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三名新闻学子有机会到《北京日报》实习,在实践中学到了许多在校园中学不到的知识。
黄梓轩:与时俱进地跑新闻——跑腿“蹭校族”一稿有感
“谁有空?去一下北大人大这些学校,看看校园内有没有小广告是宿舍出租的。家属楼这些不能算进去。”宿舍出租?这种小广告可多着呢!刚接到记者的任务,我心里就打起小算盘:还没来北京那会儿老师给我们“科普”过有人大宿舍出租的事儿,要不是那时候嫌离得有点儿远,指不定就在那住着呢!可这任务距我们来北京得近俩月,光是翻微信记录就花了十几分钟,我又在网上以北京各大学校的名字加上宿舍出租作为关键词进行检索,相关的出租信息还挺多,有不少还注明了对舍友的“要求”:爱干净、无不良习惯、作息正常,有些甚至要求舍友不抽烟、不喝酒、不沉迷网络游戏,花样之多让人眼花缭乱。我将十几个可能为学生宿舍的地点、要求、联系电话列成表格,假扮成来京的考研学生拨通了这些出租人的电话。

黄
黄梓轩在《北京日报》。(黄梓轩提供)

资料看着丰富,可事实上,这十几个电话打下来,只有2个声明自己是学生宿舍,并非家属楼。我还满心欢喜地与其中一个自称出租“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宿舍”的老师约好当天下午就去看房子,可对方发来的地址却让我起了疑心——距离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还有十来公里路呢,这宿舍靠谱不?

“你放心,绝对是宿舍,都是学生在住的。”按照对方的指示,出了地铁站我就懵了圈:面前的马路正在大施工,目之所及根本没有像学校的地儿。这哪儿像学生宿舍啊?我一边给“老师”继续电话联系,一边询问沿路的商家这儿是不是学校的学生宿舍,得到否定的答案后,我向对方提出质疑:到底是不是学校分配给学生的宿舍?不在校内的我可不想住。对方依旧以含糊的回答打哈哈,直到感觉瞒不下去才一下子吼起来:“我这就是培训中心改成的宿舍,人家考研都住这,就你挑三拣四的!不在学校还不要了!考个研有那么多讲究吗?”

没关系,咱还有1家。我再次打通自称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生的电话,对方以正在工作不方便接电话为由添加了微信。对方还将能证明自己是在校生的报告材料拍给我看,这下可是“货真价实”的宿舍出租了!

可我把情况告诉记者后,记者却并不满意:“往北语、地大那儿实地看看。”得,记者都发话了,我便从北京林业大学开始,穿过中国矿业大学、北京语言大学,来到中国地质大学,一路找宿舍出租的小广告,假装租房打电话了解情况,还随机询问了多名同学,身边有没有这种出租自己宿舍的现象,学校有没有相关处分。但无奈,这几个大学里头要么小广告不多,要么出租的都是家属楼。中国地质大学的一位同学还热心地告诉我:“现在的大家都在网上出租房子啦,虽然我没听说过有自己宿舍出租的,不过你直接上网查,估计都比你这样找小广告来得快。”

因为天色已暗,记者最终还是只采用了中国政法大学生的例子。但这个任务让我深刻体会到,我们常说当下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那么记者应该如何利用这一点搜集有力信息?我绝对没有贬低“跑”新闻的意思,相反地,我觉得专业记者与当下人人都可以是的那种新闻人最大的区别,就是能跑。但如果能对网络信息收集加以利用,更有目的,有针对性地跑,更好。

 

洪嘉琳:在 “被挑毛病”中成长

去报社实习,不仅是去锻炼能力、长见识的,也是去“被挑毛病”的。今年暑假,我在北京日报经济部实习了2个月。在改稿儿的过程中,记者给我挑出了许多“实习生的通病”。我们身上的一些问题,只有在报社的实操中才会暴露,也只有在一线记者的点拨下才能更好地理解。通病一:把采访到的东西写大。

我参与的第一篇稿件,就被记者揪出这个毛病。

当时,记者让我到朝阳区一商城的虚拟现实体验馆体验VR游戏并撰写一段引子。我“超额完成任务”,不仅写完了开头,还往原有的稿件里添加了其他资料,如该游戏为传统商城带来的经济效益等。我觉得,得到的采访资料很符合“体验式消费能否挽救商场”这一主题。然而记者告诉我,过多地介绍这一技术会使主线偏离。“采访到的内容要不要用,用多少,要看它的价值有多大。”

