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晚上,汕头大学科学报告厅里纸巾供不应求。纪录片《俺爹俺娘》的总导演焦波携新作《乡村里的中国》,与他的创作团队一同来到汕大,进行影片公映与心得分享。而在前一天,这部纪录片获得2013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奖”获得最佳纪录长片奖。

《乡村里的中国》团队由六个人组成,除了焦波,团队的成员还有制片人刘晓晨、导演兼摄影师的剧玺博与李梦龙、摄影师刘明富和导演助理陈青,这样一支年轻的队伍,在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中庄乡杓峪村“驻扎”了373天,完成了纪录片《乡村里的中国》拍摄与制作。

杓峪村位于中国沂蒙山区,这儿的村民主要经济来源是种“红富士”苹果。焦波的团队跟踪记录几个人物和家庭一年的生活轨迹:

村支部书记张自恩,每天在村子中四处奔走,处理村民的大小问题,忙碌辛苦同时受村民批评、质疑。

村里的优秀大学生杜滨才,三岁时父亲患精神病,母亲离开家,十几年来,他努力学习,成为2012年淄博市唯一一个考上“中级导游证”的大学生。

“吵得精彩”的夫妻杜深忠与张兆珍,一年中经历了买琵琶、嫁女儿、种果收果贱卖苹果。杜深忠抱着新买的琵琶,道“這琵琶有灵性啊,抱着激动,终究抱得美人归。”媳妇抱怨:“什麽乐器都不会,买这玩意儿,看你弹出啥”。两人在“精神粮食”与“柴米油盐、鞋袜袄褂”间展开新“论战”。

……

感动,是许多在场同学看完影片后的第一感觉。商学院的一个女生红着眼睛,说她印象最深的是嫁女儿与片尾磊磊唱《父亲》两幕,让她想起自己的父母,“我也是农村的,电影里的村民像我自己的父母,父母养大我们,很不容易。”

法学院的“山东老乡”一个男生说焦波老师的电影让他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新闻学院的一位大四女生说看的时候“哭得很惨,笑得也厉害,印象最深的一句是杜深忠对他媳妇说的‘庄户娘们的素质太低太低’,有无穷的意思。”

徐强老师看完影片后眼眶湿润,只说了一句“想家了”。

进入互动环节后,激动得满脸涨红的宋骥弘老师率先举手,说起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杜深忠对儿子杜海龙说:“这贫瘠土地不养人,我失败了一辈子,你要好好学习,不成功的教训比成功的经历更醒人。”

“太真了,太感人了,任何有名的导演编剧都写不出这样的东西来!”宋老师称赞道。杨艾俐老师则提议:“你们要去台湾参加金马奖角逐,台湾现在正缺少这样闻得到中国气息的东西。”

有同学问焦波怎么消除陌生隔膜,让村民完全说出心里话。他讲了一个故事,有一天他和杜深忠散步到山上一处坟头,杜深忠告诉焦波这是他父母的坟,焦波跪地给杜的父母磕头。那时起,杜深忠说“焦波是我心里最亲近的知己。”他认为,真心实意才能拍出好片子。

也有人问到对于这类没有剧本、无法预设的纪录片,拍摄之前如何构思,拍摄之后又如何选材,才可以打造像《乡村里的中国》这样自然而完整的影片。焦波说“村民的真实生活往往比我们靠想象编写的更精彩”让村民们最自然的一面流露,忠实完整地记录下他(她)们的每一天,其他的没有多想。“俺娘当年推石墨的时候说,俺什麽也没想,推着磨往前走,走一步就少一步。”

聊起家乡,焦波说:“在杓峪村住了373天,那里已经成为他们六个人的第二故乡。”导演兼摄像李梦龙告诉记者,他们9月份时曾回到杓峪村看望乡亲们,他也一直与他们的房东张自爱保持联系,“3天前来到广州的时候,还给大娘打了一个电话。”

焦波在演讲黄颖妍摄
焦波在演讲。(黄颖妍/摄)
焦波演讲现场黄颖妍摄
焦波演讲现场。(黄颖妍/摄)

 

记者:张梦卿

编辑:肖培涛

分享至:
“推着磨往前走,走一步就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