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东到浙江,鄙人乃北漂人,曾有孤身仗剑闯天下之新闻剑客梦。闻苏杭鱼米之乡、商贸发达,文人墨客久留,乃宜居之地,遂决意定居甬城,追逐梦想与幸福。时光飞逝已四年,方觉离校数日,学院与自己变化颇大。针砭时弊之棱角已被生活压力所磨平,奈何当年书生意气。期间作品平平,仅谋生执笔,常报道时政、经济、卫生、交通。深刻之事不多,赴成都、广元、丹东、内蒙多地报道事实,亦不乏跑遍甬城街头求故事,锻炼意志,提高技能,积累经验。然迫于种种原因,遂转战企业文化领域,得宣传企划之职,希望能解决温饱。大丈夫能屈能伸,国际视野,平民视角,佛家思想,存善去恶,无为天下。多做公益之事,做意愿之事,问心无愧。

           ——摘自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05级校友陈锦源自述

从过去三年的记者生涯到今天从事宣传企划工作

陈锦源虚心接受生命面对的挑战。

(陈锦源/提供)

他谦虚,他真诚地跟记者说故事,他口边总挂着对不起和谢谢。陈锦源就是这样一个人,如他自述般,谦卑、礼貌、也平凡。2009年从汕头大学新闻学院广播电视新闻专业毕业,陈锦源现在已经是个两岁孩子的父亲。曾经拥有孤身仗剑闯天下之新闻剑客梦的血气少年已然成了处事沉稳的一家之主,生活予他的他都虚心接受着,只是无论生活怎样变迁,住在心中的那位侠客从未离开。

爷爷、郭靖、李嘉诚与马英九

陈锦源小时候是跟着爷爷长大的。爷爷出生在香港,14岁搬到广东新会生活,做过村长,当过木工、土医生。陈锦源九岁的时候便和小他三岁的弟弟跟着爷爷上山采草药,也跟着爷爷做木工。在他眼里,爷爷很正直,是个老实人,做村长的时候专心地为村民做事,不会贪图利益,当医生的时候遇到家里经济贫困的人也不会收诊费。他从小就被爷爷教导要诚实,要好好学习,尤其不能偷东西。爷爷对他的教导从来不是逼迫式的,与父亲的棍棒式教育相比,他更感激爷爷的教育方式。

小学三年级,陈锦源遭遇了一场车祸,左脚受了些伤,在医院和家里疗养了近三个月。回到学校之后的考试,他反而考得很好。这让陈锦源的爷爷开始有意识地培养他读书,作为农村的孩子,读书有时候是唯一的出路。爷爷喜欢听书,总把听到的书讲给他听,陈锦源也喜欢听书,特别喜欢听金庸的武侠小说,高中的时候还会悄悄记下小说里有韵味的辞藻。他对金庸小说里的人物郭靖情有独钟,在他眼里,郭靖不如杨康聪明,人品却比杨康要好得多。他总是认为人品是最重要的,人应该老实、正直,爷爷告诉他这些,武侠小说也告诉他这些。

陈锦源有两个偶像,李嘉诚和马英九。李嘉诚先生14岁弃学到茶楼打工,早上五点便起床开工,寻找自己的方式改变生活,尤其成功之后仍不忘本的做善事;马英九先生吃完盒饭再赴宴,无论在政坛做事还是平时为人都很有自己原则……陈锦源很关注这些小细节,他从未设想过把自己与偶像放在同一平台上谈论,只是偶像一直给他做事动力与做人原则,这对他至为宝贵。

陈锦源对记者说:“我只是一个公司里的一个小小职员,虽然我不是郭靖,也不能像马英九,李嘉诚先生那么成功,但是我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做人最基本的东西。”做人,在陈锦源眼里比做事更重要。

