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琪欣和罗嘉彧是汕大新闻学院的两名女生,2016年8月底,她俩在广州办了一场展览,作为她们休学半年,参与农村公益建设以及游历世界的终点。

奔跑吧
黎琪欣和罗嘉彧在夕阳下的奔跑。(离奇 & Roga供图)
为什么要休学半年?
当身边同学都在忙课业、忙追剧、忙项目、忙兼职、忙考证,忙找工作……

黎琪欣说,生活假如没有了创意,活得就像头猪。 她相信“大学应该是一个培养人成为拥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人格的场所”。为了不在困惑中迷失,黎琪欣和同学罗嘉彧决定让一个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变成现实,在身体力行中探索答案。

自由精神不死。(离奇 & Roga供图)
在台湾旅行时,罗嘉彧产生了想要远离城市的冲动,内心的蠢蠢欲动在不断的行走和思考中变得越来越强烈。

乡村或许蕴含着都市人已经丢失的淳朴,还保留着青山流水和生活该有的样子。于是,两年多来的折腾与追问,有了新的方向。

罗嘉彧说:“围绕乡村、公益、教育和生活这几个关键词,我们想用行走看清楚中国乡村生活的真实模样,我们想了解并参与现在那一小撮乡村建设者、新式教育者、公益实践者正默默努力做的事情。”

令人神往的乡村。(离奇 & Roga供图)
2016年春节过后,她们决定休学半年。没有太多准备,只跟着一个简单的念头——到乡村生活去。她们向学院提出申请,于是有了以下对话:

“你们休学这么长时间要去做什么?”

“去游学!”

“你们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

“你们父母同意吗?”

“同意了。”

“你们对你们自己的行为负责?”

“是的,我们对自己负责!”

于是,学院同意她们休学。

游学途中的小确幸
阳春三月,两人背着包,带着仅有的一千多元,开始了半年游学的第一站——湖南通道志愿者项目。

因为看到了“杭州朴门”正在招募劳动换食宿志愿者的信息。四天后,通过招募,她们加入到大墨雨村老房子改造志愿者项目,和杭州朴门团队的其他志愿者们开始了一个月的山间生活。

朴门社区一直倡导传达一种零塑料和废物可循环利用的生活方式,秉承小而慢的生活原则,他们插花、切磋厨艺、闲来放羊、田野高歌、体验彝族舞蹈,感受生活美学。

她们辨识百草、无塑料赶集、围炉夜话;她们实践厚土栽培、使用干湿分离厕所、亲手搭建乡村建筑;她们拍摄朴门生活纪录片,记录美好时光。

大墨雨摄影展。(离奇 & Roga供图)
她们用当时身上仅剩的215元,为村里老人免费办了一场摄影展,定格下他们日常的模样。

罗嘉彧发现,这种小而慢的节奏,能应对外界的同时,也能聆听到自己心灵声音的状态,十分适合自己。

4月,她们搭便车到了大理,在古城过了几天闲散日光,听了几段人民路上的诗酒故事;又跟着大墨雨村项目的老刘来到大理彩虹农场做义工,在街边弹着尤克里里推销有机蔬菜。

5月,她们搭着顺风车到了沙溪。一周后,她们得到任务,给马坪关做“口述历史”,为期一个月。她们为马坪村——这个历史上曾作为盐马古道西关卡的白族村,留下了村史的文字与影像记载。

云南少数民族风情。(离奇 & Roga供图)
7月,她们飞到泰国参加泰国旅游局主办的短片拍摄比赛,用三天时间完成6分钟的小电影——《我的土地》,讲述两代人在泰国这片土地发生奇遇的故事。

7月下旬,她们前往北京密云县的燕山学堂,了解自然教育和体验木工制作,亲手打造属于自己的第一把勺子。

罗嘉彧说:“一路上所做的事情都是机缘巧合而来,虽然确定下一个地方要去哪里,但具体要做什么并不确定。大都因为在上一站结的缘,接触到点滴信息,启发我们下一站的方向。”

一路走来,看似莽莽撞撞,却总是幸运的。“可能因为我们对生活充满热情,会吸引到同样磁场的人,这些人不一定能得到赞同和理解,但自己很清楚想要怎样生活。”而一路上这些人也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她们的生命里。

遵从本心,流浪远方
她们靠做义工,省去伙食费和住宿费,靠搭顺风车节省交通费,在马坪关村的日子,看到村民用众筹的方式建造自己的花园,想到剩下的资金连坐火车到另一个城市都不够,她们于是想用众筹来继续游学。她们在自己的小圈子发起了小小的众筹。两天时间,收到了三千元筹款,两人感动得一塌糊涂。

游学众筹
游学众筹。(离奇 & Roga供图)
大墨雨村项目的老刘在她们众筹的帖子里写下一段“批评”的话:”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两个最不靠谱的姑娘,没有之二!!一个九四年的,一个九五年的,小小年纪不在家待着过六一儿童节,非得操联合国秘书长的心!什么教育啊,什么保护当地文化呀,这些事儿有当地政府管着呢,轮得着你们么?!为表示对这种选择的批判,我要转发转发再转发,让所有人看到90后是有多么脑残!”

可谁都明白,老刘有多欣赏这两个姑娘的不靠谱。

她们决定延迟毕业一年,遵从本心,按照青春该有的样子继续生长,就像她们在众筹帖子里写下的诗句,那是青春才有的宣言。

“我们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们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我们要去遥远的地方。”

9月,伴随着新学期的开始,黎琪欣和罗嘉彧又回到校园,继续她们未完成的学业,但她们的探索并没有就此终结。

分享至:
青春|两位女大学生休学半年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