在学校实践的时候,由于题材较小(多为讲座稿或是校园活动),采访的面较窄,所以采访到的内容几乎就是稿件的全部。而通常情况下,一篇稿件不仅由某位采访者的话组成,还要有背景介绍、资料补充、现场观察等等。为避免这个毛病,我们在采写锻炼时应敢于迈出校园,在更复杂的环境中锻炼;也需要沉下心来,认真学习优秀媒体的稿件。

通病二:写新闻夹叙夹议,带感情色彩。

夹叙夹议,是实习生的通病,也是写新闻的大忌。虽然我们都知道,新闻应该客观真实,但在实际操作中,难免还是会带有感情色彩。在奥运会期间,我参与了一篇反映商家蹭奥运热点做免费营销的稿件,编写的导语就带有明显的“谴责”意味,被记者打回来重写了好几遍。记者告诉我们,写新闻只要把事实表达出来即可。

通病三:写新闻就像写高考作文。

在完成上述稿件后,我们向记者询问写稿如何才能避免感情色彩。她告诉我们实习生的另一个大问题——写新闻就像写作文,一直在扣题。“新闻不需要扣题,把事儿说清楚,就进入下一个层次,层次间要有逻辑而又互相独立。”

在写稿儿的过程中,记者也时不时挑出一些小毛病。在我们的稿件中,“记者发现”、“记者观察”等字眼频频出现。记者教导我们:“记者只是新闻的讲述者,不是新闻的中心,在稿件中应该是‘隐形’的。”记者还发现,我们的部分文字表达“没有按照普通话的行文标准”,主谓宾语序表达不当。由于在南方长大,受到当地方言表达习惯的影响,我们的行文表达不那么准确。要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应该多阅读报纸的稿件,培养自己的语感。

洪嘉琳在《北京日报》。(洪嘉琳提供)
洪嘉琳在《北京日报》。(洪嘉琳提供)

在报社实习,实习生给记者添了最多的,就是麻烦。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费心费力给我们“挑毛病”,教给我们很多在校园中学不到的东西!所以,每一次实习,我们都应该带着一颗感恩的心。

 

谢岸颖:在北京日报跑采访的日子
在《北京日报》实习的这两个月,老师们分配了一些采访任务给我,一般是实地采访相关人员,或者就某一话题采访北京市民,以及在网上寻找相关人员进行采访。

谢
谢岸颖在《北京日报》。(谢岸颖提供)

一、实地采访相关人员

如果是暗访店铺老板,可以选择那些顾客较少或者没有顾客的店,这样你会有更多时间和老板聊天,获取更多信息。如果需要采访顾客或乘客,则可选择到顾客多或乘客多的座位旁坐下,方便采访多个顾客,进行了解和对比。采访时可以从问路或帮忙推荐菜单开始,逐渐拉近与对方的距离,再往下问问题。另外,选择采访对象时,学生或者是女性的戒备心理相对弱一些,而且也更愿意和你聊天和回答问题,所以可以优先选择采访学生或女性。

还有,如果不是事先约好采访的话,采访时尽量不要透露身份,特别是政府部门,一般对记者比较敏感,所以可以说自己是市民来了解情况;商场之类的消费场所,则可以伪装成消费者。另外,采访时尽量一次性把问题问完,以免对方生疑。

二、就某一话题采访北京市民

实习期间,老师让我们就“乘坐不同交通工具的比较”、“滴滴打车收费的变化”等问题采访北京市民。毕竟不是北京本地人,在当地生活的时间也比较短,所以想采访到更多的北京居民,就要靠平时的“积累”。如租房的中介、在北京读书的同学等都可以成为采访对象。

此外,出去采访时,尽可能和采访对象要联系方式,他们很可能也是你下一次选题的采访对象。因为电脑出现故障,我找到了一位维修人员帮我修理。在往后的几次采访中,这位维修人员都成为我的采访对象。因为对方经常在北京各地跑,对于公交、地铁、滴滴打车等接触得也多,对其出现的问题也深有体会。

三、在网上寻找相关人员进行采访

类似的采访是我调查“暑假作业代写”和“销售个人信息”时做的,在网上找帮忙代写作业的人员和销售个人信息的卖家。这种采访听起来像大海捞针,事实上,这也有一定的技巧。现在的网络越来越发达,这些卖家的宣传平台也增加。QQ上、贴吧上、微博上、微信上、淘宝上都有相关的宣传,只要搜索关键词就会出现很多相关的QQ群、贴吧、淘宝店等。

不过,因为需要更多详细的信息和实例,所有搜集到的联系方式都要尝试着去联系,不要图方便,只通过QQ或微信去联系,因为对方添加你为好友需要一定的等待时间。在淘宝上询问客服有时是最快的,而且客服态度也比较好,一般是有问必答。

分享至:
实习∣在北京日报采访的日子,做暗访,碰壁,被挑毛病,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