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延生)1月3日,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传播学教授、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洪浚浩教授莅临汕大,围绕“美国新闻传播教育的发展与现状”,介绍了美国新闻传播教育的历史与发展、传播学两大学派、以及美国大众传播的发展。

 

洪浩浚(朱延生/摄)

洪浚浩教授。(朱延生/摄)

 

先导:美国传播学研究

洪浚浩说,在美国,传播学教育已经有四五十年,但作为一门真正的学科也就是最近十多年。要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必须要有研究的内容,相对成体系的理论以及相对有效的科学的研究方法。

在美国,传播学被看作是社会科学,而非人文学科,因此非常强调研究方法。但在欧洲,传播学多被视为人文学科。

传播学研究的重点是传播的过程以及传播的效果。而传播效果研究,是所有传播学研究中最困难的部分。洪浚浩以美国大选为例,如果要做“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与社交媒体关系有多大?”这类的研究,很难通过具体量化来证实。

 

历史:简明美国传播学

洪浚浩教授梳理了美国传播学发展的脉络。20世纪早期,传播学的研究侧重于“言语”和“修辞”的文本分析。

“二战”以后,随着社会科学和行为科学的研究方法的引入、科技、工业化以及教育程度的提高,使得传播学成为一门显学。

进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传播学的研究重点转向大众传播、传播政策以及媒体在传播中所扮演的角色。2016年美国大选可以看成一种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博弈,这一次颠覆了以前竞选人必须要依赖传统媒体的传统,新媒体的力量显现出来。

脉络:传播学的两大学派与分支

洪浚浩教授认为,欧洲与美国的传播学研究区别在于:欧洲的学派强调阐释、历史、文化、批判学领域;而美国的传播学受“实用主义”哲学的影响,强调科学和客观。传播学分为两大学派:符号学派(Semiotic School)侧重研究传播的意义,关注信息交流的目的。过程学派(Process School)侧重于研究传播行为,关注传播的效果、准确性、态度和行为的改变。传播学是在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教育学等学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此传播学的发展,一方面依赖于其他学科的发展,另一方面,社会的需求也推动了传播学的发展。

洪浚浩教授认为,目前传播学的研究主要有三个向度:以人为研究主体,即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以社会为研究主体,即人与社会之间的传播;以传播载体和传播技术为研究主体,即传播载体和技术之间的传播。

而在这三个向度中,比较公认的传播学研究的分支领域有:人际传播、组织传播(组织传播的基础仍然是人际传播)、大众传播、国际传播(国际传播的基础是大众传播)、跨文化传播、电信传播和传播技术、政治传播(与选举相关的传播、民意调查和民意测试)、健康传播(包括宏观的建立在大众传播基础上的健康传播和微观的建立在人际关系上的健康传播)。

洪浚浩教授认为,传播学研究的瓶颈在于,沿用已经落时的传统理论来解决当今社会问题。他以“议程设置”理论为例,这个理论是有前提的,不能想当然地使用。社会科学的理论多是一种假设,自然科学是一种定律,社会科学理论在不同的环境中需要验证。

_DSC4846

视频:洪浚浩教授谈传播学研究需注意理论前提

 

研究:媒体与社会作为永恒主题

洪浚浩教授认为,大众传播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媒体的政治属性、社会角色和运作模式受到国家政治体制、经济结构和科技发展水平的影响。

他说,目前美国大众传播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新闻学理论、媒介理论、媒体与社会、媒体与文化、媒体经济学、媒体伦理、法律和法规、媒体与流行文化、媒介素养等。

而在教学方面,每隔几年都会有些变化。增长领域集中在:人际传播、群体传播、组织传播、健康传播、性别传播、研究方法、跨文化传播、说服以及公共演讲等。下降领域包括:口译、口述历史、语音与措辞、辩论指导等。

洪浚浩教授特别强调, 新闻与传播不是割裂的,新闻是传播的一部分,在美国,一般学生都是从传播学领域开始学习,然后再细分到新闻、广告、PR等不同领域。

嘉宾简介:
洪浚浩教授: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传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教育部长江学者项目海外评审专家。出版中英文著作数部,发表中英文学术文章一百多篇。

分享至:
研究 | 洪浚浩漫谈美国新闻传播学历史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