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传统报业受到互联网和其他新媒体的强烈冲击,从2008年初开始,在世界报业的发祥地美国和欧洲爆发了一场严重的报业危机。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范东升教授最近出版专著《拯救报纸》,以鲜活的案例、详实的资料与数据描述并分析了当今欧美报界在数字化生存与发展过程中的艰辛探索与成败得失,为转型期中国报业的未来发展也提供了可贵的借鉴。该书自今年3月由南方日报出版社正式出版以来,影响显著。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史研究权威学者方汉奇教授在与作者的通信中说,“报纸这种纸媒体正面临着四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变局。我相信她还具有一定的生命力,未必就此告别于历史和她的受众,但无疑的要应对激烈的竞争。你从近距离所作的考察,是准确的,也是有见地的,值得所有传媒人的思考和借鉴。这是这部大作的价值所在。”

国务院新闻办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北京网络媒体协会会长闵大洪说:“拯救报纸的出路在于革新报业;拯救报纸的手段是与新媒体融合;拯救报纸有待于报人与时俱进的探索与努力。这就是《拯救报纸》一书告诉我们的最重要的三点。”《深圳特区报》总编辑陈寅认为:“该书的问世是业界之幸,媒体人不容错过。”《京华时报》总编辑吴海民认为:“对传统报纸来说,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欲求拯救良方,本书值得品读。”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总编辑张力奋、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知名学者胡泳副教授等均在自己的微博或博客上对《拯救报纸》一书做了热情的推介。香港城市大学祝建华教授也对该书出版表示祝贺。

《深圳特区报》2011年5月13日刊发了《晶报》编辑黎勇撰写的书评,题为《谁在使报纸改变,是新媒体还是“参众”?》。该文指出:“基于对美欧报业近几年所爆发危机及其所引发后果的严重关切,范东升教授以振聋发聩的声音发出了‘拯救报纸’的呼号。”《南方都市报》5月22日GB22版刊发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候选人任珏的书评《谁说新闻已死?》,指出:“‘拯救报纸’,拯救的是报不是纸,新闻则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获得新生,这也正是范东升教授指出的‘技术进步是一切社会变革的火车头’的意义所在。”《南方传媒研究》2011年总第29期以《在美国,谁是报业救主?》为题摘选了本书的精彩篇章。此外,《羊城晚报》、《新闻与实践》杂志等报刊也都刊发了对《拯救报纸》一书的评论和推介。

各界读者纷纷对本书内容发表评论,在当当网书评栏中有读者指出,该书是“国内目前最权威最全面分析传统纸质媒体未来出路的专著”,“《拯救报纸》实质是拯救我们的精神世界和我们自由信仰的家园。在介质越来越丰富的当下,强调这种精神的拯救更显重要。介质不是决定产业走向的裁判,精神才是。这本书,不是形而上的精神拯救,它用许多分析、许多案例,告诉我们更多保护我们精神圣地的路径,回归草根、超越平面、数字介质,这当中没有必然的方法论,它给我们的启发,却是超越方法论的。”另一位读者感慨地说,“报纸真的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了吗?作为一个新闻学子,我一直不敢相信,但是看到《拯救报业》书上翔实的数据,我相信了!看来我们真的面临了危机!” 他相信,如果媒体人不能及时地把握这种趋势,就不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媒体人。

该书作者范东升教授在其“微博”上发出专著出版的消息后,很快被转发264次,网友即时评论78条。该书的目录被转发100次,评论30条。胡泳博士对本书出版所做评论,被转发70次,评论24条。 

范东升教授受《中国经营报》特别邀请,前往北京于6月13日就其专著作了题为“中国报业未来十年的挑战”的报告。此外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以及广州学而优书店还邀请范东升教授于6月下旬前往广州,分别举办三场以《拯救报纸》一书相关内容为主题的专场报告会。

                                                                                                                                                                                                                                                               供稿:程金福

分享至:
范东升教授出版专著《拯救报纸》影响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