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范东升 | 2005年11月15日16时24分
【内容提要】变革中的媒体改变着世界,互联网改变了传统媒体,博客一族和“公民新闻”将改变互联网。

        当美国新奥尔良市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造成罕见灾害之际,在CNN的网站主页上,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到增加了一个栏目——“公民记者(Citizen Journalist)”,CNN网站通过这个栏目向所有“公民记者”——普通网民发出信息,征集有关这次风灾的文字和图片,请“公民记者”们直接向网站贴送。“公民记者”这个全新的概念出现在美国最权威的新闻网站上不是偶然的。从纽约到伦敦,从汉城到东京,“公民新闻(Citizen Journalism)”的幽灵正在海外传媒界徘徊,关于“公民新闻”的讨论已是沸沸扬扬。

       早在二十年前上大学做论文的时候,我选的论文题目是加拿大的媒体预言家麦克卢汉,他讲过一句名言:媒介就是讯息(media is message)。当时觉得麦氏是有点言过其实,十年前有了互联网,才知道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观点实在是远见过人。在人类传播史上,近十年互联网的诞生和发展是最富戏剧性的。十年来全球网络的发展已经深入到社会和生活的所有层面,不断深刻改变着传统媒体的运行规则。进入新世纪以后,互联网上又在酝酿巨变。其标志性的变化就是博客(blog)、维客(wiki)、播客(personal optional digital casting)、公民新闻网等第二代互联网新理念和相关技术的诞生。博客一族带来的传播革命可比作当年农村从“一大二公”到实行包产到户,也不妨比作从生产队的高音喇叭到私人手机的普及,从乘坐有时有点有路线的“大公共”到开上自主方便舒适的私家车。现在如果搞媒体还抱残守缺死守老一套,恐怕就只有迟早被淘汰的命运了。
  
        自人类社会有了某种形式的传媒,天经地义的职责就是传播信息服务公众,不过由于政治、经济权力的挤压,媒体的生存方式和职能往往被异化了。即使是在崇尚新闻自由的美国,传统媒体也大多是被少数垄断财团所掌控,现代传媒发展成为庞大的资本和技术综合体,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很难跨过金钱这道高高的门槛,媒体的自由市场还是可望而不可及。
  
        技术的革新从来都是社会变革的引擎。互联网的发明如同传播史上的核聚变,冲破了地域、时空和社会的疆界与羁绊,开创了信息开放共享的新时代。变革中的媒体改变着世界,互联网改变了传统媒体,博客一族和“公民新闻”将改变互联网。世界大众传播(mass communication)史再次面临重大变革,即从单向传播(one-way conmmunication)向双向传播(two-way communication)或互动式传播(interactive communication)转变,从“大众(mass)”信息向个性化和分类(分域、分群)化信息转变。
  
       就笔者的理解,博客一族的重要意义在于,它借助网络技术使每一个普通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出版自由”。如美国最著名的博客德拉吉不过是个单打独斗的礼品店的老板,却可以在网上具有与媒体巨头相匹敌的影响力,这在互联网问世之前是不可想象的。而维客使每个网民都成为潜在的“作者”和“编辑”,都可以有权对网页上的信息进行编辑修改,实施这种大胆的理念在人类传播史上也是破天荒的。公民网的不同寻常之处,是其大量内容是由“公民记者”(citizen reporters)——普通网民来提供的。著名的韩国公民网ohmynews.com创始人是吴延浩提出这样的惊世骇俗的口号:“每个公民都是记者”。有了博客一族和公民网,自上而下的宣示发布将转变为平等的交流讨论,媒体的“把关人”将变为“版主”,平民百姓将有史以来第一次享有“个人出版”的能力,而且是接近“零成本”。在互联网上,历来属于“大众”的新闻观,如今向“你我”的个性化新闻转变。以往“影响面”最广的事件新闻价值最高,今天出现了反其道而行之的“超地方新闻网(hyperlocal journalism)”——地域化分众化的信息成为最大新闻焦点。
  
       过去的报人从事的是一个“遗憾的职业”,对于印刷媒体,时效越快,寿命越短。昨天的日报今天差不多就是废纸,一份“号外”的价值只是在读者手中匆匆一瞥。然而在互联网和博客时代,新闻从“易碎品”成为倒叙式的实时纪事簿,有了搜索引擎和“超链接”,所有的信息都有公平展示的机会,所有的来源互为比较和补充,所有的误谬或缺陷更易于发现和随时改正,所有的网上资讯被赋予更长久的活力和生命。
  
       虽然历史上形形色色的乌托邦都被证明是虚幻的,虽然互联网上的“超链接”也不可能跳出社会结构的基础和框架,但是博客一族的出现毕竟象征着传播史的一个新路向。
      
       但是,博客一族和“公民新闻”适合中国国情吗?
       记得当年 “超级市场”这种开放式销售方式刚刚进入中国,由于盗窃行为和混乱现象,北京首先开办的几家超市不得不相继关闭,媒体当时发表的评论都认为海外这种销售方式不合中国国情,但是时隔不久超级市场便在京城再度兴起,很快便遍地开花,如今已不会有人再质疑超市生存的权利。
  
       博客一族和公民网的出现是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的产物。从发展趋势看,互联网将在新世纪成为互动性最强和受众最广泛的媒体,中国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中文博客和公民网的兴起将是顺理成章的事。
   
       博客、维客、公民网的共同特点是内容的开放性。但开放性并不等同于自由放任或是藏污纳垢。例如韩国公民网的创办是在自觉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基础上运作的,网站的编辑者开宗明义表明所有参与的网民必须遵守国家各项法律,禁止造谣诽谤等犯罪行为。开放度很高的维客系统可以保留网页每一次版本更动,即使有人删掉整个页面,管理者也会很方便地恢复正确页面,蓄意破坏者一经确认即遭封杀。韩国公民网要求所有“公民记者”在登记时一律提供个人真实身份的证件复印件。正如一家美国公民网MyMissourian的创办者所说,从制约内容的角度说,公民网与传统媒体没有根本的不同,他们只是降低了公众参与的门槛,从整体来说,社会可以因此得益。
  
       与其因噎废食,因担忧舆论“失控”而将“公民新闻”乃至博客一族拒之门外,不如适应中国的具体国情和互联网市场特色,润物无声,因势利导,为我所用。中国的博客一族和中文公民网应该在更新更高的技术手段和更严谨的程序规范基础上建立,因而应该和能够实现有效的内容调控,既保证自由充分的公民参与,又做到遵纪守法,维护网络道德和文明。
  
     “公民新闻”进入中国,有利于增强公民意识和提高社会文明程度,有利于体现“以人为本”的执政方针,有利于提高公民素质,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何乐而不为?
     (作者小注:本文发表于2005年第42期《中国新闻周刊》,现略有删节。不过周刊编者在发表时将原文中的“公民新闻 Citizen Journalism ”改译为“公众新闻”似不妥。这不仅因为英文citizen 通常译为“公民”,而且因为所谓“公民新闻”特指个性化、分域化、分群化的新闻信息,“公民citizen ”是一个个性化很强和有明确法律内涵的概念,而“公众public”则是一个笼统的群体概念,因此“公民新闻”的译法更准确一些。)

 

分享至:
大话“公民新闻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