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学敏老师在艺术学院一楼阶梯教室作了入职汕大后的首场校内讲座

 

“我的摄影基因,让我始终把自己当做相机,我的眼睛就是相机的镜头。”

2011年11月2日晚,受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韩然副院长邀请,我院凌学敏老师在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一楼阶梯教室作了入职汕大后的首场校内讲座,以摄影基因为主题,分享他的摄影之路和心得体会。

据韩然副院长介绍,除了讲座外,凌老师还于11月1日在艺术学院美术馆内展出了上学期执教《基础新闻摄影》课程班上学生的佳作,给新闻与艺术学院的学生提供了一个互相交流、学习和进步的平台。

 

摄影基因:自己是相机,眼睛是镜头

“我的摄影基因,让我始终把自己当做相机,我的眼睛就是相机的镜头。”凌学敏老师说,他从小就对观看光影有天生的喜爱,但一直没有机会学习,直到他移居台湾。他在大学修读的并不是摄影专业,而是完全拉不上关系的医疗科技。直到通过参加大学的社团,他才开始真正学习摄影。他报读了摄影学习班,还积极地投递作品参与各种摄影比赛。

正是这种对摄影的迷恋,让凌老师毅然踏上了日本的求学之路。期间,他依旧给各种摄影比赛投递作品,并获得了各种奖励。他坦言,正是奖励的肯定激励了他克服困难继续学习下去,一步步确信并发扬自己的摄影基因。

 

小事物也可成为大主题:用心看,抓住瞬间

凌老师援引被誉为“现代新闻摄影之父”的布列松提出的“决定性瞬间”观点—“在摄影中,最小的事物也可以成为伟大的主题”。他提醒喜爱摄影的同学们,要用内心感知这个世界,用心观看身边的事物,发现故事,发现美,通过光影的变化,用相机记录下来。随后,他又谈起了他大学时代很尊敬的台湾著名摄影师阮义忠。他说,这么多年来他对阮义忠老师提出的一句话深有感受—“用心的看!摄影就是一门看的艺术、看的哲学”。

他回忆道,有一次他自已坐在窗边看书,窗外突然乌云密布、雷鸣电闪,见此状,他立马随手拿起相机,拍下了天气突变的一瞬间。“我们身边的世界变化永不停息,动人的故事每天都在我们生活里不经意地发生着,拿起相机,每天都有好题材,抓住瞬间,记录下来”他如是地说。

 

等待与选择

“摄影师应该学会等待。”凌老师展示了他在小区花园树叶和马路上拍到的一系列动植物和行人照片,向同学们阐明摄影师应该具备耐心,学会安静却又充满期待的等待,直到按下快门,定格了想要拍摄的事物瞬间,内心才可以欢呼,“在大马路上拍照,等待有什么人经过,或者人,或者狗,或者汽车,需要一个点进入镜头里来,等待吧”。

他提到,每个背着相机走在大街上或旅途中的摄影师时会问自已“拍或不拍”,决定不拍的理由是各种各样的,有时候是恐惧,有时候是出于道德上的犹豫。他认为,摄影师应该做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按下快门,记录下具有意义的一刹那。

 

身体是相机的一部分

整个讲座下来,凌老师自始至终都在强调,身体是相机的一部分。成就一张好照片需要身体力行,无论是探身出窗外、坐到渔船上,还是站在水里去,请将恐高忘掉,晕浪忘掉,因为“摄影者的身体是跟相机一起动作,实实在在”。

                                                                                                                                                                                                                                                                 记者:朱朝贵

                                                                                                                                                                                                                                                                 编辑:招阳

分享至:
我院凌学敏老师校内首开讲座讲述他的“摄影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