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20是第21中国记者节,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传播学院的两名学生记者赵天越、罗琴专访了中国传媒大学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陈作平教授。从已是初冬的北京来到汕头,刚下飞机的陈作平还穿着厚实的夹克外套。采访当天,汕头飘起了小雨,空气中蔓延着丝丝凉意。陈作平与学生漫步在汕头大学校园中,讲学习工作中的故事。

 

新闻是从书本到实践”

      陈作平曾就读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毕业后选择留校任教。但仅仅两年半后,他便一只脚踏上了新闻实践的大道。

      “我读书(上大学)是87年到91年,还是比较早的,我当时的切身体会就是新闻学教给我的东西是够用的,但比较表面。”刚刚结束大学课程的陈作平觉得课堂和校内工作学的大多是理论,而新闻学又是一门实践性特别强的学科。于是,在1993年,这位刚留校工作两年半的年轻教师选择了前往北京电视台新闻中心做一名兼职记者和编辑,并坚持了六年之久。

      “我那时候总是一只手扛着摄像机,一只手拿着话筒去跑现场呢。”陈作平曾在北京电视台负责一档名为《市府与市民》的专题新闻栏目,每期节目十五分钟,每个月一期。据他回忆,他在电视台的片子超过一半都是自己做的:“从提选题,选题通过之后做策划,出去采访、拍摄,采访回来后整理内容,写解说词,再到节目配音、后期的编辑合成都要一个人完成。”

      六年的一线工作经历不仅让当时年轻的陈作平见识了社会百态,更使他真切地体会到做记者确实是一份很能锻炼能力又特别有意思的工作。“在一线工作就会发现做新闻和学新闻是很不一样的,做记者不能简单地从书本到书本,实践非常重要。”陈作平感叹道。

 

宏志班的故事:新闻报道需要新视角

      在新闻一线的六年中,陈作平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怎么才能在报道中找到独特视角?结束了六年的实践回到校园后,陈作平把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写进了《新闻报道新思路》。

       “你们都知道希望工程吧?宏志班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当提到自己的著作时,陈作平聊起了他早年做的报道——宏志班的故事。

      虽然中国实行了九年义务制教育,但很多贫困家庭的孩子却还是因为学费问题,在高中面临失学。为此,北京广渠门中学的校长李金海在1995年办了一个宏志班,为品学兼优的寒门学子提供上学的机会。

      在陈作平前去采访前,北京日报、光明日报等几十家媒体已经做了宏志班的报道,怎么创新地做好这个选题成了困扰陈作平的难题。

      阅读了所有相关报道后,他把这些报道大致分为了简单消息、单纯的故事性报道、社会性报道三大类。之后,他挨个了解了宏志班五十四个孩子的家庭情况。在整理了大量的资料后,陈作平意识到,社会应从宏志班的问题中看到:不仅仅是边远地区需要希望工程,在北京这样繁华的都市中也存在贫困群体,他们面临的教育困境也需要得到社会的关注。

       “我做的那期节目只是用宏志班做了一个由头,宏志班的孩子在受到关注的同时困境也得到了解决,但那些和他们相似却没有关注度的孩子要怎么办?”陈作平做了一期以“宏志班引起的思考”为主题的节目,他把焦点放到了和宏志班54个孩子相似的其他孩子上。

      节目播出后反响很好,人们意识到,这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还有很多孩子需要援手。北京办起了宏志学校,越来越多优秀的寒门学子得以重返课堂。

      回顾二十年多年前的这段报道经历,陈作平感慨万分,他也笑言自己和新闻结的缘很深,新闻行业中很多角色都扮演过。“我写这本书才三十二岁,我学新闻,干新闻,后来研究新闻,教新闻,在我调到传媒大学后我还开始管新闻,发布新闻。”

 

融媒时代,在不变中做专业新闻人

      近年来,随着自媒体的层出不穷,传统媒体式微的情况下,陈作平仍旧坚信融媒体环境下最不可缺少的正是对事实真相的探究、核实及深度报道。“自媒体时代更需要专业记者,专业记者也更需要后发制人。”

      他认为,新闻专业的学生不必有太多危机感,因为专业记者在更多的信息传递上比自媒体更具资格。比如国家召开重大会议、公布重大决策、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一定是主流媒体做关于事实的报道。“无论什么时候,社会都需要记者这个职业。”

      但面对“新闻无学”的争议,他表示学校可以着重培养复合型人才,通过开设更多的通识课程来拓宽学生的视野,同时新闻专业的学生可以采取科学有效的方法来脱离“门外汉”的尴尬境地。

      他讲起了《经济日报》前总编辑艾丰在从事新闻行业的同时成为了一名经济学家的例子:艾丰本来是学习新闻专业的,于是在学习经济学的过程中,他先是看概论性的书以了解经济学的研究内容,在对经济学有了基础性的了解后开始深入地研究经济学史,了解前人提出的重要观点,接着看专著或者是大家之作,弥补短板。

      陈作平解释说:“教材是简单的知识,看好教材就像一个找门牌号码的过程,在以后的实践中遇到问题就可以对号入座。”同时,他也强调记者要对自己报道的内容进行定位,只有定位好,才能匹配相应的门牌号码解决问题。“有些学生一开始就读一些大作,这样的做法往往会让自己一头雾水,并不可取。”

      陈作平认为,在传统媒体不断向新媒体演进,融媒体技术飞速发展的大势之下。新闻学子更需要加强自身的专业性。在他看来,技术虽然重要但也不能主导一切。“技术固然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怎样用这个技术,不会技术不行,只会技术也不行。”

      虽然自媒体产出信息速度快、现场感强,对于大众来说有吸引力,但在信息传达上有着不可避免的缺陷:它可能是受利益驱动,眼界通常较为局限,很难客观全面地传达信息。此时,新闻学子长期规律的新闻实践操作训练是一个优势。实操能力、宏观视野、多维角度、讲故事的能力、职业精神、丰富的表达形式,都是新闻学子在质量上后发制人所或不可缺的能力。

       “新闻无学”是现实存在的现象,专业记者“变的”是融媒时代的新形势下该有着提升自己、拓展自己的意识和应对能力,“不变的”还是追求专业报道的精神。

 

没有包袱的零零后,正确的价值观很重要

      聊起零零后,陈老师笑着说:“零零后最大的优势是没有包袱。”在他看来,零零后这一代不像他们那时受过很多束缚,也不需要为了温饱发愁。“但是我觉得你们压力也不小,你们更多需要的是什么呢?是正确的价值观。”陈作平认为,人的社会化是非常重要的,人不能脱离社会,千禧一代更应该要时刻关注他人、关注社会。

      “一个人一生如果好好地去读一些好的书,对你的生活是有很大好处的。” 陈作平建议大学生们多看经典的书籍,他认为经典书籍能深入到我们的价值观,不仅有助于形成定力,也有利于加深我们对人生的思考、对社会的思考。

      陈老师在采访的最后也给汕头大学新闻学子提出了几点建议:新闻学院的学生要贯彻新闻职业精神,要有激情和社会责任感。面对融媒体时代的变革,要适时调整专业学习的方法,把业务学习好,才能在工作中游刃有余。

      此外,他强调作为新闻学院的学生,立场、心态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了解国情,要用中国的方式做新闻;同时,以建设性的心态去面对大环境,要对国家充满信心,这个过程中固然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不要指望一下子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

 

 

记者|赵天越 罗琴

编辑|余佳欣 陈冬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