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利学生李一禾:创业失败了,然后呢?

李一禾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大一读了一学期后,他决意休学,因为一个雄心,就是去创业。

“没办法,他们又管不了,网上(鼠标)一点就休学了。”远在中国的父母没能干涉他最后的决定。“那行呗。”这是父母的反应。

早在高中时,李一禾就有了创业的想法。“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做东西。”他的第一次尝试是做练习托福口语的手机app,叫Speaking Timer。这个软件很成功,两个月就有十万个下载。高三毕业后他又萌生了另一个想法。李一禾觉得,当时很多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刻意发一些不真实的内容,来赢得更多的赞或评论。这样的朋友圈让他感到不自在。于是他跟三个朋友一起做了个叫Sketch Me的另类社交软件,用户只能发关于朋友的帖子,每个人的形象都是透过朋友发的帖子来体现。“当时觉得这个会让人与人之间更扣紧,感觉这个没有那种很虚伪的或装逼的(内容)。”

李一禾。图片来自ACE官网

为了全心全意投入app的运营,大一上到一半,李一禾就决定退学。没有资金,他拉着其他成员去找风险投资人,可当时美国的投资人基本没有理会他们,幸运的是他们获得不少中国资本的青睐。2015年国内兴起创业浪潮,再加上大学生创业比较火,他所在的团队平均年龄只有19岁,这给他们增添了不少推广的噱头。最后项目获得腾讯、唱吧、快的打车和经纬创投共150万美元的投资额。

可这个“另类”社交软件最后并没有得到市场的欢迎。李一禾把Sketch Me介绍给学校社团兄弟会的成员,在一次聚会上大家喝醉了酒,结果每个人都把别人喝醉酒的糗图都发到Sketch Me上。“后来觉得这东西没什么意思,自己发的可以管,别人给你发乱七八糟的,然后就用不下去。”他发现用户普遍有建立“形象墙”的刚需,希望在人前展现完美的自己,而Sketch Me恰好是去打破这个刚需,很难获得用户的青睐。

于是半年后,他又回到了伯克利。他坦言说回学校复读并没有费多大周折,他直接去学校交个表就好了。除了不严格的休学制度,为支持不同学科背景学生创业,伯克利大学实行普适性创业教育。学生可以在哈斯商学院的莱斯特创业中心和工程学院的科技创业中心学习创业课程。

“我觉得当时不太适合创业,我自己不够成熟。”李一禾反省自己创业经历。但是他这次的创业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当时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就是大家的想法” 。实际上,他的想法只跟同龄、同背景的人比较吻合,其他人并不会这么想。自此,李一禾开始学会如何去看一个项目,拓宽自己的视野和提高洞察力。

李一禾现在大三,修读计算机和数学统计双学位。他还有一个身份,伯克利华人创业协会(Association of Chinese Entrepreneurs at Berkeley,简称ACE)的联合主席。

ACE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华人学生创业社团,2012年成立,现有20多名核心成员,旨在帮助美国或中国创业项目对接人才和资本。ACE这个社团成员结构很简单,没有部门,也没有固定的例会,大家随意聚在一起。“聚在一块聊产品,对国内新的一些潮流的看法,就乱聊聊呗。”李一禾描述说。

ACE主席团合影,李一禾(右三)。 图片李一禾提供

 

ACE成员大多是曾经有过创业经验,也有对未来规划成熟的想法。这在留学美国的中国大学生群体中是鲜有的。“一般同学大三大四开始思考工作,留美或回国的问题,而我们从大一大二开始就想以后怎么做,然后提前准备。”李一禾说。

李一禾觉得创业的价值在于解决一个问题,改善人们生活。对于未来,他希望能回国创业。 “在这边看东西会眼界更宽一点,就两边都会理解的话,回到国内去可能有更多的机会。”他继续补充道,“我觉得回国比较靠谱,在这边想创业比较难。”文化的差异在李一禾看来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对美国用户的不了解是他在美国创业的一大短板。

目前《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6)》显示,1978-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累计达404.21万人,学成归国人数占已完成学业学生群体的79.87%。在被调查的留学回国人员中,有超过11.9%的人选择创业。

对于创业者应该具备何种能力,他觉得创业者需要扩大自己的视野和提升洞察力,看问题要看其背后的本质。比如最近很火的共享单车,一般用户只想到单车能带来多少方便,但是他会思考其背后的商业模式以及除了共享单车以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借用到其它项目去。

如今李一禾在Google实习,对日后的创业他还没有太多想法,他打算毕业后在美国科技公司工作一两年,等到有机会就回国创业。

伯克利大学瞰景。 张殷儿/摄

 

文:张殷儿

编辑:谭玮 樊林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