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良教授认为在解决改革、发展与稳定的三者关系中,要强调用改革化解发展和稳定的“硬障碍”。(罗嵛月/摄)

5月22号晚,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宗良在汕头大学新图书馆报告厅发表了题为“当前中国政治和文化建设的几对问题”的演讲,并针对这些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讲座一开始,范东升代院长便介绍了黄教授最大的特点是实话实说,而黄教授也坦承这些年自己没有学会官话套话。黄教授随后还调侃了讲座的题目,说题目可以换成“当前中国时政的几个敏感话题”,引起了同学们对讲座内容的浓厚兴趣。

讲座主要围绕三个“三者关系”之间的协调开展,第一个三者关系是改革、稳定与发展;第二个是党权、民权和法的关系;最后一个是中国传统文化、西方文化、马克思主义文化三者的关系。黄教授指出,处理这三种关系能否真正做到位,不错位,是现在中国面临的挑战。

现在中国的改革与发展、稳定之间三者关系处理不好,就会导致两个失衡,即自然生态的失衡和社会政治生态的失衡。对于自然生态的失衡,来自潮州的黄教授举了自己家乡的例子,在一条通向自己祖先墓地的路上堆满了垃圾,臭气熏天,而且那里的土地不是被开发成房基地、墓基地,便是被荒废闲置着,几乎找不到种菜种水稻的田地。他坦言:“每一次回来都感到心里不舒服。”解决环境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提高科技自主创新能力,但中国现今体制存在的问题仍是硬障碍,只有依靠改革才能解决。尽管这样,当代的中国领导人都在强调发展,黄教授担心,改革的重要性会被忽略。由于改革会导致有些人的利益受损而难以进行,但黄教授认为,改革最重要的是把握住一个度,既不会过分损害某些人的利益,又可以达到改革的目的。

“党权、民权和法,这三者应以人民民主为基础。”黄教授在谈到两个民主──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时如是说。正如胡锦涛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指出,中国干部目前面临“四大危险”——精神懈怠、能力不足、消极腐败、脱离群众,其中,消极腐败是最危险的。具体表现为三公消费”(政府部门人员在因公出国出境经费、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招待费产生的消费)过高。现在中国政府每年的行政开支占了总的财政开支的20%~30%,这也导致了我国政府成为世界上最贵的政府之一。黄教授呼吁道,只要省下来三分之一,便可足够中国农村一亿位60岁以上老人两年的养老,而造成这一腐败问题的主要原因就是 “三公不公开”,公众无从得知政府的具体开支。这几年中国官员违纪违法现象严重,且群体性社会事件频发,其重要原因就是两个民主没有得到切实的保障。黄教授说:“只有切实保障这两个民主,才能让面临这四个危险的党转危为安。”

针对文化的问题,黄教授提出现在中国文化背负的三个重要任务。第一,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成为中国软实力;第二,不断形成我国的文化认同感;第三,解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出现的道德滑落问题。黄教授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以中国优秀文化为根基,弘扬“诚信”、“仁义”等中国伦理道德观念。同时,黄教授认为我们中国人应该有信心将优秀的传统文化推向世界,因为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且具有浓厚兴趣。以孔子学院为例,2004年前,孔子学院尚未出现,而现在,全世界的孔子学院已接近400所。但是,黄教授也强调,中国的文化传播不同于美国苏联的文化殖民。“美国一直在强调民主观念,但对于不接受自己文化的国家,却动用飞机大炮,而中国强调的是和平发展,不需要用武力去逼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文化,这一点,中国是很有自信的。”黄教授坚定地说。

记者 张蕾

编辑 叶文婷

分享至:
黄宗良:我没有学会官话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