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13新闻张艺璇)从文学院转到新闻学院这一决定并非偶然,鲁礼义觉得,文学的世界大多是虚构,他说:“我想认识世界,第一个方法就是新闻。” 于是,新闻便成为了鲁礼义了解这个世界真实样子的工具。

 

鲁礼义从汕大毕业后,在厦门《海西晨报》财经事业部当一名财经记者。已经工作的他现在有些后悔的是当初虽然身在文学院,但并没有多读书。鲁礼义说,“我当时从中文系转出来是因为我觉得那个世界是虚构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文学里对应的世界相对于新闻来说可能更真实,另一种程度上的真实,更深刻。很多学中文的,做新闻也是做得很好的。”

 

我为什么选择在传统媒体做财经记者

虽然鲁礼义现在做财经新闻,但他本身并不是商科出身,那么如何将财经报道做好,鲁礼义总结说:“每天写,每天看,每天采访,每天问”。鲁礼义也承认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稿子写得不是很好,但是通过学习模仿写得好的稿子,和别人写稿子对比,了解自己差的地方在哪里,不断的和别人比,不断的学习,提问,到现在,写一个版面的财经新闻也从容得多。

因为是写财经报道,接触到各行业的专家精英的机会相对也更多。厦门的自贸区建设,不少商人每天花钱去厦门大学听专家讲座,实际上,那些专家也是鲁礼义经常采访到的那些人。鲁礼义说,做记者,获得收入,有成就感是一部分,但是在做记者这个过程中,你能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思想,“将来你去理解这个世界,发现这个世界的问题是很有用的”。

除了做财经新闻能接触到社会上的精英,另一个优势,是它能让你存储更多的专业知识。鲁礼义说,做两年的民生新闻的记者和做五年民生新闻的记者,水平差不多,但是做五年财经和做两年财经就有很大的差别。相对而言,财经记者的转行的几率更大。鲁礼义也在考虑以后和朋友合伙创业。

 

大学:兴趣  阅读 倾听

常有人说,大学要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的东西,然而事实是,很多大学生因为找不到兴趣而陷入迷茫。鲁礼义说,“真的要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要求还是蛮高的,因为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但是慢慢来,至少有一个东西是你不讨厌的,因为人生还很长,如果现在这个阶段就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接下来的人生干嘛呢,反过来想想,不觉得这样也很无聊吗?”鲁礼义觉得大学就应该多去探索,至少这个失败了,你还可以再做下一个。

在汕大读书的时候,鲁礼义就尝试参加过很多校内组织和活动,加入过商学院的网络电台,担任过学校第八届英语节开幕式音乐剧助理,从英语报纸《Shantou Beat》的小记者再到副主编,实数校园活动积极分子。

除了要积极尝试,找到逐渐发觉兴趣之外,鲁礼义觉得,多和外教聊天,利用汕大的英语资源,了解多元文化,也非常重要。“因为他们的文化不一样,看待世界的观点也不一样。”鲁礼义说。

鲁礼义回忆在汕大上peter外教课时一个有趣的经历,同学们讨论世界时,往往就是中国美国日本,然而当时有一个新加坡的学生说,你们错了,世界还有新加坡。鲁礼义说,去看看别的国家的人是怎么看世界的,会发现很不一样。

 

毕业快四年了,鲁礼义说:“我很感恩我一直碰到的好的老师,当然好的老师不会走到你的面前,只有你主动找他,GPA不是重要的,学到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分享至:
鲁礼义:我想认识世界,第一个方法就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