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高文欢在四川

 

     (来源:新闻学院英文网站 编译 曾一宁) 5月12日四川发生了一场灾难性的地震,我院研究生高文欢以洛杉矶时报记者Mark Magnier助手的身份赴川对这次地震进行为期两个星期的采访报道。
 
     高文欢每一天都陪着Magnier深入到四川省内严重的受灾区进行报道,并在一些新闻报道上得到了认可。

   

     他曾经有两次想过自己会死在报道四川地震的现场。

      

     高文欢第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是在地震发生的几天后,那时他们与正在北川县城进行救援的一支队伍呆在一起,放眼过去北川县几乎都是残垣断壁。“我们接到一个电话叫我们快点转移到更高的地区。”高文欢说。有消息说附近的一个由漂浮巨石形成的湖即将坍塌并淹没市区。“我的上司一直在坚持报道工作,采访那个在瓦砾堆下被掩埋了四天后获救的人。我们爬上瓦砾堆的最高处,然后看见数千名的警察从城区里出来。我想,‘好吧,可能今天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了’。”但是,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记者,Magnier不断地鼓励高文欢,告诉高他们是坚持探寻事实真相的专业的记者。

   

     “就像Peter Arnett在去年秋季举行的国际战地记者研讨会上说的那样:在工作中死去总比在床上死去要好。”高文欢笑着说。但是那个警告大概是一个毫无事实根据的谣言,因为没有任何一座大坝损毁破裂。

    

      在成都的紧张程度一点也不必受灾区低。高文欢他们晚上都会回到成都,在那里,Magnier每天都会写新闻稿写得很晚。北川地震发生后的几天,成都当地的一个电视台对外宣称一场6到7级的余震将会发生。尽管这个预言没有科学上的可能性,恐惧还是迅速地席卷了整个城市.Magnier并不相信这些传言,并且告诉高说他们会继续留在房间里工作。高文欢认识的其他中国记者离开了酒店的房间到街上空旷的地方去睡,他们还告诉高以防地震发生,晚上睡觉时穿上全身衣服,电灯要开着,装着必需品的背包要随时在门口放置着。高文欢照着照着他们的话做了。“我不断地想着,我不可能接连两次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高文欢说道。

    

      这次四川地震的报道使得他不断地思索传媒的角色和记者这份工作对他内心情感的深远影响。“作为一名记者,我尽可能地促使人们说出他们的故事。”高文欢深夜在成都一家酒店的休息室说道,“我让我的受访者一次接着一次地哭。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在伤害他们,不是在帮助他们。”高文欢疑惑,当许多记者报道灾难的时候,这种报道到底对地震带的人们有多大帮助,而在这个时候,灾区有更多其它的需要。“我感到悲伤。”高文欢说,“我已经感受到压力了。”
 
    第二天,高文欢把所有的疑惑都抛诸脑后,再次与时刻都有生命危险的报道面对面。

   

     高文欢在洛杉矶时报持续工作了三个月,期间他报道了一些重大的新闻,例如西藏骚乱,春运雪灾和奥运火炬的传送。

                                                                                       (编辑:张燕)

分享至:
研究生现场报道四川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