 女企业家、老师与宁波市委书记

受到爷爷教育影响,陈锦源的大学生活很自立。最拼命的时候,曾经一星期家教四次,他的地理知识不错,除了教地理之外也教过其他学科。通过学院团委的联系,他曾受到一位汕头女企业家2万元人民币的资助。在当时,2万元于他而言已然是一笔很大数目,家境贫困的陈锦源很感激能得到这样的资助,于是更加倍努力兼职与学习。工作之后,他很快还清了这两万元,现在偶尔还会和这位企业家寒暄一下近况,心里仍然充满了深深的感激。

在校的陈锦源曾做过新闻学院资料室教师助理,电视新闻、广告学教师助理,新闻学院实践基地“传媒在线”新闻频道总监、频道记者,新闻学院学生会执委及网络部部长,也当过班长和学习委员。他曾经常无偿地当老师助理,“只当作是学习的另一种方式”。记者采访到新闻资料室的戴群老师,陈锦源曾经帮忙她做了一年助理。时隔几年,老师依然对陈锦源记忆犹新。她笑着回忆起以前的陈锦源,“他真的很老实,也很会做事。”

陈锦源不喜欢理论课,成绩也不怎么好,现在已经把GPA这个玩意儿忘到九霄云外了。但是他喜欢实践,喜欢动脑筋,在这个社会发展极速的网络时代,陈锦源深刻明白坚持学习的重要性,“只有不断学习才不致生疏”。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有着新闻剑客梦的陈锦源毕业之后选择离开广东,留在了他大四实习的宁波日报报业集团中国宁波网新闻中心,做记者和编辑。工作最开始的日子里,他天天拼命写稿,最疯狂的时候曾把牙刷、脸盆统统搬到办公室里开始加班、通宵,为了学东西,为了稿费,也为了自己的那份喜爱与执着。

陈锦源在宁波日报报业集团中国宁波网新闻中心做记者 (陈锦源/提供)

陈锦源的心里很有全媒体的意识,工作之后,他发现自己并不比名校毕业的人差,自信心也在一次次的磨练与比较中渐渐增加。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他采访履新的宁波市市委书记,市委书记在当日发表了重要讲话,宁波电视台和中国宁波网在当时都要进行报道,可是电视台方面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把那段重要的讲话记录下来,于是电视台采用了当时同样也在场的陈锦源的录像,这件小事让他得到了报社领导的赞许。

说起这些所谓“辉煌事迹”,陈锦源倒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出色。“学院的老师一直教导我的是,要练好基本功,不要偷懒。”摄像时必需戴耳塞的习惯他一直保留至今,广电专业的郭泽生老师一直教他要注意细节,这样才能够把失误率降到最低。所有这些都对他的工作大有裨益。曾经陈锦源也想过,“如果报社呆不下去,我会去电视台工作”,因为新闻学院那四年教他的东西,让他可以胜任各种任务,视像采编、编写网络代码、采编文字稿,他都可以随手拈来。“不是所有新闻学院的学生都能做到这些的”,陈锦源满怀感慨的说道。

  陈锦源与老婆儿子合影  (陈锦源/提供)

老婆,儿子与自己

因为薪资不理想,陈锦源离开已经工作三年的报社,在一家主营汽车电子和汽车功能件的上市公司里做起了宣传企划,现在正忙活着上海车展。虽说换了个称谓,其实也还是做本行,“只要能保障生活,你就是要做自己的事业”,陈锦源坚定地说。回想起来,毕业之后工作的第二年他便完成了别人也许十几年才能完成的过程,恋爱、结婚、生子,现在儿子也两岁了。陈锦源逐渐理解了父亲当年的棍棒教育,尽管仍不认同他的教育方式,但陈锦源明白父亲总是为子女好的。他不再那么拼命的过日夜颠倒的生活,此时的他背后有老婆,有孩子,他需要负担一个家庭,并且面对一种全新的生活。

陈锦源觉得自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总需要有人管着。压力大了,便去江边散散步,或者呆在阳台看书;闲时也会去商场找找灵感。生活教了他很多东西,他都虚心接受。尽管如此,陈锦源还是有着自己的执着与坚持,只是他相信条条大路通罗马,自己不过是换了一条路走。未来的生活未知,他仍在努力。

                                                             记者:张典

分享至:
陈锦源:我不是英雄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