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适逢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第二次举办记者节系列活动,学生记者李燕娟专访了中国新闻史学会理事、延安大学斯诺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延安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新闻系主任郭小良。郭小良主要研究范畴为应用新闻学和陕甘宁边区新闻信息传播与社会发展。

        恢弘的医学院教学楼外,微风习习,正是汕头最好的季节。郭小良提着一个黑色的背包坐在一张朴素的灰色椅子上将他的故事娓娓道来。他穿着一件白衬衫,鼻梁上架着一副黑眼镜,笑意盈盈的眼睛和嘴边的笑给人以亲切的感觉。

        “我是带着最新想法来的。”郭小良笑着说。他长居北方,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汕头。他此行一是为了了解南北两所大学不同的新闻教育理念;二是带着最新的思考成果来参加由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举办的第二届中外名记者研讨会。“如同刘院长所说的,研究一个记者的成长路程,能够更好地鉴史治今,培养更多新时代的优秀新闻记者”。

 

(郭小良发表《范长江与延安大学新闻班》演讲 文国辉/摄)

        郭小良在大学时期经常通过学校报社发表一些“小豆腐块”文章,稿费只有十块钱。“不可思议呀!十块钱现在不够吃一顿饭。”郭小良回忆起这段经历,脸上洋溢着欣喜与骄傲,“但是,当时这钱拿在手上之后我就特别开心。我把我的思想表达了,我还有收获。”

        “获得感会反向刺激你产生更大的兴趣”。郭小良在新闻行业里体会到了这种收获。他本科主修历史,新闻学为辅修。本科毕业后,他到一家媒体机构实习,发表报道。后来,他撰写的稿件引起了众多社会关注。这种来自社会关注的获得感让他对新闻行业产生了更大兴趣,之后便跨专业考取新闻学研究生。

        郭小良走过很多地方,传递了许多消息,反映了众多社会现象。其中,在陕西铜川农村老家的一次采访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今还不忘反思。他说,铜川有一种毒蝎子可以入药,一斤能卖80元,村民们经常在大山里抓了卖到城市去。郭小良据此写了一篇报道——《捉蝎赚钱,喜中有忧》。喜不难理解,但忧在何处?他说:“因为农民抓蝎子时并不会注意是否为幼蝎,如果长期这样的话,蝎子的正常繁殖就被打破了,整个生态平衡就被打破了。”

        从那时候起,他就在想:做新闻的人一定要带着问题去行走,带着思考去行动。“记者喊出来的一定是有主流价值观的,一定是对这个社会产生建设性影响的。”他表示:“我们的社会时刻都在发生着一些现象。新闻报道的主题与社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问题的契合度决定了新闻作品的传播效果和对社会的建设性作用。”

(郭小良与张威两位教授于延安大学校史陈列馆 郭小良/供图)

        在郭小良看来,新时代的记者要懂得“站在天安门上看中国”。他认为现在的学生常常忽视政治层面的学习。“一个做新闻的人,必须具备丰富的政治理论素养。”他坐直了身子说:“你了解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你有了政治敏感你才能够站在一定的高度上去审视遇到的问题。”新闻记者只有懂得抓住“上头”,新闻作品才会有高度和角度。

        “把新闻写在大地上,把感动留在心里。”他认为记者还需要懂得“在田埂边找话题”,紧贴生活,深入社会,给民众带来接地气、冒热气、扬正气的新闻作品。“这样你才能收获感动,收获别人收获不了的东西,不断地刷新自己,充满促进职业成长的不竭动力。”新闻记者要抓住“下头”,新闻作品才能有温度和  郭小良十分关注乡村地区,希望能以自己的专业视角去审视乡村,关注乡村的发展。前年,他带着延安大学的学生到六盘山区走村入户。在调研过程中,同学们被农村居民的故事深深触动。回校后,他和学生们根据调研情况,完成了一份关于乡村传播问题的调查报告,获得了省级挑战杯特等奖。郭小良表示,他在乡村研究这条道路上越走越清晰,越走越有动力。

(郭小良参与《范长江与红军长征》考察项目 郭小良/供图)

        同时,郭小良以中国新闻奖为例,指出新闻专业的学生应该多关注和新闻相关的新闻。“中国新闻奖的评奖标准,事实上就告诉了我们新闻专业学生的一个成长过程。”他手在胸前比划着,说:“在中国的话语体系里,你要想什么样的新闻作品是优秀的。中国的新闻奖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包括它主题的选择、呈现的形式。”

        “我希望我们新闻专业的学子在成长过程中一定要学会既抬头看路,又低头拉车。”面对未来更加复杂的社会环境,这是郭小良对新闻学子的衷心期盼。

 

文字| 李燕娟

编辑| 周斐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