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个在校顶着多少光环荣耀,毕业后却选择到一个不知名小报社工作;一个在校默默无闻,毕业后却被招纳到南方报业王国——南都。时光荏苒,十年回首,在平面媒体工作着的他们虽没有出镜的光辉,却有着署名的荣耀。

他们就是02级的曹飞跃和03级的梁清,两位校友作为平面媒体组的代表,519日上午在汕头大学新闻学院院庆校友系列分享会上,分享了十年来在平媒打滚的经验。

现职《壹读iRead》杂志文娱总监的曹飞跃以蓝白条衫、灯笼裤、人字拖的居家休闲装束出现在分享会现场,自称文艺青年的他也不失幽默,他笑言:“本来今天想穿得正式一点的,但前天的衣服都没干”。另一位参加分享会的校友《南方都市报》视觉中心首席记者梁清,则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在学生一片“好年轻啊”的惊叹声中跟学生交流。

曹飞跃劝勉学生以谦虚受教的心态去对待工作(黄秋萍/摄)

以学习的心态对待工作   

许多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表示对未来工作的选择感到迷茫,但是曹飞跃笑道:“没有迷茫的教育,怎么造就青春呢?”他回忆,当初他选择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没有任何名气的报社担任记者,每月工资仅够养活自己和付房租水电,虽然工资微薄,但却换取了更多的自由。所以曹飞跃建议学生,根据自身需要去选择自己想要的工作,如果因为生活需要,而不得不选择了自己不是很感兴趣的工作,那经过一段磨合期后,也会慢慢适应这份工作。如果决意要做自己想做的事,那就给自己设立一个储备基金,为自己将来想做的事情做准备。

谈到工作,在场的学生向校友咨询了一些面试实习时需要的注意事项。曹飞跃分享了一些投简历需要注意的细节,包括简历文件的命名、对面试官的称呼以及邮箱的类型,并表示尽量避免使用QQ邮箱,因为其有时会带有一些火星文,这不利于面试者自身形象的树立。

梁清分享了在平面媒体工作的成长经验。(黄秋萍/摄)

梁清补充道,成功面试成为实习生后,所在媒体的老总并不会对前去实习的学生抱有多大期待,所以实习时最需要的其实是种不计较私人情感的敬业态度,以学习的心态去对待工作。

说到以学习的心态对待工作,曹飞跃的感悟最深,他认为在大学期间最有收获就是Peter M. Herford教授曾经说的一句话:“做这行,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人给你薪水来学习。”正是受到这句话的影响,曹飞跃一直都将自己的工作当作是学习,并且在现场劝勉学生将来就业后也要以一种谦虚学习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工作。

 读书没有限定

现场不仅有学生提问两位校友,新闻学院的白净副教授也向校友们提出了关于读书的问题:由于现在新闻学院注重实践性,学生都忙于出去采访,没有时间去看书,该如何去督促学生多读书成了学院老师们的老大难。针对这一问题,曹表示,“懒惰是一个人的本性”,即便你有足够充裕的时间,你也不一定会愿意读一两个小时的书。曹飞跃建议,让学生写一些他们想写的东西,通过学生写出来的东西来分析学生的性格或者读书情况,并加以一对一指导。

曹飞跃劝勉学生说,多看书是大学生在校必须要做的事情之一。有时候课堂上,一些老师会推荐相关的文本阅读,但他认为,对于读书,不需要限定学生的读书类型。学生可以凭借他们的兴趣去选择自己想要阅读的文本,而不要仅因为课业需要而去阅读。

照片如亲生孩子

相比曹飞跃的活跃,性格低调的梁清大部份时间是安静地坐着,听着大家的发言。但当谈到他最喜欢的摄影,他的话便开始多了起来。有学生询问梁清作为摄影记者应如何把握图片与文字记者的稿件维持在同一个新闻点。梁清用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比喻来回答:“我的照片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感觉别人写的东西好像都配不上它。”所以,他一般都会选择自己去写与图片对应的文字稿。

梁清曾说过“哪怕是拍臭鸡蛋,也要拍得唯美一点”,对于摄影,他表示他已经执着到了“疯狂”的程度,曾经为了拍到一张自己想要的照片,在拍摄地点蹲到他都没办法站起来。即便那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但他愿意为了这张照片花费漫长的时间去等待。

当被问及从事摄影多年,有何心得时,梁清坚定地说:“能告诉你们的就是要坚持、专注。至于其他体验,需要你们自己去经历,才会明白。”

分享会结束时,曹飞跃总结了从事新闻采访或者摄影最重要的能力之一:与人沟通。“其实中国人总是害怕与人沟通”,曹飞跃说。同时,他也透露了自己的一个弱点,虽然他给人的感觉很外向很开朗,但事实上他是怕人的。但在不断与人沟通中,他怕人这一特点开始慢慢变得模糊。他鼓励学生们敢于尝试,学会与人沟通。

 

记者:廖梦娇

编辑:黄秋萍

 

分享至:
没有迷茫的教育,怎么造就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