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我们还是来到了台湾实习,虽然比原计划晚了13天,实习时间只有一个月。最终成行,很感谢台湾的老师们的帮助,让我们有机会看到两岸媒体的不同。

我的实习单位是中央通讯社。我和一个研究生师姐在新闻中心实习,因为报到的时间比较晚,其他实习生都已经安排好跑哪些线并由相应的记者带,而我们由新闻中心的主任直接指导。由于跑不同的类型的新闻,我们笑称自己是“多线记者”。

WechatIMG73
吴采倩在中央通讯社。(吴采倩供图)
交换名片,是获得新闻的开始
主任每天都会给我和师姐分别安排一个采访任务,主要是一些跟文化、娱乐和公益有关的记者会。这类记者会一般都是在下午2点召开,主办方会准备一些咖啡和茶点,以供记者享用。台湾媒体做得很好的一点是,记者会提前收到活动预告,在网上搜索“日期+地点+活动”就可以得到当天的所有的记者会。但有些政治类的活动不会对所有人公布,而是发给相关媒体。我们会在休假的时候搜索当天的活动,自己跑去采访或者观看。

在台湾,名片是很重要的。中央社的记者都有自己的名片,包括实习记者。参加记者会时,会有工作人员在门前收集记者的名片,并请记者签名,然后递上纸质通稿和新闻联络人的名片,有时候还会送上一些纪念品。实习的第一天,主任就告诉我们,台湾没有“车马费”之说,但主办方会送一些纪念品或者产品。

记者会结束后,一般是电子媒体的联访时间,然后再到平面媒体。采访前,双方会先交换名片并自我介绍。这个环节很重要,如果事后有什么信息需要补充或者核实都可以直接联系受访者。

“你就把自己当成中央社记者,要大方地与其他人交换名片哦!”主任把名片交给我们时鼓励道。

WechatIMG71
中央通讯社的工作证和名片。(吴采倩供图)
活用繁体字的“全媒体人”
尽管通讯社里有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之分,主任仍要求我们自己用单反或手机拍摄图片。除此之外,实习生还需要自备笔记本电脑,因为报社的台式电脑有限,所以每天背着电脑和单反上班成为我们的常态。背着登山包挤公交地铁,再徒步走回阳明山宿舍,一个月下来,感觉体能都变好了。

“能拍会写”是对一个记者的基本要求,我们还要把握所在媒体的报道风格。抛开政治因素不说,台湾媒体使用的是繁体字,这让我们写稿时有一些不适应。有时候通稿里的个别字会看不懂,我就会认真听并记住它的发音,或者用手机手写出来。有一些词的用法也有差异,例如:大陆媒体会用“我和你”,而台湾会使用“我与你”。书名大陆一般用书名号《》,但是中央社习惯使用「」。这些细节都是在每天与主任交流时记下来的,他会当面指导我们写稿子,连标点符号都会纠正。

对于拍摄的新闻图片,要求与大陆媒体大同小异,但是图片说明更为详细。台湾媒体的图片说明不仅仅是一句话概括图中内容,还起到了很大的补充作用,即便不看文章内容,只看图片说明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摄影记者不仅要会拍照,文字功底也要好”,主任解释说,台湾媒体竞争激烈,只有具备多项技能的“全媒体人”才不会被淘汰。他一直鼓励我们多尝试,不要局限自己,在强化硬技能的同时,培养自己的企划能力和判断力。

练好基本功,做到“更专业”
在台湾实习二十多天的我们并没有做过特别重要的选题,都是在跑一些艺文线的记者会。有时候接到任务,会在心里嘀咕:“这个活动好像没什么新闻价值”。当我去到现场,就会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因为身边的记者拿到通稿后会认真地做笔记、积极地采访。在通讯社里,也经常看到记者们在忙碌地写稿,即便是下班时间,也有人在边吃便当边看资料。

调整心态后,即便是很小的活动,也会用心去准备。有时候会问自己:“这类活动写过了,那能不能比之前写得更快更准?让主任一字不改?”即便主任和老师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告知我们:“中央社一般不会发实习生的稿子”,我还是在中央社的官网发了一篇稿子。但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并非发稿量,而是不在乎能不能发稿、活动重不重要,一直用专业的态度去工作。与China Post的资深记者交流时,他也强调:“工作态度第一,能力其次”。

WechatIMG72
中央通讯社新闻中心主任(中)与汕大实习生合照。
“在这个人人皆记者的时代,我们的优势在哪里?”我在实习结束前问了主任,他笑着说:“我们更专业”。他认为现在的媒体竞争越来越激烈,受众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自媒体等平台更快地获取信息,但是记者更专业更准确。同一个事件,怎么去抓重点,怎么让受众更快速地获取重要信息?这是对记者判断力和文字功底的考验,除此之外,新媒体的推广和一些技术上的帮助,也能让新闻更好地传播。

有时我们因抢不到好的新闻,写不出好的角度而苦恼,主任就会用温柔的台湾腔跟我们说:“没有关系,每天都有新闻,每天都是新的战场。”遇到这些良师益友,感受台湾媒体的现状才是此行的最大收获。

分享至:
实习|在台北当“多线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