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山咲喜:至今仍在避难中

横6

横山咲喜在为了避难而租住的福岛家中。(摄影:车怡岑)

日籍华人横山咲喜,已经在福岛市居住了2年。她居住的旧楼从前是电力公司的员工宿舍楼,现在由日本政府租下,住满了18户饭馆村搬过来的灾民。而在此之前,他们一家被迫从居住了14年的饭馆村迁出——在那时村长宣布,因为核污染,该村村民将“长期避难”。

地震之前,横山一家刚在村里建好新的房子。“我的房子是自己设计的,设计和建造花了一年。从设计建造完只住了9个月,就311了。”横山咲喜取出了宅子的照片,黄墙棕瓦的小洋楼,两层镶嵌着落地玻璃窗。她表示,之前回去饭馆村取东西,见到旧楼心情极其糟糕,虽然毫无碎裂的痕迹,但因为久无人居,很多地方都发霉了。庭院的池子里,本来有一眼活的泉水,核泄露后整个池子都是黄绿色。“凭什么我们要遭这个罪呢?”她问道。

横1

这是横山咲喜在饭馆村的房子,她一直保留着这张照片。(摄影:车怡岑)

目前居住的楼房楼龄已有30多年,也不及200平米的旧居宽敞。虽然不用房租,家电也由日本政府提供,但是对横山来说,这里仍没有家的归属感。“感觉还在避难。”她说。房子隔音并不好,楼上时常有噪音。所以她经常要担心走动,以免给楼下的邻居带来困扰——而在饭馆村的房子里,她根本不必担心这个问题。在客厅一角,彩色胶纸贴了一墙的满分的试卷、奖状,都属于令横山极其骄傲的小儿子。胶纸贴得小心翼翼,因为这房子,毕竟是租的,必须保持原貌。再加上饭馆村村长在电视里宣誓,饭馆村村民到了2014年元旦会归村——“被代表”了的横山咲喜很无奈,她表示,也不清楚明年是在这里继续住,还是要被迫回村。

横7

横山咲喜二儿子的奖状 (摄影:车怡岑)

比起在饭馆村的房子,她并不喜欢这里,但是如果可以,她还是愿意继续住。横山说,即使核污染的警告解除,她也不会冒着把孩子暴露于核污染的危险回村居住。

她现在所居住的大森,是福岛县内放射性物质检出值最低的地方之一。即使如此,身为灾民,她养成了严苛谨慎的习惯——坚决不购买任何福岛产的农作物;尽量呆室内,因为室内放射性物质含量相对比室外低;每一件从饭馆村辛苦拖回来的家具,都经过彻底清洁。横山表示,她最担心的,就是当时震后,两个孩子还在饭馆村住过一段时日,这可能会对孩子们的健康造成潜在影响。

横2

右一和左一是横山咲喜的两个儿子。这是311发生后,两个孩子回到中国避难时拍下来的。(摄影:车怡岑)

对于未来,横山并没有太长远的计划——饭馆村的分公司关闭后,她来到福岛市工作,所以不会离开福岛市;孩子们刚在新学校交到新朋友,让他们离开也不是好主意。她打算在这里蜗居多6年,等到孩子们都已经高中毕业,她便可以再做别的打算。

Posted in 人文, 所有文章, 文字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