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硅谷投资人马睿:谈谈中美创业环境的异同

8岁时,马睿随父母从陕西移民美国。她在硅谷长大,中英文都十分流利,本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电气工程,毕业后却从事跟专业所学相差甚远的工作。

她先在硅谷的投资银行做了三年咨询工作,回国后做房地产投资。这是她第一份和投资有关的工作,但她的兴趣始终是高科技领域的投资,“一是很好玩,二是早期项目很新很酷,三是容易形成影响力。”马睿说。

马睿(左三)与汕头大学访硅谷师生(部分)合照 孟眉/摄

 

2012年,她加入500 Startups,负责大中华地区的项目投资。这是一家专注于早期阶段创投公司的美国著名加速器,成立于 2010 年,总部位于美国硅谷的山景城。和部分加速器不同的是,它既会“直投”,也会投进入该加速器的公司,而且其投资范围是全球性的,更偏爱设计和产品型公司。2016年底,马睿离开工作了四年的500 Startups,准备募资一支专注投资美国(主要是硅谷)早期基金的母基金。

虽然身处投资行业,但马睿很关注教育,曾说希望用自己的一生为教育行业服务。她曾投资过几个和教育相关的项目,帮助小朋友更好地学习数学、编程等。在她看来,现在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教育都没有达到本身应有的成效:现在大学生都有这样的困惑——我擅长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同时,她认为现在的教育侧重知识的传授,却没有教学生如何做人,例如怎么让自己快乐。她希望学校和家庭可以在早期时就教授孩子一些生活的要领,比如如何沟通,如何化解矛盾,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等等。

如今,除了在硅谷,她还会常常回到中国,在家里依旧用中文和父母交流。在中国和美国的成长和投资经历,加深了马睿对两国市场和创业创新环境的认知。

 

记者:作为早期投资人,在项目没有完全成型的情况下,如何选择项目?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马睿:500 Startups找的是已经有上线的产品,已经有用户的项目,而不是还处于非上线的、内测的阶段的项目。如果是硬件产品的话,也需要有最初的模型。至于类型的话,500 Startups什么类型都投,但会更喜欢有现金流的,商业模式不是依靠广告来支撑的项目,因为广告要有很大的流量以后才能靠广告的收入来支撑产品。

 

记者:项目有什么特征时会让您觉得有前景?

马睿:很多投资人都说要投人,要投团队,因为很多时候投的这个项目最后做出来的成果和最初的概念不一样,会有很大的改变。所以很多时候那么早进入这些项目的话,并不知道它最后会变成什么产品,所以只能看这个团队的能力,(投资人)很多时候是从它的执行能力上观察。尤其是第一次创业的团队,要看它能不能把作品做出来,而且做出的产品是不是在事先讲的时间表、资源和成本之内。

另外,要看一个团队在做决策的时候是用什么方式来做的,在做决定时是否有一定的数据支撑,主要的领导者是不是有很好的领导能力,团队的所有成员能不能跟着领导者的想法来走,能否很快地执行。

 

记者:在硅谷和中国接触的创业公司有什么不同?在选择标准上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马睿:我觉得实际上没有那么大的不同,两个市场的竞争都很激烈。如果说不同的话可能就是产品(商务模式)上,在美国更多是To B(企业服务型)的产品,在国内基本是2015年之后才有更多的企业服务型产品。我觉得原因可能是因为创业者根据市场的不同,或者受到自己之前的工作经历的影响,所以选择的创业方向不一样。但我觉得很多创业者都是一样的,都很踏实,很热情,我个人没有感觉到有很大的区别。

 

记者:两个国家的创新方面是否有不同?

马睿:我觉得没有很大的区别,实际上两边的市场都是一样的,创业者们具备的条件是一样的。而且在我看来,好的创业者应该具备这样的思维:我怎么解决一个问题,怎么解决用户的痛点。当我发现用户有这样的问题时,我怎么可以不需要依赖现在已有的解决方式来解决问题,或者说如果我完全跳出来,用全新的思维方式来看待现在的问题时,我会怎么解决。而没有经验的或者不成功的创业者,他们可能更多是:我有一个很好的产品,我怎么样销售这个产品。而不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思考。

 

记者:那两个国家的创新领域呢?

马睿:我个人认为还是有些差异,就像我刚才的to B方面,在美国的创新可能会多一点,因为美国已经有很长的历史。美国的企业都是知识型员工,企业以软件或者技术驱动的已经有很多了,也有很长历史了。

还有比方说,互联网金融等,双方都有很多内容上的创新,不过国内的市场更大。因为相对来说,美国的金融体系会更成熟些,很多用户的需求已经被满足了,而中国还有很多产品不存在,所以像一张白纸,有更多的机会。

除此之外,一些前沿科技我觉得双方都在做很多努力。很多人会评论,哪个国家会更适合哪种创新,我觉得那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在我看来,人才流动现在越来越便利,人们已经不需要在哪个城市出生、长大、上学,才可以拥有什么机会,流动的成本已经很低了,资本现在也是相比10年前也有更大的流动性。所以在哪里创业,就是看你想在哪里或者哪里有最好的机会,而不是说必须要在哪里创业。

 

记者:如何看待中国的创业跟风现象?

马睿:实际上所有的市场都有,而且肯定任何一个创业项目都会有很多人去做,国内可能稍微比硅谷要严重一点。(在从事投资工作这些年),我发现我都会看到重复的点子,而且好几次。那国内的和美国的市场不同的是,在国内可能有些投资人会说,这个项目拿到了很多钱,所以我要投类似的项目。而在美国,如果一个项目拿到了很多钱,投资者反而会更谨慎,会觉得人家已经拿到了那么多钱了,我是不是应该多做调查,多多研究这个行业,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有大家没有看到的一些东西我可以去投。

还有一个不一样就是,现在我觉得国内好一点了,4、5年前比较明显的是,一些创业团队的高管会出来做一模一样的事情,然后特别容易拿到投资。因为很多国内的投资人可能会觉得这个东西反正是你在的团队做出来的,而且又是一个很完整的团队一起离开来继续做,给你投资风险就会相对低一些。我觉得这个在硅谷就很少,(这样的情况)基本上不会拿到这边投资者的投资,因为大家会觉得第一不是特别道德,第二会有很多疑问,为什么在那个公司做得好好的,要离开做一样的事情。如果投资者不支持的话,那我觉得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有着中美双重背景的马睿说她很庆幸有机会接受两种文化的熏陶。中文读写能力让她有机会接触中文文学,不需要依靠翻译,可以更直接地享受阅读。

而美国的影响,则主要在于“个人主义”方面,这种“个人主义”不是指做人的自私。她讲起自己之前读到的一篇关于一位韩国母亲的文章,这位母亲的六个孩子都进入了很好的大学。而这位母亲说她的孩子们成功的原因是:她在做一个负责任的母亲的同时,她做的许多决定都是为了自己,她一直都在追求自己的梦想,所以孩子们从小受到了她的影响,也会去追求自己所爱的事物。说到这里,马睿的表情活泼起来,音调欢快了些,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对这位母亲的做法十分赞赏。

之后,她希望能尽可能多地接受各国文化,让自己变得更开阔,甚至成为一位“世界公民”。

 

记者:雒琪珊 陈舒琦

编辑:谭玮 樊林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