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学生必须会讲故事懂传播,还得玩“跨界”

在当下传播渠道日渐多元化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是新闻的生产和传播者,新闻传播教育也因此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1月20日,“汕头大学2017赴美报道团”访问旧金山州立大学发现,这里的新闻传播教育正引领学生做更多的“跨界”尝试,并更深入地探索媒体与社会的新关系。

(旧金山州立大学。樊林君/摄)

 

培养学生成为社会“瞭望者”

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成立于1960年,比同在加州的著名新闻学院——伯克利新闻学院历史还要久远。

作为“老牌”的新闻院校,办学理念也走在了前沿。学院的定位是“社会变革的先锋和民主健全的堡垒”,教学方面重视培养学生的调研、写作、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几乎所有新闻学院都会有《新闻史》的课程。而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这门课程的特别之处在于名字叫“social impact”(社会影响)。

Funabiki教授解释,因为他们强调媒体对社会的影响力,所以他们会从媒体对社会产生的影响的角度来讲新闻发展史。

实际上,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也在展现自身对社会的影响力。2016年,学校曾联合当地多个媒体开展调查,一起探讨、反思这些年,当地(湾区、硅谷)的媒体报道是否逐渐忽略了本地区的少数群体。

“我们讨论当地的媒体,到底是否足够的在为社会中的少数群体(比如少数族群、移民群体、贫困者们)发声,我们的答案很直接——否。” Funabiki说,这就是媒体报道的盲点。他们发动学新闻学院的老师、学生,当地的媒体们进行调查,几乎持续了一年。他们发现,在这个多媒体迅速发展的时代,新闻媒体的目标总是社会上有利可图的群体,而无视了小部分弱势群体的呼声。

“我们会培养学生主动观察这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报道,而不是等事件发生之后才去被动的报道。” Funabiki说。

 

要求更多的实践 鼓励更多的跨界

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有自己新闻出版物,他们要求每个学生必须参与学生出版物的制作。除此之外,学院的教育强调学生的实习锻炼,他们创建了一个汇总各种实习信息的网站,提供各种适合本新闻学院学生实习的信息,分别按工作性质、截止日期分类、还会附上实习简历的小建议,方便学生随时找到实习机会。而且,学院允许学生边工作边上学,例如可以边在媒体工作边上学。

当然,并非每个学生在毕业后都能成为严格意义上的新闻工作者。

同为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的老师Laura Moorhead,已经从事记者工作20年,她说:“因为专业媒体提供的职位有限,但不能够在著名的媒体工作并不意味着你无法实现自己的新闻理想”。她以自己曾教过的学生为例,“只要你有新闻热情,你可以去NPO(非营利性组织)报道他们在做的事情,也可以自己创办小的新闻网站,记录你看到的社会在发生什么。”

很多人担心随着传统媒体的没落,新闻从业者会遇到就业压力,但Laura 认为,新闻学院的毕业生具备优秀的“讲故事”能力,会“讲故事”的能力可以运用到任何工作领域中。

专业课程设置的多元;新闻教育与业界媒体合作,反思当今社会的报道;引导学生通过专业技能“跨界”发挥自身价值。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新闻教育的理念与实践,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思考并探索新闻教育在媒体变革中的角色。

 

学生需要掌握前沿多媒体技能

Funabiki向报道团介绍,学院除了有常见的新闻传播的专业基础课程外,还有训练学生领导力、批判性思维、视觉传达、大数据分析等的多元课程。

在互联网上,虽然每个人都可能是新闻的生产者和传播者,但并非每个人都能生产出高品质的“新闻”。

Funabiki教授说,他们要求所有学生必须具备运用文字、视频、音频多媒体进行新闻报道的能力。强化多媒体方面的教学,就是为了让这些未来的“新闻生产者”拥有更高的专业水平。

报道团发现,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也很重视影视方面的课程。Kim Komenich是这里的摄影老师,他开设了一门课程教学生制作Cinéma vérité(真实电影)。所谓的Cinéma vérité,是纪录片的一种类型,但跟传统纪录片不同的是,拍摄者可以介入到跟拍事件中。

Kim Komenich介绍,这种新闻报道方式,需要导演、摄影师和录音师配合完成,要求学生有快速发现故事并预见冲突的能力,将是专业新闻报道的一个方向。

 

 

 

记者:我们为什么要上新闻学院?

Kim Komenich:我们去新闻学院是去学习更进一层的“讲故事”方法。如果你是个摄影师,最重要的永远是三样东西:光、时机,还有动作。如果你是视频制作者,那重要的就是连贯性。我们怎样才能影像化,电影化地展开整个故事,怎样一层层地把洋葱剥开?广播也是一样,做广播的时候,脑里面就要有一个剧场。

 

记者:如何看待未来记者的就业前景?

Funabiki:现在是做记者的大好时机,因为你可以自己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讲故事形式来。这样的事情一直就在发生。我觉得记者需要对自己的未来感到非常乐观,因为可以亲身体验别人想阅读到的故事,还可以获得报酬,这是在是非常令人向往的事。

 

记者:你们会给学生布置什么特别的作业?

Kim Komenich:在视频制作课上,教授会给学生布置短纪录片作业。班上的其中两个学生还赢得了赫斯特新闻奖。我们的其中一位教授,Ken Corby,要求他课上的学生用真实电影的方法来拍自己的纪录片。学生不能提前告诉受访者,摆好机位,而是要一直跟着他们,同时他们也需要真名实姓地讲出自己的故事。这相当令人兴奋,而且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讲故事方式。很多新闻学院里,老师会教学生怎样采访用麦克风,怎样让受访人坐下来做采访,这样跟现实是会脱轨的。

 

记者:在现在的新闻界,有很多改变都在发生,为了应对变化的浪潮,现在许多记者报道新闻的方式也会不同于以往。他们可能会使用社交媒体与观众互动,在报道新闻时,可能也会展现自己的个性,加入自己的评论,这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潮流。我们应该如何在新闻行业的变化趋势和理想的新闻操作之间作出平衡?

Funabiki:现在很多新闻机构都看到了挑战,这也是他们开始各种新尝试的原因。他们在尝试一些他们此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东西。他们也没有最好的解决方案,即使是《纽约时报》,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继续生存下去。我觉得现在所有新闻机构都处于同样的困境之中,很难找到一个单一的答案。

Kim Komenich:在我的摄影课上,学生们经常都会想,我要为社会带来一些改变。我会告诉他们讲,三四十年前,无论是哪一份报纸,恐怕都会拥有比现在更多的读者。有时候,我们的学生需要去为 NGO 工作,尽管不是在媒体工作,他们也一样能够在这份工作里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

Funabiki:新闻的本质便是讲故事,不管是在网上,还是通过照片,都是讲故事。你将你的决心、热情、使命、你想实现的东西与讲故事结合起来。你可在新闻这一行里做这些事,但同样也可以在非营利机构,或者政界商界里面这样做。重要的不是这份工作本身,而是你的目的。

 

记者:孟眉 梁耀祥 雒琪珊

编辑:陈舒琦 樊林君

备注:

 Jon Funabiki:来自日本,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新闻学教授,新闻复兴协会的主任;

 Laura Moorhead: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新闻学老师,有过20年的记者经历,现为美国Wire杂志的高级编辑;

 Kim Komenich:旧金山州立大学新闻学院摄影老师,1987年普利策奖获得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