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上海已将近一个月,我还是很怀念在界面新闻(上海)实习的那段时间。那些忙碌、有干劲的日子,成为了我大二过得最充实的一段时光,也时常让我感慨自己能得到这份实习的机会,是多么幸运。暑假的78月份我在界面新闻文化组实习。界面新闻是上海报业集团旗下新媒体栏目众多,“文化栏目正是其中之一。

在界面文化担任实习记者很自由,但不轻松。在寻找选题上,除开编辑给安排的选题之外,其他选题都要自己找,并在保证质量和时效性的基础上独立完成。正是在这些高要求下,我才觉得自己在短短的两个月实习内,收获了更多。

杨建伟在界面新闻(上海) 。(杨建伟供图)
杨建伟在界面新闻(上海) 。(杨建伟供图)
只要用心找,文化类的选题其实非常多
刚到界面文化的第一天,我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网络上搜罗选题。起初,组里的一位记者前辈给了我一份网站的名单,提醒我每天可以浏览这些网站,并看看有什么可以做的选题。一个早上过后,我整理了三个选题,但都因为可行性和其他原因,被委婉地否决掉了,直到第二天才通过了两个灵机一动想出来的选题:武侠文学的“前世今生”和关于巴西经济、历史等情况的书单。因为刚上手,以及选题性质等原因,实习的前半个月我完成的选题不多。半个月过后,我渐渐地能找到较多的可操作的选题,并在保证稿子质量的前提上加快完成速度。不同于之前的只靠浏览网站来寻找选题的做法,我开始从更多渠道中发现新闻眼。书店的讲座信息、文化类公众号的推送、热点事件等,都可以是选题的“源泉”。也正是因为善于寻找选题,我在实习的第二个月里完成12篇稿件,达到了界面文化全职记者的要求。

如何查找资料也是门学问
在几乎所有的文化类选题中,查找资料都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在一些不需要采访的选题里,这一步骤就变得更为重要。就拿我的第一篇实习稿件《从今天开幕的香港书展,谈武侠文学的前世今生》来说,这是篇“科普”性质的稿,它的出发点就是借香港书展将年度主题设为“武侠文学”这一热点,在5000字左右的篇幅内讲述武侠文学的历史、发展及现状。我花了6天时间去完成这个稿子,而在完成之前,我一直没有停止找资料的工作。这些“庞大”的“工程”在虐我的同时,也让我渐渐掌握了查找资料的技巧,顺便给肚子里添了些“墨水”。

文章截图
文章截图
在做文学类的选题时,我发现除了知网,中国文学网也能提供很多简短有用的资料,而在写书单稿件时,微信搜索文章的功能也让我轻松很多。这些“小窍门”都是我在实习期间慢慢积累的看不见的财富之一。
除了在内网寻找资料,我还学会利用好外网的资源。例如,维基百科、互动百科的介绍有时就能提供更详尽的数据。有趣的是,当你用中文输入,却找不到你想要的资料时,试试用英文输入也许能帮到你。
不到最后一刻千万别放弃
做选题难免遇到一些不如意的情况,这时候,记者的“小强精神”就变得尤其重要。7月下旬,我负责跟进香港书展的动态,并操作一些相关的现场类选题。在和总监商讨后,我决定只做武侠小说家温瑞安和作家龙应台的讲座报道。不过,我人不在香港书展,那要怎样去写这两个稿子?灵机一动的我想到了向在现场的朋友求助,请求他帮忙录音。于是,得到了讲座的录音的我,出稿也就不成问题。

今年8月24日是老舍先生逝世50周年纪念日,我负责相关的选题。稿子原先的思路大概是从傅光明著作《太平湖的回忆——老舍之死》出发,摘选相关内容,但苦于这本书早已绝版,在网上也难找到全本资料。因为这一原因,编辑曾和我说“实在不行就放弃”,但我还是继续寻找资料,最后决定用同一作者的著作《老舍之死口述实录》代替。 这一选题便顺利完成。

杨建伟与受访者钱德勒女士合影。 (杨建伟供图)
杨建伟与受访者钱德勒女士合影。 (杨建伟供图)
类似的问题在我实习时还遇到挺多,但庆幸都被解决了,没有耽误稿子的发表,而这些困难在让我抓狂的同时,也让我得到了更多的工作上的锻炼,受益匪浅。如今,我还在界面文化写稿,所以在真正意义上,我仍然还在界面新闻实习,而这段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经历,也成为了我新闻路上最宝贵的收获之一。

分享至:
实习丨选题从被毙到出彩,妙招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