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横山咲喜:至今仍在避难中

横6

日籍华人横山咲喜,已经在福岛市居住了2年。她居住的旧楼从前是电力公司的员工宿舍楼.

Posted in 人文, 所有文章, 文字报道

福岛农业再出发

福岛县,日本本州东北以渔农业为生的大县,耕地位列日本都道府县第六位,农业。县里各地气候、地貌各异,物产丰富,素来是福岛人的骄傲。南部的蜜柑,最北的种植基地在福岛;北部的苹果,最南的种植基地在福岛。海滨之处,有洋流交汇带来的丰富海鱼。但经历了311地震之后,福岛的农产品一时成为忌讳。灾后从饭馆村来福岛市暂居的华人主妇横山咲喜表示:“我坚决不买福岛产的(农产品)。” 福岛县二本松市二本松农业园园主齐藤登,两年前的3月11日正在萝卜田下面劳作,突然山体摇晃,他立马意识到这并不是寻常的地震。停水停电,靠吃地里的果蔬和储粮,也熬过了灾后最初的日子。他没有想到的是,50公里开外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也在震中受损,而随之而来的,便是更严重而漫长的对生活翻天覆地的影响。 惊蛰刚过,除了远处的温室,地里只有小半亩的白萝卜,在松软的黑土上特别扎眼。齐藤登跨过田埂,回想起两年前的那一天,连连说:“真可怕。” 他回到小木屋里,在书柜里抽出一盒资料夹,从中翻出了照片——为了除污染,他的土地铺了能吸收放射性物质的有机混合物,再铲走了一层土。两年来的每一天,他都按照规定把蔬菜放进检测仪里转30分钟,以观察放射性物质的含量。而这样的工作,他还要做至少两年。 齐藤登拿出厚厚的一叠报告,这是每种作物每次收成后的检测报告。他翻出其中一页,是3月4日的洋葱检测报告。"铯-136是没有检测出来的。铯-137也是没有的。钾-40有,0.2,但这是自然界也有存在的物质,而且也没有超过限定值。" 不止齐藤先生种植的作物,每一株从福岛生产的蔬菜,都要经过放射性物质的监测,才得以贩售。可即使严密检测,也无法打消顾客疑虑,使得福岛农产品的销路大受影响。社调显示,在东京都市圈4000万人口中,50%的人口拒绝食用福岛产的农产品,30%的人表示因为对福岛食品安全的信息了解不足,所以也会谨慎购买;只有20%的人,为了表示支持,而特地购买福岛的果蔬粮肉。因为需求的疲软,价格也不得不一再放低——30公斤装的福岛大米,2年前的价格是8000多日元,而价格现在只剩一半。 齐藤登决定迎难而上。他牵头发起民间组织“加油福岛农民”协会,并担任法人代表,联合其他20家农园一起,以振兴福岛农业为口号,拓宽市场。协会打出了直销东京的策略,极力普及核污染的安全知识,对抗针对灾区农产品的有色眼镜。时不时有年轻人,出于对福岛农业的支持,在东京设摊贩售蔬菜,完全不收取任何劳务费。 通过网络销售蔬菜,是另一个新措施。蘑菇、樱桃等被包装成小盒,在网上直销,每个购买链接都会附上检测的日期与结果。除了各式果蔬,客户还能预订当月新鲜的应季菜篮,在关东地区免费配送。每个菜篮子有10种精选果蔬,净重4公斤,每篮仅售价2980日元(约合人民币200元)。上个月的篮子里,有黄瓜,苹果,青椒等满满一竹篮。"不过这个月底还没好要送什么,哈哈。" (2011年3月26日,朝日新闻报道,因政府推出针对灾区的食品安全限制措施,大米、卷心菜一名种植卷心菜的福岛农民因此自杀。为了保障农民利益,政府随后设立了补偿制度:受污染的作物,会如数购买并处理掉;因污染而被迫荒废的土地,按过去三年内最好收成的一年发放补贴。)

Posted in 人文, 所有文章

福岛地震亲历记

朱云飞在旧居前

“好在这些山把辐射物给挡住了,”朱云飞眺望东南,越过福岛盆地里高低的建筑物,指着积雪的远山说。

Posted in 人文, 所有文章, 文字报道

在专修学校寻梦

滋庆学园音乐专门学校的学生在band房练习吉他。

日本的专门学校类似与中国的技术学校,旨在为想提升自己的高中毕业生或者社会人士提供学习机会。

Posted in 所有文章, 文化, 文字报道, 记者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