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知道容祖儿开个唱,必会通知院长冯应谦教授,相约一起去听演唱会,学生还会买下680港币的门票,近距离目睹偶像的风采。“他们的门票比我买的380港币还要贵,他们的父母认为花那么多钱去看容祖儿的演唱会不值得,但如果用这笔钱去听一场高级古典音乐会,父母可能还可以接受。” 冯教授说。

专研流行文化的冯应谦教授表示,从这里反映出,一般人认为香港歌手容祖儿代表着一种通俗或流行文化,它相对于高级文化是比较低等的,也是跟高级文化相反的文化。不过其实现今的所谓高级文化跟流行文化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525日,冯应谦教授应邀到汕头大学作题为“流行文化与社会”的演讲时,以著名小提琴演奏家陈美(Vanessa Mae)为例说,陈美原本是一位高雅的古典音乐家,为了让专辑大卖和受人欢迎,她逐步改变形象,先是站到水里湿身弹小提琴,后来还一边弹小提琴一边跳舞。最后她的演唱会变成跟容祖儿的一样,人潮摩肩接踵。“这说明了我们的高等文化跟所谓的低等流行文化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为什么你觉得它是流行文化,因为她唱歌;为什么你觉得它是高等文化,因为她弹奏小提琴或钢琴。”

 流行文化的定义与偏见

冯教授分析,这些都是唱片公司对流行音乐歌手或古典音乐歌手的刻意打造,以求歌手更受欢迎,专辑热卖。由于陈美(Vanessa Mae的专辑推出时销量不好,后来她转换形象,被打造成了一个非常流行的高级文化歌手,于是她就非常受欢迎。目前的趋势是,高等文化多以流行文化的包装形式出现,借此提高知名度,刺激专辑销量,因此这说明了流行文化跟高级文化不是对立的,两者都是商业文化打造出来的。

除研究流行文化的文本外,冯院长经常去听个唱,还跟歌迷们做访问,了解他们如何解读偶像的行为。 (摄影/梁楚贤)

流行文化是“跟所谓高级文化相反的文化”,这是文化理论家约翰·斯道雷John Storey)用来解释流行文化的八个定义之一。冯教授说,一般上研究流行文化的学者都会反对这八个定义,因为每个定义都有它本身的问题,都有一种偏见,定义本身也有不合逻辑的一面。其他七个定义包括:所有不知名的社会现象和其意义、边缘性的现象、它是主流文化现象的“他者”、民俗或风俗文化、大众文化和一般娱乐消遣。

冯应谦指出,人们对流行文化的另一个误解是,以为流行文化是多数人喜欢的文化,并以观众数量作为准则,观众只是低下层的人。其实在欧美的大城市,每年圣诞节举行的大型户外演唱会,有很多表演者都是古典音乐家,古典音乐不再是中高层阶级的享受,它也可以是大众的娱乐方式。

 二元对立有何不可? 

除了对流行文化的定义做批判性的认识,冯应谦也表示要批判地解构流行文化。二元对立是制作人经常用来产制流行文化的方式,也就是在讲述一个故事时把许多事物二元对立起来,使故事达到一个矛盾的状态,最后提出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来结束故事,使阅听人很容易接受和理解。

他在现场播放了香港电影《表姐你好嘢》里的一些片段,片子里导演运用了二元对立的呈现手法。比如意识形态代表香港的演员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而代表非香港的则用暴力摆平纷争,“其实两者本来没有那么对立的,而是电影运用了吸引人和娱乐性的效果,把这种二元对立更加明显地呈现出来,呈现到一个矛盾的状态后,就通过1997年回归以后大家能共同合作来解决这个矛盾。”

他认为,二元对立是一个简单的分析工具,它可呈现出社会的问题。例如《表姐你好嘢》中体现阶级问题,电影中的平民问能否坐下来与三个穿制服的演员一起进餐,表现了地下阶层跟社会上的权势者力的矛盾。虽然二元对立的方法可以很容易让人理解到社会的矛盾结构,但是这方法却把许多事物过于简单化地分为两个对立面,其实社会上的矛盾可能没有那么强烈和夸张的。

他说,流行文化的二元对立也回避了一些问题,比如在电影片段中,代表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演员在对话时,饰演香港警察的梁家辉想要插话,却被双方叫停,并被质问他的代表性。这说明在更大的意识形态冲突中,香港警察是没有话语权的,而最后画面出现的中国国旗和英国国旗,也表明了香港的民众和警察无法决定他们自己的身份,而是交由中英两国来谈判断定,虽然这个问题没有在影片里清楚说明,但它却能引发观众思考。

最后,冯应谦希望新闻学院的学生能从研究流行文化中学习批判思维。“流行文化不是我们看到的表面上要我们感受的东西,而是要我们从中理解社会,要批判性地理解它回避了什么问题,我们能不能从里面理解一些社会深层的结构和了解社会矛盾。”

                                                    记者:梁楚贤、汪钰

                                                                        编辑:周丽莎

分享至:
冯应谦:680元听容祖儿演唱会,值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