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时期的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在这个“百家争鸣”时代涌现了许许多多的著名思想家,他们的思想流传至今并且对后世影响深远。427日,中国文学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兼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戴伟华教授在汕头大学开展讲座,为师生介绍先秦知识分子对世界的认识体系。

在戴伟华教授看来,先秦知识分子在“百家争鸣”时期,就已经构建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知识体系,而这个体系又包含着自然和社会两方面。这些思想家和知识分子,对世界的认识已经涉及到世界各个方面,而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儒墨道法这四家。

“因为他们的思想一直影响我们到现在,我们的思想,基本上延续了儒墨道法这四家。像论语,孟子,墨子、老子、庄子、荀子、韩非子的著作。” 也是华南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的戴伟华教授认为,先秦知识分子对后世的影响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比如说道家跟道教,人们经常会把两者混在一起,但其实它们是“父子”关系,道教是后期才出现的。道家是一个学术流派,道教是一个宗教,但是两者结合十分紧密,都承认一个共同的祖先:老子。这种思想,在唐代更是构成统治思想的一个部分。

“为什么唐代这么推崇道教?因为唐代皇帝姓李,老子也是姓李,还有一个最大的诗人叫李白,也认为他姓李,他们都是一个同宗关系,所以这也是李白很骄傲的一件事情,他觉得自己跟皇族有一种宗亲关系。”戴教授说。

 对世界的神秘认识

戴教授认为,我们在思考问题时,通常是由现象进入本质,现象是最重要的,本质是人们发现的最重要的规律,所以现象是容易感知的,本质是思想性的,必然带有神秘性。

“我们发现,在先秦知识分子那里有很多神秘的东西。同样讲世界的变化,同样讲由甲事物变成乙事物,彼此之间是不同的东西,但是彼此之间是有联系的。我觉得,神秘是对本质的一种表述。”戴教授说道。“当然这种表述,是富有思想性的,也有思考的一个深度。”

《蜀道难》中的蜀国国君名字 “鱼凫”,这个名字庄子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在《逍遥游》里的鲲与鹏的转变。鱼凫中的“凫”是指野鸭,可游动,可飞翔。古人赋予国君这个名称时,意含本质上的变化。鲲,实际上是一种鱼籽,也就是胚胎。一个处于生命萌芽状态的胚胎变化成一个很大的鸟,在古人看来,这是十分神奇的力量。因此鲲鹏的转变隐含的是人们对自然的解释,人们认为变化的功力很大。

为什么具有变化的能力?鲲鹏转变暗含三个层次:水、鱼、野鸭。地下的水,水下的鱼,水上的野鸭,野鸭是可以在天上飞的。古人认为,如果一个人具备如此功能,是了不起的事情。“鱼凫”这个名字,说明当时蜀国的君王具有神奇的力量,可把天地水联系在一起。而且我们也可以从鲲鹏的变化中理解到,在古时人们想摆脱自然的约束,所以才会有了这么一个神话了的名字,寄托的是他们的愿望。

 对世界的探索

先秦诸子采用了“近身取诸”来认识世界。近身取诸,指的是用自身去解释世界。古人对世界极其好奇,但是由于时代的局限性,他们并未研究这个世界的变化,所以就有了“龙”这种能变化成一切事物的图腾。

戴教授在古代龙型玉器上发现了古人对“龙”这一事物的认识。先秦诸子的龙型玉器都是呈圆形,形态与哺乳动物的胚胎十分相像。哺乳动物的胚胎发育时段都会先后出现鱼、两栖动物、爬行动物、哺乳动物的特征,联系到龙的千变万化,戴伟华教授认为,龙之所以在古人看来是万变之物,是因为它的原型就是胚胎。人们把生命的构成赋予了一个符号,它就是龙。龙,就是是人想象的产物,代表着生命的力量。

古人除了认识世界之外,还会尝试着窥视未来。根据《周易》,天是阳,地是阴。戴伟华教授用“吉卦”泰卦来说明:“在卦象里面,上面是阴卦,下面是阳卦。阳要向上跑,阴要向下沉。这就发生一种交感的现象,所以交则通,通则吉。”

在讲座的最后,戴教授认为,科学知识到了今天,掌握一门学科已经很难了,要想在综合视野中去研究文化更是难上加难。“但是我有信心,只要我们能够关注一点,满怀兴趣的做下去,也许就能够有所发现。”他说。

戴伟华教授在讲授先秦诸子探索世界的方法 (黄海洋/摄)

记者:何国劲、黄海洋

编辑:陈春凤

 

分享至:
戴伟华:浅谈先秦文化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