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30 记者 钟楚婷) “尽管博伊尔在摩门教传教归来后进入杨百翰大学短暂学习过一段时间,但事实上他从未接受过制片艺术的训练。”中国电影资料馆发言人毕于臣说。

      的确,这位打扮休闲、褐色卷发和白皙皮肤的年轻导演在杨百翰大学主修的是日语专业,这似乎与电影沾不上边,唯一能把这两者联系起来的,或许是他的《大梦想小东京》(《Big Dreams Little Tokyo》)——这部电影讲述的,正是一个关于语言和文化的故事。

      关于《大梦想小东京》,大卫表示,这部电影旨在表达一种文化认同而非文化冲突。故事中两位主人公生活在语言和文化相互冲突的环境中,但他们仍然渴望各自的成功,而文化认同正是在说明这种对个体人格的要求强于文化氛围的心理过程。

      谈到该电影的拍摄,大卫坦言有欢笑也有泪水。电影由筹备、开拍、后期剪辑到最终完成,花费了整整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其中寻找赞助就占据了六个月。而资金的筹措和分配问题又无疑是对大卫最大的挑战。所幸得到众多朋友从资金借出到担当角色的帮助,大卫最终完成了电影的拍摄。“他们希望看到好的电影,从这个意义上,钱变得不重要了。”

      大卫与独立电影的结缘,是在他的中学时代。他在12岁时接触到第一部独立电影,不同于普通同龄人对新事物只停留在好奇阶段,当时的大卫已经意识到独立电影和商业大片的分别。他认为,相比起好莱坞高投入、大场面、大制作的商业大片,独立电影不仅在资金方面节省不少,还能拍出更倾向于个人意愿的片子。大卫对独立电影制作的热情由此萌生:“这是我能做的事,它成为我当时的目标。”

      14岁的时候,大卫制作了自己的第一部动画片:“但很快我就失去了专心画画的耐心,转而制作真人动画。”在随后的中学生活中,大卫的独立电影制作得到不断实践,也因此结识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电影《大梦想小东京》中饰演墨西哥籍厨师Andy的Drew Knight,就是他在高中戏剧团里认识并成为好朋友的。

      对于独立电影的制作,大卫早在中学时代就有了自己的一套想法。“学习拍电影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拍。”大卫说。高中时候他拍的电影在校内公演,观众的反应教会了他怎样成为更好的制片人。他还强调,拍电影就要学会观察观众的反应,对于不同的意见,要懂得权衡和判断,有时还不得不厚着脸皮坚信自己:“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要相信自己的直觉,但也要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

      在澳大利亚的传教游历中,大卫在悉尼日本城(Japantown)深入日本人的生活,也由那时开始学习日语。由他传教归来到进入大学学习的这段时间中,他一直酝酿一部关于日本城的电影。到后来他决定暂时放下学业,把剧本搬上银幕。关于他的日语学习,大卫表示他明年就会回校继续学业:“学习一种语言,无论你学了多久但还得不断练习,现在我天天都有说日语。”

      据悉,大卫最新的电影《White on Rice》已于今年夏天开拍,讲述的是一个日本中年人在美国生活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趣事。对此大卫不忘说道:“拍电影重于我的学习,但我喜欢学习语言,日语对我的拍摄帮助很大。”

 

                                                                                           编辑 周雪芳

分享至:
专访Dave Boyle:务实的理想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