。

他觉得创业的生态是最重要的,“硅谷的创业成本很高,因为房租高、停车费用高等等,但是为什么大家还是想挤破脑袋留在这里?因为它的生态链在这里。这包括大学、资本、政府的恰当干预等等,每一样都能为创业者带来利益。”

“在硅谷的一个好现象是,大家都有一个颗创业的心。”黄何说。

 

[1] Y Combinator成立于2005年,是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扶持初创企业并为其提供创业指南。

[2] Tech Crunch Disrupt旧金山创业竞技场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初创公司活动,每年活动日都会有上百个不同优秀的创业公司参展,那里聚集了来自硅谷最好的投资人和企业家。

 

文:陈舒琦
编辑:谭玮  樊林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