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会别人不会,那么没有人会记住我的名字。如果我会别人也会,那么每个人都会记住我的名字。”在谈及发明之初摄影技术为何在大众间得到广泛普及的时候,陈申引用了摄影术发明者达盖尔的一句话,这也是陈申非常推崇的一种思维方式。

2013年11月15日晚,陈申在ACC第三会议室为摄影爱好者们献上了一场讲座。在讲座当中,陈申讲述了机械摄影的来龙去脉。

陈申为学生介绍不同阶段的摄影法-吴颖然摄

从人工影像时代到机械影像时代

“为什么我选择介绍摄影史?因为学习摄影的人一定要掌握传统摄影的知识。”陈申说到。从原始的人工画像,到后来的机械影像,再到当今的数字影像,摄影由复杂、昂贵逐渐变得实惠、便捷,并能如实地记录事实。

陈申介绍到,1839年8月19日,法国人达盖尔发明了摄影术,摄影从人工影像时代跨进了机械影像时代,自发明至今,摄影技术已走过了174年。随着摄影技术的简化,摄影者也由最初需要掌握许多技术的匠人逐渐向普通百姓转移。

机械影像时代的摄影术经历了多次的转变,在多种技术中,干版法技术尤为成功。1888年,柯达公司喊出“You press the button,we do the rest.”的口号,推出了历史上第一台小型照相机,并将涂布胶片、冲洗照片等摄影的前后步骤都划入自己的经营范围,用户只需按下快门。此举使照相机在民间普遍流行,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

陈申正在进行演讲-吴颖然摄

摄影与新闻

摄影因其可以如实记录下多数场景,所以在新闻界广为应用,新闻人和摄影家之间的故事也流传下来许多。陈申讲述了新闻人范长江和摄影师方大曾的故事。方大曾 在“九·一八”事变后,以相机和文字为武器,为抗日救亡而奔走,留下了很多反映抗日题材的摄影作品。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方大曾经由范长江的介绍进入上海大公报,成为一名战地特派员,写出了很多优秀的稿件。工作期间,他与范长江有过许多书信来往,常相互鼓励。方大曾最后一篇见诸报端的文章是1937年9月30日发表在《大公报》上的《平汉北段的变化》,此后就音信全无。

在范长江的回忆文章《忆小方》中也有关于方大曾失踪的记载:“……随着平汉战局的恶化,保定失守。我们就不知道他的消息,汇款时也不知给哪汇去。问他的亲戚,回信说小方到保定时,正值保定失守。他被迫退到保定东南的蠡县。在蠡县曾发出一信。以后就没有了下文……”。

广东—–中国机械摄影的启蒙地

1844年,摄影术由澳门传入中国,广东于是成为了中国机械摄影时代的启蒙地。翻开中国机械摄影的历史,沙飞、陈复礼和林希之的名字并不难找到,而他们都和潮汕有渊源。

陈复礼是潮州湘桥区人,年轻时就读于韩山师范学院,现任世界华人摄影学会名誉会长、香港中华摄影学会永远名誉会长。而林希之被称为“中国相纸之父”,1949年他在汕头建立“公元”实验室,并于1952年研制出我国第一张印相纸。

“说到中国机械摄影,潮汕地区与摄影有着很深的渊源,潮汕地区是中国摄影史里的一个骄傲。”陈申说。

“摄影既是一门看的艺术,也是一门想的艺术。摄影作品是创造出来的,只有创造才有新意。现在的摄影大多都是模仿的,失去了艺术的本质。要创造好的摄影作品,就要少受外界干扰,埋头创作,找你自己的东西。”陈申如是说,这也是他一直相信的道理。

学生积极提问-吴颖然摄

记者:陈慧敏

摄影:吴颖然

编辑:肖培涛

分享至:
陈申:回看机械影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