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海燕 曹思量 樊江灿)“在互联网新闻的江湖,非生即死,没有哪个企业是半死不活的,它要么活得很好,要么就死得很惨。”11月28日晚,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数字采编中心副总编毛传来在汕头大学讲座上发表上述看法。

移动应用成为趋势

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已有超过30家纸媒休刊、停刊或者破产,其中包括一些曾经在细分领域具有极大影响力的媒体,如上海壹周。毛传来说:“其实从去年开始,全国的媒体,特别是省级党报序列的,将近一半处于亏本或者薄利的状态,今年比去年的日子只会更加艰难。”

面对纸媒的“惨”状,毛传来认为,移动应用是大势所趋,现在全国几乎所有传统媒体都把目光对准移动互联网络。据今年3月份的数据显示,目前智能手机的普及已经到达了将近10亿部,手机从最初的奢侈品到基本的通讯工具发展到今天的智能手机,已成为人体器官的延展。

“当前移动互联网市场虽大,但重合度太高,导致过于拥挤,大家都在抢用户屏幕上仅有的那个位置。”毛传来说,市场上的手机一半以上都安装了新闻客户端,但是每个人安装得都不多,大多数人安装的客户端都是腾讯、今日头条等,重合度较高。

后来者还有机会吗?

后来者还有机会吗?毛传来说,“无论是现在的数据,还是15年来PC端新闻网站的发展趋势,很难用乐观的态度来看待接下来的发展。”

为什么基本的判断是“几乎没有”?毛传来认为,首先,新闻类应用的忠诚度很高,用户要获取他们感兴趣的新闻资讯有一个渠道就可以满足了,一般不会再装第二个。其次,用户习惯已基本养成,如果某一类新闻应用已经使用得很习惯了,用户一般不会再下载其他的,除非是目前的应用让用户非常不满意。最后,寒冬将至,流量稀缺,随着流量分发渠道增长停滞,用户行为固化成为趋势,App推广的流量获取成本到了“恐怖”的地步。

那么,“几乎没有”之外的机会又在哪里?毛传来认为,新闻客户端能够做到“小而美”就有机会。他说:“互联网的江湖再拥挤,也一定会有缝隙,这个缝隙,如果你足够有力量,就会挤出一个很大的缝隙。”以浙江日报为例,它的客户端定位就只是面向浙江省,立足于浙江本省的新闻客户端,只有浙报一家公司在做,这种不可复制的作品就是优秀的。

 媒体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毛传来认为,记者这个职业虽然不太赚钱,但相比其他更赚钱的职业,更有职业的尊严感和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感。他说:“新闻这个行业还是值得去坚守的,它能够带来其他行业所不能够给予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回想起今年11月7日,为参加当天下午3点的“习马会”他上午7点就赶去现场抢位置,他说,“做媒体的,付出比社会上的很多行业都要多很多,但是总有一批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总是有那么一股子劲,特别是碰到这种大场面的时候,我们想要见证历史,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

毛传来认为,媒体格局的大动荡仍在进行中,而且还会持续,传统媒体的生存环境会越来越恶劣。面对这种状况,他认为,现在媒体最需要两类人才,一类是技术人才,一类是具有用户思维和产品运营思维的复合型人才。复合型人才需要有基本的外语能力,并且在某个专业领域有一定的研究。

分享至:
移动应用成为媒体融合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