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的宿志刚教授透过屏幕上的投影,展示了一张张让人毛骨悚然的新闻照片:年轻人在高楼一跃而下、凶杀案现场的大片血迹、车祸中惨不忍赌的场面、地震中的遇难者尸体,“这些镜头很直接也很真实,当我们真的看到这些真实,心理会承受不了,这就是搞摄影人的纠结。”

527日,宿志刚教授受邀到汕大做“摄影的观看方式”的演讲,并向师生讲述了摄影记者的真实的生活,以及拍出具有生命力的摄影作品的秘诀。

怎样拍出动人作品?

宿志刚表示,即使摄影记者每天都要拍下无法让人承受的镜头,但是这是一个崇高的职业。他认为,记者最基本的工作是勇于真实面对和记录事实,而要记录的前提就是必须从人的心理层面认识摄影。他解释相机是客观纪录影像的工具,而摄影作品就是人类思维过程影响的结果。

那么摄影者怎样才能拍出好的作品呢?“人看到了世界,产生了看的欲望,想把看到兴奋的东西记录下来并且传达出去”。宿志刚阐述相机的发明是生理视觉的表达需求,而人类心理视觉的想象是通过心理视觉看到之后引发的联想。

随着人的生活的变化、阅历的积累、知识结构的完善、技能的提高,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会逐渐成熟,人会不自觉地在影像中融入个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于是影像就上升为心理视觉的表达。

微电影、记录片和纪实故事摄影都是在再现人的价值体系的心理视觉,所以要拍出好的作品就要处理好生理视觉和心理视觉的关系以及注意融入心理视觉。

宿志刚强调,好作品需要好技术和知识的积累。好的影像作品除了要融入个人的价值体系之外,还得让技术成为自己潜意识的一部分。就好比要写出优美的诗歌和小说都得先学会汉字和好的文法。对摄影记者来说,就是要建构自己的基本知识体系,包括摄影技术、摄像技术、新闻学和传播学等。

 

宿志刚教授利用手上的水瓶为例,表示创作要从不同的角度出发 钟嘉欣摄

摄影分为五个层次

在演讲现场,宿志刚用“蹲在不同的角度拍摄”的例子介绍一种表达拍摄者感情的技巧。他说,拍摄者如果想表达暧昧的情绪,就拉近和拍摄对象的距离;如果想表达平等关系,镜头就要平视拍摄对象。很多外国媒体来中国拍摄,总喜欢从高处拍,似乎以高姿态地显示“帝国”的优越性。这说明摄影作品是人类思维过程影响的结果,而人们对摄影作品观看的方式与个人视觉立场和文化有关。人们拍摄的不是社会,而是自己。“摄影是人用自己的生命去感受宇宙空间的过程”,宿志刚说道。

宿志刚认为摄影可以分为五个层次。第一层是“我看见了,拍到了”,这是属于跟自己对话的层面。第二层是“我注意到了,认识到了”,这是属于跟社会对话的层面。第三层是“我看到了,我懂了”,这是属于跟国家对话的层面。第四层是“不只是看懂了,同我的哲学想法、观点有关系”,这是属于跟宇宙对话的层面。第五层是“把我的理想放在心里是很重要的,用话说不清楚的,只有灵魂中的神明能表达出来”,这是属于与上帝对话的层面。五个不同的层次,展现出摄影者对社会不同层次的理解。

宿志刚教授以蹲下的方式讲解摄影角度的问题 钟嘉欣摄

怎样培养好的记者?

宿教授对学生创作的培养方式很独特,让学生深入社会,去与社会接触,让他们从社会中汲取创作的养分。“发生在城市里的故事,本身就是都市文化的一部分,为城市的变化作纪录”,宿志刚如是说。

“跟我学习你不出名,那我多没有成绩感” 宿教授毫不讳言道。荣获第六届“中国高等摄影教育突出贡献奖”的宿志刚执教近三十载,有着自己独特的教学方法。“整个中国的教育体系屏蔽了学生认识世界的能力”他表示,学新闻的学生比其他专业有得天独厚的的资源,能在第一时间走进社会,用第一视觉看社会,最先用身心感受社会的问题。

在宿志刚培养下的学生,都要经历一段艰难的“放生期”。宿志刚鼓励摄影系的学生走出校门,在社会上独立生活两个月,去体验社会不同阶层的真实生活。他说,电影学院导演系学生一进入大学就学习好莱坞、法国新浪潮、导演大师的制作电影模式,创作出来的电影缺乏生命力,因为学生缺乏认识和感受真实生活的能力,学的东西是虚拟而遥远的。因此中国有半数的新生代导演都出自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而非电影系。因为摄影系的学生离人民的生活最近,更能读懂生活的酸甜苦辣。

宿志刚侧重培养学生的使命感,努力挖掘他们的闪光点,因此他的学生总能够在突发新闻面前冲在最前线。“每当地震发生了,汶川、玉树、雅安,我的手机几乎是在一个小时之后就有人给我发短信说已经在路上,两个小时就会十到二十个人发短信告诉我马上要坐飞机赶往现场,十个小时之后几乎都到达现场,图片和感受就开始发回来。”每次都是在这种感动中度过。

他说,自古英雄出少年,年轻记者始终是热血的,只要给他一个平台,总能发光发热。目前,宿志刚有许多学生是《南方都市报》、《京华时报》等主流媒体记者群中的佼佼者。

他表示,新闻记者在和平时代是最危险的工作之一,特别是摄影记者就像是一个战士,总是冲在最前面。而宿志刚在这一年也带领了一些优秀的学生参与澳门城市的宣传片制作,让学生充分展现才能,从实践中获得宝贵的经验。

“一个人的大学四年是值得一生的回忆,也是一生世界观的奠基。大学四年很重要,以后你的人生开什么花,开什么果都在大学里,因为这个专业的教育已经给你的人生奠定了一个看世界的基础。” 宿志刚认为,新闻系学生以后是否从事新闻行业,大学只要用对方法努力学习,所学的就能支撑未来的生活。

讲座结束后,学生与宿志刚教授合影。(钟嘉欣摄)    

                                                                                          记者:黄海洋

                                                                                                                                                                                                                               摄影:钟嘉欣

                                                                                                                                                                                                                                编辑:梁楚贤

 

分享至:
摄影的观看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