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唯欣)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和几个小伙伴,曾在中午顶着烈日到上海的地铁里测温度,曾在接近40度的高温天里到广场上测地灯温度,曾在大暴雨天里踩着脏水在市场里搜集海鲜价格……

陈唯欣在《新闻晨报》实习。(陆俊蓉/摄)
 一周只有一天到报社的实习生活
每天早上自然醒,洗漱吃完早餐后,八点左右开始端坐在电脑前找选题。从微博上浏览上海本地新闻,再到上海的几大政府网站查找和挖掘新闻线索。接近九点,“开始报选题了!”报社民生部微信群开始活跃。

这是我在上海《新闻晨报》实习的每一个早上。是的,我们不需要担心迟到,不需要在早高峰时和上班族拼体力挤地铁公交,不需要每天到报社报到。

民生部所有人每天都通过微信群来上报选题,更新进展和讨论可行的报道角度。我们每个实习生都有自己对应的老师,负责的领域也各不相同,不过有些时候就是“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去”。我们的任务就是做好每一个老师分配的任务,在每天下午6点左右将稿件和照片发送给老师。我们也可以自己提出选题,如果老师们觉得可以操作,那我们就可以独立完成采访和稿件的写作。

一般来说,我们每周实习5天,每隔半个月,周末轮班一次。每个周一的中午一点,民生部固定在报社开会,总结一周的稿件和讨论接下来的任务,提出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法。其他时间都不需要到报社。这也意味着,我们和老师单独见面的时间并不多,每一次稿件的反馈基本都是通过微信来完成。

我其实还蛮喜欢开会的。除了这一天可以近距离接触大部分的部门老师,同时,他们的交流也会启发我去发散思维,寻找细节。

整体来说,我们的自由度很大。我们可以在上午或者中午一两点出门采访有关人物,到不同场地了解情况,最终完成稿子就可以结束一天的工作了。

 被老师“吓”大
陈唯欣实习作品。(来自:新闻晨报)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有十几篇稿件刊登在报纸上。写作过程其实蛮坎坷的,不过现在想来还觉得蛮有意思,整个是被老师一步步“吓”过来的。

第一次被“吓”,是我的第一篇稿子。第一篇是和同学合作完成的,写某健身馆跑路。其中,我们采访了几个健身馆会员,原本以为采访的角度都各有不同,应该还行,后来老师给的反馈是:“每个采访对象的述说要有重点,有细节,不然每个人泛泛而谈一两句,采访十个也是无用。”这么一句话如泼冷水,让人一个激灵清醒。

第二次被“吓”,是因为我自己的疏忽造成的错误。我写一篇关于驱蚊贴和驱蚊手环安全问题的稿子。为了完成稿件,我到两家超市寻找相关商品,对它们的成分做了记录,还拍了照片。

那篇稿件晚上7点半截稿,隔天就要见报。指导老师看完稿件不满意。他问了我一个又一个问题:“网店有吗?”“杂货店去了吗?”“这个有销售数据?成交量如何?”为什么跑了多家超市,没有一个个列出来并具体说哪一家有哪几款产品呢?”……我当时真是羞愧,自知是自己不够细心,在搜集和实地找寻的过程中忽略了不少细节,给老师造成麻烦。“写作要注意细节。”在汕大上采写课时,耿军老师强调的这一条绝对是金科玉律。

不过,就像指导老师告诉我的,不是所有的细节都要,“一些无用、敏感的细节要注意舍弃”。但有一些其他的细节,不能抱着“弃之可惜”的心态,该舍弃的就要果断舍弃,避免文章冗长,造成主次不分的问题。

刚开始半个月内,我对指导老师充满了畏惧,每次都会被他连番的提问吓到,以至于有段时间感到疑惑也不敢主动发问。明知是自己能力不足,也懂得“不懂就应该多问多学习”的道理,但总是提不起勇气。为了打破这种恐惧,我每次都对比原稿和见报稿,先自己想一下两者的差别,思考问题所在,然后再把结论告诉老师,通过询问来验证自己的想法。

报社的指导老师其实很愿意分享他的经验,“稿子要客观公正,以自己所见所闻为基础,别人讲述的要注意求证,特别是去现场,重大的细节要核实,不仅仅是听别人讲。”“重要细节和关键的东西要走到,采集证据,眼见为实”“现场多拍照片,有时候你觉得没什么用的,可能都能看出某种现象。”……

