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公司:“摩尔定律”彰显创新之魂

在硅谷地区的圣克拉拉县,坐落着英特尔公司的总部大楼。它以已故的公司创始人罗伯特·诺斯(Robert N. Noyce)的名字命名,其中英特尔博物馆就建在总部一楼。

英特尔Robert N. Noyce主楼和Intel雕塑。陈舒琦/摄

 

英特尔建立于1968年,起初,其主要业务是存储芯片。公司在成立的第二年便推出了体积更小、可机器生产的存储芯片,快速占领市场,实现了盈利。不仅如此,英特尔除了在1986年有所亏损(充当第二供应商的日本企业获得日本政府和财团的支持,采取低价战略攻占储存器市场,英特尔公司因此受到波及。),其余48年均能实现盈利。

究竟是什么让英特尔能够在竞争激烈的IT市场中得以立足,并成为行业引领者?英特尔到底是如何做到持续不断创新的?记者一行参观英特尔博物馆,对话企业高管,对此有了更深的了解。

 

博物馆见证企业发展进程

步入博物馆,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面白色墙上印着的诺斯名言,上面写道:Don’t be encumbered by history. Go off and do something wonderful(不要被历史束缚,要去做更精彩的事情)。

诺斯是英特尔的创始人之一,1968年,他与摩尔一起建立了英特尔公司。到了20世纪80年代,诺斯的秘书提议建此博物馆,纪念公司的成功,也记录公司曾犯下的错误。博物馆的早期建设是由员工们义务参与完成的,后来随着参观人数的增加,公司就专门另外请了一批人负责看管博物馆。

博物馆占地约300平方米,常年免费对外开放。整个展区分为了几个部分,包括产品区、市场营销区、生产区等,代表着英特尔的几大主要职能。

在博物馆里,我们看到了英特尔的整个发展——从最早的计算机芯片开始,一直到如今的奔腾、赛扬,芯片变得越来越轻薄,处理性能却越来越强。每一代产品依次展示在展馆中,参观者能够很直观地感受到这种变化。

负责带领我们参观博物馆的是英特尔的工程经理Kern Peng(中文名为彭肯恩),他已经在英特尔公司工作了25年,对公司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假期时,他会去香港和大陆的几所大学教书,主要教授和工程管理相关的科目。

他很用心地为我们讲解每一样展品,且总能做到深入浅出,时不时蹦出一两个历史小趣闻,让我们开怀大笑。虽然整个参观过程有一个多小时,但是我们从不觉得无聊沉闷。同行的一位小伙伴还打趣道:“相信他在学校里一定是一位讲课很受欢迎的好老师。”

行走间,我们留意到博物馆的地板是一块块正方形的地砖铺砌而成,而且上面布满了许多小孔。问了Kern才知道,这种地板是水泥做的,表面铺了防静电地板,有孔是因为可以使空气上下流通进行自我过滤。英特尔的晶圆工厂(晶圆是指硅半导体集成电路制作所用的硅晶片,由于其形状为圆形,故称为晶圆。)使用的就是这种地板,它可以让工厂保持干净,“比手术室还要干净大约100倍。”Kern说,博物馆特意使用这种地板,让参观者有更直观的感受。

 

“创新就是一切”

进入博物馆之前,我们在Robert N. Noyce主楼的一层大厅看到了一句话:Innovation is everything(创新就是一切),这句简洁的银色标语牢牢地印在墙壁上。而创新,正是英特尔公司的灵魂所在。

英特尔总部的公关总监William Moss在大厅迎接了我们,我们穿戴着他提前安排制作好的参观牌进入了公司。参观牌的外表模仿的就是芯片的样貌,让人眼前一亮。

英特尔总部为汕头大学硅谷报道团准备的参观牌,牌上印有“STU”(汕头大学)字样。 张威/摄

 

William在会议室里为我们介绍了英特尔公司的发展历程和摩尔定律,结束时他说:“如果一家公司想要成长,就需要一直有员工尝试新的事物,发掘新的推动技术的能力,然后把这些带去新的领域和市场,这可以帮助一家公司持续成长。而这需要创新。我觉得英特尔公司一直很看重创新,我们聘请了一群非常有能力的员工,投入很大的研发经费,奖励勇于创新的员工,一起来推动公司的创新。”

这让人想起英特尔的另一位创始人摩尔,他经常鼓励员工要敢于变革,大胆创新,他的名言之一是:“改变是我们的挚爱”。只有不断地创新,企业才能保持永久的活力。因此,英特尔公司很重视自身的研发能力。2016年,英特尔公司营业收入为553.55亿美元,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158位,但其投入的研发费用在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6全球公司研发费用排行榜100强”中排名第三,共120.1亿美元。

英特尔公司的创新不仅表现在技术研发层面,还表现在市场策略层面。最经典的是英特尔公司1989年推出的一则广告。广告海报的左边是被打上红色大“X”的286,右边386SX下面介绍了新处理器的优点。在这则广告中,英特尔公司为自己的旧产品打了个差评,这在当时是一件很破天荒的事情,但确实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它为公司的新产品打开了广阔市场。

1989年英特尔推出了该则广告,在其博物馆中也有展示。图片来自网络

 

当然,英特尔在其创新之路上也曾面临过挫折。20世纪70年代初,英特尔非常看重电子表市场,收购了一家名为Microma的电子手表企业,希望借助这家企业已有的LCD显示屏技术和自己独特的技术储备,领军电子表行业。然而没有料到的是,LCD因其技术广泛推广和日本企业的规模生产而导致成本大跌,电子表也从最初的200多美元直接跌为10美元左右。英特尔便在1978年退出了电子表市场,把收购的Microma低价卖给了瑞士企业。如今在博物馆中,几块当年的电子表陈列在展柜里,记录着英特尔的这一“失败”。

