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灾难的痛苦,不忘灾难本身

不同于传统的严谨的日本公司风格,Peace Boat办公室更像一个热闹的小型仓库。粉刷成湖蓝色的墙上贴满了各种行程表、活动的人员安排和注意事项;二十几个工作人员在各自的座位上忙绿着不同的项目,夹杂着英文和日文的讨论声充斥了整个办公室。

Peace Boat成立于1983年,是一家位于总部东京的国际性非政府与非营利组织。在1983年有一群日本大学生组织开展第一次活动,启航到曾遭受日本军事侵略的邻国,探访经历过战争的人士,吸收历史教训和传达和平的意愿。经过30年的发展直至现在,Peace Boat一直坚持为和平、人权、平等与可持续发展而出航,同时也着重于灾难救援工作。整个PeaceBoat的人都努力用最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每天的工作。他们因为灾难的发生而聚在一起,也是为了给人们带回幸福而聚在一起。

入门就看到办公室的右边工作区

PeaceBoat 东京分站的办公室。(摄影/陈剑萍)

PB各种项目的告示

办公室的墙上贴满了 PeaceBoat 的各种行程表和工作安排告示。(摄影/陈剑萍)

他们相信旅行本身就能够促进社交和政治改革,同时,也是利用这艘“Peace Boat”每年举行数次航程作为特色,吸引世界各国更多人参与他们的慈善活动。 Peace Boat的外籍员工Karen Hallows说,航海计划为人们提供一个探讨学习的机会,不但利于慈善发展,也有利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

在2011年3月11日发生东北9级大地震之后,Peace Boat成立了灾难救援中心(Peace Boat disaster relief centre),震后一直积极协助受灾居民进行家园重建工作,主要针对311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宫城县和石卷市。Peace Boat的第一批员工山本隆,从1990年加入,现在是这个部门的主管,同时也是东京分站的负责人。

布告栏

石卷和福岛的灾区重建工作一直是 PeaceBoat 灾难救援中心的工作重点。(摄影/陈剑萍)

山本说,虽然地震已经过去快两年了,但是有许多受灾民众还无法恢复正常的生活,因此重建灾区是Peace Boat震后第二年的工作重心,其中一个重要项目就是让石卷的渔业复兴。

石卷市位于宫城县东部,附近的三陆冲海域时实际三大渔场之一,因此渔业成了石卷的支柱产业。但是海啸却将这根支柱冲垮了。

山本痛惜因为东北大地震的影响,大批年轻人选择奔赴东京找工作,不愿回到石卷,甚至因此出现了许多空屋;选择留下的老一辈人群却不足以支撑石卷渔业继续发展。因而他带领Peace Boat展开行动,协助留守渔民修理捕鱼船,制作钓具等,让他们能尽快重新过上捕鱼的正常生活。除此之外,Peace Boat还积极为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在石卷提供工作,希望能提高石卷对他们的吸引力,让他们尽快回乡协助重建。

-PeaceBoatpresident-YAMAMOTO Tasashi

PeaceBoat东京分站与灾难救援中心负责人山本隆先生。(摄影/陈剑萍)

有别于山本, 灾难救援中心的另一位重要成员内藤真纪注重的是反核宣传,这是Peace Boat现阶段的另一项重要工作。虽然早在大地震发生之前,日本政府大力支持发展核能应用计划的时候,Peace Boat已经在做反核运动的宣传。但核能在最初的推广过程中,被包装为清洁而又平价新能源,因而得到不少日本民众的支持。Peace Boat的反核能理念没有被民众重视。

3·11大地震就犹如一个原子弹,让日本民众对核辐射问题的担忧爆炸般涌现,关注反核问题一度成为了日本的主流声音。一个名为"日本舆论调查会"的组织在2011年的时候,曾以面谈的方式在日本全国各地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受访者支持分阶段降低对核电的依赖并最终实现”去核电化"。其中表示"赞成"的占44%,表示"反对"的占36%。大部分民众态度的转变让Peace Boat的反核宣传活动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积极配合和响应。

尽管反核行动还没有得到政府支持,内藤说他们依然会继续向政府提议,但不考虑采取抗议的形式。因为他们不想用斗争的方式来解决矛盾,而是要贯彻和平,用十年磨一剑般的毅力感染政府。

内藤认为日本目前已经拥有一种良好的、适合日本的慈善文化。除了实际参与慈善活动的志愿者之外,大地震之后还一直收到许多来自社会上的捐助,尤其是和商界合作灾区重建项目,举办各种文娱活动和社区活动等,鼓励当地居民积极参与,同时刺激当地经济。这些条件使得Peace Boat disaster relief的计划能够在现实中落实。但尽管如此,日本民间慈善界却缺少来自政府的支持。

_DSC3578

灾难救援中心的另一位重要成员内藤真纪。(摄影/陈剑萍)

在2011年,美国《经济学人》杂志曾经报导过日本政府对日本民间NPO组织态度拖沓,并没有给予有效的政策支持,相反还认为这些非营利组织是爱管闲事的外行人,有可能会浪费民众的捐款。因此,即使日本拥有9万多家慈善组织,但是却只有223家拥有特殊的税收地位,而人口总数和国土面积均比日本小的英国,却拥有16万家得到政府减税支持的慈善组织。

不过3·11地震却为日本的民间慈善组织带来了一个契机。按照日本原来的法律,慈善组织要申请税收待遇优惠资格非常麻烦,每隔几年就要填写上百页的文件进行申请;平日组织的活动还必须得到政府相关部门批准;最重要的是即使获得这个资格,也必须在五年内花掉70%的所得的捐款,这个要求限制了不少民间非营利组织的发展。

但是日本3·11地震后,日本在2011年6月22日修订了税制改革法案,将捐款免税比例从之前的10%上调到50%,而且繁琐又容易妨碍入选资格的测试制度也被废除了。山本认为这样的政策调整可以说是政府向慈善组织伸出橄榄枝的一个兆头。

“在311地震之前,我们就有成型的系统,但是在地震之后,很多东西改变了,我们要得到减免税收更加容易了”,山本说。不过他强调除了政府的支持外,他们还可以从民众、商界和其他当地慈善组织中获得支持。

内藤也觉得Peace Boat最注重的是民众和商界合作伙伴,政府的政策只是方便他们能够走得更远。日本有着自己的慈善文化,多了政府的帮助,慈善组织会发展得更顺利,能实施的计划就更多了。

3月11号将近,内藤说Peace Boat 并没有在震后的每一年311组织纪念活动。他们认为没有必要由第三方来特别提醒,让经历灾难的人再次想起过去的痛苦。而作为救援组织,Peace Boat更注重的是平日如何帮助灾区人们的恢复正常生活,让人们忘记灾难的痛苦,却不忘记灾难本身。

记者:陈剑萍、吴钰洁

 

Posted in 人文, 文化, 文字报道, 经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