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假,历尽波折如愿到达台湾开始一个月的暑期实习,正因为机会来之不易,我更加珍惜这次在台湾实习的经历。在工作中发现两岸媒体生态的不同,也在交流中体悟两岸文化的差异。“台湾优先,两岸第一”这是我所在的媒体——《旺报》的办报理念。进《旺报》的第一天,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旺报》是个特殊的媒体”,它确实很特殊,2009年8月11日创刊,在纸媒大面积衰落的趋势下,《旺报》逆势而行。它的存在并不是为了销量,更多是扮演一种两岸沟通的政治性角色。因此,编译大陆新闻就是我的实习工作。

汤婉香于《旺报》编辑部。(汤婉香提供)
生活组的日常
我所在的组是“生活组”,所谓“生活组”,即包含体育、娱乐、消费、民生等各种各样贴近生活的新闻。进组的第一天就感受到生活组的活力,开会气氛轻松活跃,和单位记者的相处也少了些拘谨。在台湾,记者不习惯被实习生称作“老师”,直接称呼名字或者名字后加上哥哥姐姐会让他们觉得更加舒服,彼此间的距离也拉近了。

下午三点是我们的正常上班时间,偶尔有外采,主管也都尽量给我们机会跟着记者出去。一般来说,当日下午1点半前,记者们需要确定选题并提交稿单,三点是各组主管开会确定版面内容的时间。之后组内开会,分配稿件。

每次分配选题的时候,主管洪肇君老师都会很细心地给我们讲述跟选题相关的要点,让我们对要写的题目有宏观把握。交流过程中,我们常会把同一事件两岸的不同呈现方式作对比,这期间擦出的火花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比方说,有一则报道“大陆招商银行月平均薪资4万人民币”,这在他们看来是不可思议,但我们觉得在大陆这是可能的。

《旺报》生活组合影。(汤婉香提供)
当新闻准确性遇上“陆媒报道”
“据陆媒报道”“有网友表示”“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说”诸如此类模糊信息源的表述,在新闻学院课堂上会遭到批判,很容易造成失实。之前在中新社实习的时候,记者也很重视信源的准确性,而这一切在台湾媒体似乎被虚化了。改稿子的时候,主管经常把我所写的一些中规中矩的语句改掉,换以比较夸张的表述,甚至是主观性的推测。夸张表达是台湾媒体常用的写作手法,为争夺时效性和点击量,越耸动的标题越能吸引人,销量和流量也由此而来。主管也坦言:“不耸动的新闻没人要看,《旺报》已经算是好的了。《苹果日报》才是经常被告的。”

《苹果日报》是台湾发行量最高的媒体,翻开报纸,每一个标题都足以让人瞠目结舌。王宝强事件在内地发酵的同时,台湾媒体也在关注,当时看到《苹果日报》上刊登的新闻标题,用“奸夫淫妇”称呼马蓉和宋喆,两人的出轨直接称作“奸情”。这样带有明显情绪和偏向性的报道,在我看来已经有失新闻客观性原则了。

如今,台湾已经鲜有深度报道了,原因就是“成本太高,付出与收益不对等”。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来,“色情”“暴力”就成了营销点,当然,现在大陆不少网站也是打着这样的擦边球在争流量。说到末了,各位记者前辈总会语重心长地劝导我们不要走上媒体这条“不归路”。

台媒笔下的大陆形象
“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这个梗在2013年很火,一时间引发了大陆人对台湾的狂轰滥炸。但究其根本,发现不过是嘉宾在讲述大陆贫富差距悬殊时,被人断章取义所致。好奇之下我问过一个记者:“台湾人眼中的大陆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回答很出人意料:“台湾人其实不关心国际大事,也不关心大陆的事,只关心岛内这一点跟自己有关的事。”对于大陆的认识,也就只能从社交媒体还有《旺报》这类侧重两岸新闻的媒体获知。

近一个月的实习,我发现《旺报》所选取的新闻多是比较另类甚至奇葩的,比如大陆比基尼餐厅被查封,90后女生持房产证骑哈雷向男友求婚,95后大陆实习生上班逛淘宝不愿加班等。这些新闻不要说台湾人,就连我们这些大陆来的学生都觉得很新奇。但是,当这类型的新闻多了之后,台湾人很容易对大陆贴标签:土豪、奇葩、开放……

为了博眼球,“亲中”的《旺报》都不可避免选择了这类型的新闻,更别说《自由时报》《苹果日报》等对陆不是十分友好的媒体了。

《旺报》部分版面。(汤婉香提供)
在台湾待的时间不到一个月,还不足以让我深入了解当地的媒体,以上呈现的也仅是个人的一点观察体悟。很喜欢台湾信息自由的氛围,但我内心也很期盼,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面对销量流量和新闻客观准确性原则,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平衡。或许,这也是包括我在内的广大新闻学子坚持梦想的动力。
分享至:
实习|台媒:“不耸动的新闻没人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