英特尔博物馆中展出的电子表。 图片来自网络

 

同样地,2016年5月,英特尔方面表示将全面取消Broxton和SoFIA两款凌动处理器产品线的开发,这两款都是面向移动终端开发的芯片。放弃这两个产品线,也意味着英特尔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一直没能取得大起色的移动端芯片业务。

 

“摩尔定律”引领创新

让英特尔历经挫折但仍然能在创新之路上坚持的便是著名的“摩尔定律”。1965年,摩尔在《电子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他预言:集成电路上所集成的晶体管数目将每年增加一倍。1975年,摩尔又将“每年增加一倍”改为“每两年增加一倍”,但如今普遍传开的说法是“18个月”。摩尔的这个预言后来因为集成电路的发展而得以证明,目前的芯片拥有的晶体管数目高达数十亿,“相当于一个足球场草地上的草叶,三代人去数都数不完。”Kern说。该预言被人誉为“摩尔定律”,成为IT产业的第一定律。

这条定律持续鞭策着英特尔公司进行技术创新:不断改进芯片的设计,以技术创新满足计算机制造商及软硬件产品公司更新换代、提高性能的需要。这是英特尔公司赖以成功的商业模式。在摩尔定律引导下,英特尔公司用升级和系列化持续控制处理器的市场主导,新的系列产品主要表现为主频的提高和性能的增强,但新产品总是以较高的价格推向市场,这部分是英特尔公司利润的最主要来源。

然而,也有专家曾预测,随着晶体管电路逐渐接近性能极限,这一法则将会走到尽头。据悉,集成电路的承载材料是硅片,随着硅片上线路密度的增加,其复杂性和差错率也呈指数增长,一旦芯片上线条的宽度只有纳米数量级时,材料的物理、化学性能将发生质的变化,致使采用现行工艺的半导体器件不能正常工作,这意味着摩尔定律将走到尽头。

但Kern说,起初摩尔对摩尔定律的有效性只有10年的把握。10年之后定律会如何,摩尔也拿不准,“但现在你问我们公司每一个员工,我们都会告诉你:第一,我们承认摩尔定律有局限,但是第二,我们会告诉你们,10年之内还做得到。10年前我们这样讲,20年前我们也是这样讲,为什么呢?其实这个整个是一个循环:我们的科技资助了整个科技(行业),整个科技(行业)又让我们有更好的能力继续去做这个科技。”

当初,Kern毕业的时候面临不同的就业选择。但一篇文章让他坚定地选择了英特尔公司,文章大致说:同样的一批人到了其他公司,他们只会看到摩尔定律的瓶颈,说摩尔定律做不下去了,但是这些人来到英特尔公司就会继续地把摩尔定律做下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归根到底是因为这个公司的文化。“我对这个公司的文化很好奇,所以我进来了,一做就是25年。”

“摩尔定律不是一个自然定律,它是一个人为定律,这个‘人为’就是我们公司的目标。我们坚信,只要我们能够执行摩尔定律的一天,我们就会赢。所以很简单啊,我们的敌人并不是其他任何地方的人,是我们自己。”他说。

 

参观结束后,我们又回到了博物馆的入口,那时候才发现其实我们一直围着博物馆中心的一间课室绕圈参观。“这间房间是用来干什么的?”我问。Kern回答说:“每年,英特尔的一些员工志愿者都会在这里免费教附近的中小学学生二进制、晶体管结构等知识,他们都很愿意学。”

 

文:陈舒琦

编辑:谭玮 樊林君

 

 

背景补充

1955年,“晶体管之父”威廉·肖克利离开贝尔实验室,创建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并吸引了许多才华横溢的年轻科学家加入。但很快,肖克利的“家长制”管理方法引起许多员工的不满。其中被肖克利称为“八叛徒”的诺斯、摩尔、布兰克、克莱尔、赫尔尼、拉斯特、罗伯茨和格里尼克,联合辞职并于1957年10月共同创办了仙童半导体公司。格鲁夫于1963年在摩尔的邀请下加入了仙童半导体公司。

60年代的仙童半导体公司进入了它的黄金时期,但在这一时期,仙童公司也蕴藏危机。母公司总经理不断把利润转移到东海岸,去支持母公司的盈利水平,“八叛徒”深感不公,陆续出走自行创业。1968年7月,诺斯、摩尔请辞,于7月16日创办了英特尔公司,格鲁夫是首批公司职员之一,在成为英特尔公司CEO之后,他也被称为英特尔的共同创始人。

“八叛徒”合照。图片来自网络

 

三位创始人的精诚合作为众人所称道。三人各有所长,诺斯擅长对外交往,摩尔擅长思考,格鲁夫擅长行动。

在英特尔工作了25年,如今担任工程经理的Kern Peng说:“诺斯是我们公司的灵魂,因为诺斯是一个有很高领导者风范的人,跟他共事的人都会喜欢他,(他待人)不分年龄层;摩尔是我们公司的方向,因为摩尔定律一直是我们执行的方向;格鲁夫是我们公司的执行,他非常注重做计划,按部就班,甚至他自己得了癌症,什么时候做手术,什么时候上班,都是一点儿都不差地去执行。他们三个人是非常好的一个组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