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鹰航空产业HR陈净。(朱延生/摄)

【郑州航展】AOPA人才论坛共谈中国航空人才培养

(文/朱延生) “2017中南地区通航航空发展研讨会” ,4月27日在郑州航展啸鹰广场论坛区举办。来自国内外知名航空业内专业人士、航空人才培养高校以及航空人才需求方,共同分析中国航空人才现状、探讨如何培养航空高端与基础人才。

2004年8月17日,中国AOPA全称“中国私用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ircraft Owners and Pilots Association Of China,aopa-China)”成立,是中国民用航空局主管的全国性的行业协会,也是国际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IAOPA)的国家会员。

啸鹰航空产业HR陈净。(朱延生/摄)
啸鹰航空产业HR陈净。(朱延生/摄)

“千里马少有,伯乐也少有”。啸鹰航空产业HR陈净在论坛上直言:“我要找人,我想找人,你们有人才就向我们推荐。”

 充分利用国家政策和时代机会

“2011年,中国劳动力数量达到顶点。人口在增加,劳动力在减少。以人口推动经济发展已经不存在了。”全国人力资源服务中心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陈军认为,中国航空人才正面临“两头小,中间粗”的情况,即“普通人才过多,高端人才和基础人才特别少。应重点弥补‘两头’不足的人才。”

全国人力资源服务中心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陈军。(朱延生/摄)
全国人力资源服务中心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陈军。(朱延生/摄)

 “通过短期培训,调整专业和结构,对于长远发展是有利的。”陈军说道,解决人才困境要充分利用好国家政策和时代机会。

航空的核心人才供需分析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满运起教授。(朱延生/摄)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满运起教授。(朱延生/摄)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满运起教授认为,如同“计划经济走入市场经济时代”,人才培养需要以市场需求做调整。

飞行员、管制员以及机务人员是航空领域三大核心人才。满运起教授分析指出,1994年民航制定了行业标准,国家九五、十五规划据此制定了相关政策措施,而随着1980年民航剥离军用,1987年机场与航空公司分离,以及2002年民航脱离国资委的三次体制改革,原民航标准已经失效,缺少行业标准以及基础数据和供需数据,难以进行人力规划。

满运起认为,现在需要做出基于大数据进行市场分析。

中国民航飞行员数量不仅基本满足当前行业发展需求,而且后备充足,但存在成熟机长短缺问题,而飞机机组数量取决于机长数量。满运起提出,可以通过“市场手段、招募外籍机长、充分利用现有机长,军用航天转化、以及通过资本手段替代劳动等方式加以解决。”

“中国民航大学、中国民航广汉飞行学院、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每年毕业学生1000余人,占全世界管制员年培养的25%。”满运起认为,“管制员培养有与世界民航发达国家并轨趋势,供需基本平衡。”

“成熟的机场过站维修机务人员一般需有勤务、基础执照、机型执照、放行等经历,在人力规划上一般不作为重点。”满运起说道,“从勤务到基础执照一般需3年左右。”

“通航人才技能专业化是根本方向”

 “飞机晚点,飞机故障占30%、管制占30%”,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罗亮生说道,现阶段学校知识教育出现偏差,综合知识不够,“上来就能立即找到故障,这样的人才,100个人里面出不来3~4个”。

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罗亮生。朱延生/摄
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罗亮生。(朱延生/摄)

“通航人才技能专业化是根本方向”,成都西祥航空职业培训学校校长杨长进介绍道,“人才培培养要注意国际化的人才,不能夜郎自大,立足中国文化,融合中西文化;培养动手能力,不能眼高手低。”(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