一旦打破前期的恐惧,我现在可以和老师面对面开玩笑,有问题也直接发问。有一次,老师看完我的稿子说:“改过之后好多了,变扎实了很多……加油。”我当时在手机上看到后兴奋得不行,仅仅是一句“加油”都觉得很值得了,尽管这也意味着还有提升空间,但这对我真是莫大的激励。

慢慢地,老师的反馈会出现“不错”,“这里补充上去就好了“……老师的连环问题炮弹越来越少,也会主动和我讲稿子的逻辑、角度、行文结构等。

遇见一个好老师,抱着积极学习的心态,总能在实习中有所收获。


不愿只做跑腿活
陈唯欣实习作品。(来自:新闻晨报)
作为一个实习生,而且只做两个月,免不了做一些给老师打下手、跑腿、找资料的工作。媒体单位,特别是纸媒,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培养一个短期学习的实习生。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和其他几个小伙伴,曾在大中午分头到几条地铁线里测空调温度,曾在接近40度的高温天里到几个广场测地灯温度,曾在大暴雨天里踩着脏水在市场里搜集海鲜价格。说实话,我抱怨过,时间耗在这些貌似无趣的事情上,浪费在地铁公交的等待中。“我们就是廉价劳动力。”我们几人私下曾愤愤然地这么说。

不过我们还是选择坦然接受,并尝试调整心态,换个角度想问题。

新闻晨报有不少内部培训活动,讲媒体发展或者技能提升,实习生都可以参加。只可惜这一个月两次活动当天,我都忙于采访没能到报社学习。

重要的是,在具体的工作过程中,报社老师给我们很大的信赖,给我们不少帮助。对我们自己提出的选题,老师们认真对待,重视我们提出的想法,鼓励我们多写稿子。我的同学前几天在他的住所旁边发现一家民营企业试点推出租用电瓶车,便要了该企业老板电话,提出做这个选题,当下被老师夸奖“能在生活中发现新闻”。

虽然免不了会有跑腿的活干,但如何减少跑腿的次数,如何接触到更多有意思的题目,还得看个人修行。如果平日采访不到位,锻炼了一个月不见长进也实在说不过去。自觉专业能力差,更没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做。

可能我比较认死理,即使觉得实习和自己期待中的有差距,但是也想尽可能好好完成工作,全力以赴,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最终学到的都会是自己的。

真的要主动,学习永远是自己的事,光有老师分配任务还不行,主动找选题,睁大眼睛看周围的生活,有意识地把自己当作一名正式记者去磨砺。我也明白,懒惰始终是人的弱点,很多时候要给自己多些鞭挞,走出舒适圈,这样才能慢慢变成“更好的自己”。

做一名民生部实习生,有编辑稿件的专注,有东跑西跑的疲惫,有偶失方向的无力感,有看见见报文章自己名字的兴奋感。在魔都的高温天里大汗淋漓,不定点吃饭,结束工作回到住处变成“葛优瘫”。

一份实习的意义不只是为了“丰富简历”这么简单。在每天的工作里学习新东西,超越昨天的自己,用更长远更耐心的方式来改变自己、提升自己,哪怕一天一小步,都是重要的。

通过实习了解自己真正喜欢的领域,欣赏到不同的风景,遇见不一样的事物,这本身就很有价值。如果一时想不明白自己喜欢什么没关系,能确定自己不喜欢什么同样重要。

喝下这碗鸡汤,然后继续干活吧。

网络时代《新闻晨报》民生部如何讲故事
民生部虽然是以微信来传递信息和沟通,但是工作效率高,不说废话,时不时还有干货和鲜料。零零散散,集中如下:

1.做监督的稿子,要有始有终,有头有尾,不要简单一个采访,过了就无迹可寻了。打蛇要打七寸,有监督有回应有追踪。

2.监督稿一定注意做好相关证据保存。采访要扎实,每个环节、每个细节敲死,不能留给别人口实。

3.手中有条线的同仁,除了记者相互交接外,请自行拓展相关关系,不要仅仅局限于给的几个电话,都必须自己把这个条线查清楚,看看相关联的部门,包括相关公司、企业等,然后自己上门联系,这样信源才不会只限于网络,也才会有独家。

分享至:
实习|在上海《新闻晨报》做记者,网络时代如何抓民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