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是新常态下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也为金融服务开辟了更开阔的空间。12月22日晚,加拿大皇家银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亚太区董事、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博士王勉莅临汕头大学,主讲题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与监管”主题讲座。

互联网公司VS金融公司

“互联网公司就是数据公司。”王勉说,互联网公司就是利用数据产生价值,来颠覆传统产业,不和传统产业在既有商业模式下竞争,通过对数据把握、数据挖掘创造新的商业模式来获取价值。

但利用数据也有难点,最大的困难来自于技术。不仅要进行数据收集,还得进行存储、清洗、脱敏、归类、标签化、结构化一系列工序,然后再建模分析并进行挖掘利用。王勉用百度搜索引擎做例子,在百度上搜索,人们只能看到搜索结果,但是得出这个结果却需要进行大量的数据处理。百度目前数据达一千多个PB, 每天就要处理几十个PB。

接受互联网企业的服务几乎都是免费的,耗费如此多人力物力,它们靠什么盈利呢?王勉认为是广告、游戏和增值。其中,广告的营销模型由四个部分组成:注意、兴趣、欲望、行动。前两者叫“注意力经济”,后两者则是“欲望经济”。拿中国互联网三巨头“ABT”(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为例,腾讯的盈利方式就属于注意力经济,它收广告费用的依据是展示的次数或时长,百度则依据点击次数收费,阿里巴巴看销售佣金。它们三者恰好是从吸引注意力到实际效果转变。

随着中国互联网和金融产业的新型业务模式开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但相比而言,国外较少用这个词。王勉表示:“就金融行业来说,他们是个比较成熟的产业,涵盖面非常广,以传统金融企业为主导。”

传统金融机构有很多,投资银行是其中服务高端甚至超高端客户的一类。相比普通的零售银行来说,风险大,收益也大。“投资银行没有资金来源,不能吸储,只能去货币市场拿资金。”

金融业面临多方挑战

王勉认为,现在金融业处在比较危险的境地。产品及其定价和分销渠道、客户、外部环境、竞争者和经营模式挤压着金融行业。“越来越难赚钱了。”王勉坦言。

产品数量和复杂性大增,需要理念创新;无情的价格压力,需要新的定价模型。更高的分销费用需要抢人才,提高在岸能力。

客户对金融机构存在广泛不信任的情况。他们要求回报率,关注绝对投资业绩,强调货币价值;要求高质量的、整体的建议,甚至轻易更换客户经理以便更好起诉。换代财富的传承有时候带来分裂性的影响;财富金融需求与众不同的新客户群出现。

目前金融行业外部环境也不容乐观。虽然亚洲、中东欧市场增长较快,但整个市场增长较慢。加上各种税收新方案导致离岸业务增长缓慢,持续加强的监管使得成本不断上升。

此外,还要面对竞争强度的提高、经营体系的剧变、专业化、规模化的要求。

挑战之下有对策

面临这些挑战,金融行业应该怎么做呢?“在交易市场,80%的交易都是及机器在做。”王勉展示了海外领先银行的互联网数据建设,它们运用大数据技术节省成本、发展客户,提高自己的整体竞争力。

具体来说,互联网数据在银行业怎么应用?王勉认为,可以将互联网数据应用到信贷风险控制领域。零售银行可以用互联网数据定制差异化产品和营销方案:用互联网数据为优化银行运营提供决策基础,创新商业模式,用互联网数据拓展中间收入。

互联网+金融

“银行是金融的中介。”王勉表示,以前银行的作用就是中介。“把有钱人的钱借给需要钱的人,赚取差价。”由于信息的严重不对称,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贵族”取得了很多行业无法企及的利益。但随着互联网的出现,金融渐渐 “脱媒”了,中介不再被需要,银行也就失去了“贵族”血统。

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金融的受益者,第三方平台可以对资金借贷双方进行匹配,大数据金融能够精准分析客户行为,利用信息技术对传统流程进行改造,经营、管理电子化银行……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银行会不会消失?对于这个问题,王勉认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确实给大众提供了很多方便的渠道,但短时间内两者是可以共存的。不过, 因为社会在发展,以后可能不会有货币、纸币这些东西了,银行完全有可能被淘汰的。王勉打趣说:“你看现在银行的服务成本挺高的,如果互联网金融只赚银行赚的一半,那为什么不选择它呢?”讲座在一片笑声中结束。

252423927544094723
王勉教授讲座现场。
004
左起依次为:方兴东院长、顾佩华校长、熊澄宇教授、王勉博士

(文:肖淼 林婉婷  图:丁志威)

分享至:
王勉:互联网金融的腾飞与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