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明德先生是一个谦虚的人,中国文化大学跟稻江科技暨管理学院都是他一砖一瓦建成的,这都是他心血的结晶……”在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杨艾俐老师为大家介绍叶明德时,他静静的听着,脸上带着那暖暖的微笑。没有架子,不会让人感到压迫感,他就像一位邻家的老先生。

 

美国匹茲堡大学政治学系博士,曾任中国文化大学中山所所长、稻江科技暨管理学院教授、校长;暨南国际大学教授、院长、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所长……带着这一系列的头衔,叶明德院长2012年12月14日应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邀请,到汕大开展讲座,为汕大师生讲解自己对于新数位传播时代的见解。

 

讲座开始,叶明德院长就直截了当的提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传统媒体‘统治’的时代了!”在对传统媒体跟数位传播媒体作对比的同时,叶明德院长也不时补充上自己的见闻与理解,在讲到传统媒体与数位传播在信息流通上的区别的时候,他表示,在数位传播时代,一人一把声,各唱各的调,可以存在着不一样的意见。相比在传统媒体自上而下的信息传播时代,这是不可想象的。

 

对于数位传播时代,叶明德院长是这样下定义的:这是自由主义底下的产物:讲求分享。但是在这个看似自由的时代,却有着一个不容忽视的硬伤:缺乏过滤机制。这样会导致一种严重的后果,那就是“数位传播的后遗症”。

 

“时代在变化,新闻伦理也在发生变化:传统媒体时代信息的传播强调正确、客观,讲究品质;现在的数位媒体时代,信息真假参半,而且主观性强。”数位传播很容易变成无政府状态的公民传播,在部落格张贴那么多文章,但是这对公共政策有没有帮助呢?人们应该怎么做?叶明德给出了答案:“在这个数位传播时代,我们应该坚持新闻专业伦理:文字口语用词正确,客观发声,追求多角度,公平呈现,振聋启聩,导正视听,提升社会文明。”

 

数位传播带来的信息泛滥也不容乐观,“人们在数位传播时代根本没时间去阅读,资讯太多了。”叶明德院长说道,数位媒体会使“资讯富人”与“资讯穷人”的不平等会越来越扩大,而且过多的资讯能瞬间淹没人们,“让人有一种毫无招架之力的无力感!”

 

数位传播时代,人人一台手机,人人都是记者。“要坚守!” 叶明德提供给新闻工作者的建议,以面对数位时代传播的万变,“生活有意义,人生有价值;你要制造娱乐,要有人情味、乐而不淫,不流于琐碎;你要辨别真伪,增加知识,加强人文或社会科学素养。”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要跟一般的公民新闻不一样!你写的东西,意义在哪,特殊在哪?”

 

记者何国劲

摄影余嘉慧

叶明德校长讲得声情并茂(余嘉慧摄)
范东升代院长代表新闻学院赠送纪念礼物给叶明德校长(余嘉慧摄)
分享至:
新时代、新媒体与新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