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瑋:這一年多來的變化

日本石卷灾后的情景(图片提供:单玮)

日本石卷灾后的情景(图片提供:单玮)

“日本311地震後,周圍的國人像逃難一樣的回國了,有很多再也沒有回日本。”單瑋說,在她看來,“逃”一詞用的有些尖銳,可卻恰當好處。單瑋今年28歲,河北人。三年前,她到日本的早稻田大學政治學研究科新聞課程做留學生,明年三月份畢業。她畢業以後想入職IT行業。地震發生前夕,她在離皇居不遠的都心,剛剛出了地鐵口後,走到紅綠燈面前準備過馬路。“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敏感的人,像人類之外的動物一樣。”單瑋說,“在地震搖晃之前,我察覺到不尋常了,感覺周圍氣氛不大一樣。不知道是不是氣壓變化。”就在那幾秒,她當時聽到了面前大樓咯吱咯吱的扭動的聲音,而周圍的人卻正常走路,像沒事發生一樣。後來過了幾秒,地面開始劇烈的晃動,她馬上意識到應該是地震。警報開始響起,路上的汽車迅速停在路邊,裏面的人也開始出來。行人也已經站的不太穩了。“我只好把重心儘量放低,蹲下來,不至於摔倒。”談及爲什麽不和其他國人一起回國時,她表示當時在早稻田的 SMC 打工(SMC:Science Media Center)。“我在 SMC 的職責是,用各種語言向全世界各個國家和地區傳達科學的資訊,但是我做的事情比較雜,主要是做網編的工作,也包括美編要做的圖片處理和板式設計之類的,由於當時缺人,所以網站架構的事情也會去幫把手。”在日本呆了三年,她仿佛練就了在地震發生時的依舊淡定。平時發生地震時,感覺搖晃了她的第一反應不是逃。“譬如躺在床上,地震了,我還是會躺著,比起拿手機這個動作,都不會先去穿衣服,看看手機,然後翻個身繼續睡覺是常事兒。”在日本,五六級地震是家常便飯,也不足以讓她從被窩裡爬出來。

日本大地震兩周年快到了,記者採訪了許多在日本的留學生關於兩周年的變化。得到的大多數回答是,“沒變化,日本人照常工作,照常上班。”而學習新聞專業的單瑋首先留意到了手機在地震後的變化。“在311地震發生時,手機如果是 Softbank的就沒有提醒,但據說 au 和 Docomo 都有發地震警報。(Softbank 相當於國內的聯通),說起來兩年內,地震的預警機制更加完善了。譬如,Yurekuru 這個 app 也是311地震後出現的,成爲了智能手機必備。”

在地震發生前,Yurekuru 會提出警報,通知地震發生的時間、地點、等級、最大震度以及所在地的震度還有幾秒後到,日本的地震警報裏一般會附上一條,“本次地震不會引發海嘯”或者是“本次地震有引發海嘯的可能性。”單瑋提到,“比較大的地震,幾乎所有大電視臺都會一分鐘內切換到應急播報狀態,小地震的話會在電視上顯示字幕的。”

日本311災難中,死於地震的並不多,主要是因為海嘯的緣故才讓死傷人數龐大。群眾最大的變化估計是對海嘯的認識。“以前對地震引發的海嘯的破壞力理解不足,遇難時可能不會逃的很高。如今電視臺的播報員會直接“喊”,請快速到最高點的地方避難,不要抱有僥倖心理。”

緊急包裹是日本群眾家庭裏必須擁有的,在311地震前,沒有引起太大的重視,畢竟幾年前準備好的東西從來沒有用過,時間長了就會放鬆警惕。311之後,幾乎每天每時每刻都有餘震,裏面裝著水和壓縮餅乾的包裹也被放置在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311是一個很慘痛的經歷,不過時間快過了兩年,不知道民眾會不會稍微鬆懈了。”單瑋擔憂道。

單瑋還介紹了,在早稻田大學裏他們專業的老師有第一時間跑到福島核電站拍片子,回來馬上就進了醫院。“我一個朋友,也是中國人,去年一個人跑到岩手縣,海嘯的重災區,一個人租了房子,跟災民一起生活了半年,後來畢業設計就是這個,名為“復興”的寫真集。”

作者:黄志鹏

Posted in 人文, 所有文章, 文字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