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杏娜 刘翠琴)摄影师阮义忠是少数被选入美国权威的《当代摄影家》一书的华人摄影家之一。在几十年的摄影生涯中,他坚持人文主义的温暖视角,专注地用镜头记录台湾的社会现象。

“我宁可用照片教做人的本分,做事的道理。”67岁的阮义忠说,摄影是一扇窗户,是和世界交流的管道。他希望推广最好的摄影理念,用照片说明拍摄者与被拍摄者的关系,说明摄影和人文的关系。4月14日,阮义忠在汕头大学图书馆报告厅就“摄影与人文”这一主题分享他的经历和摄影观。

(阮义忠讲述他的摄影故事 丁志威/摄)
(阮义忠讲述他的摄影故事 丁志威/摄)

为了梦想逃离家乡

小时候,阮义忠常去家对面的“东方照相馆”帮照相师傅洗照片。但他始终觉得摄影与他无关,从未想过能走上摄影的道路。那时候摄影的门槛很高,需要在师傅手下做满三年四个月的“白工”,才能学到师傅的看家本领,就像他父亲招收木匠学徒的流程一样。

阮义忠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木匠,他明白,如果不离开生活的小镇,他也会成为一名木匠。“我想逃离我的故乡。”他读书,画画,不断充实自己,使自己在城市有发展空间。

19岁高中毕业后,他来到台北参加大学考试。应试无望,他便拿自己高中的画作去应聘当时台湾发行量最大的《幼狮文艺》杂志的主编助手。主编痖弦十分惊讶于阮义忠前卫和现代的画作。于是,阮义忠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为《幼狮文艺》杂志画插画。

阮义忠的插画发表后,整个文学界都在打听他。“成功太快让我以为自己才高八斗,不知道感恩。”70岁的他逐渐明白,是痖弦的信任和赏识给了他成功的机会,痖弦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

在台湾,年满20岁而没有考上大学的男孩子要服兵役。所以在《幼狮文艺》杂志工作一年后,他匆匆忙忙入了伍。入伍三年,他读了很多书,开始写小说和诗歌,写的最多的是情书,这也让他遇到了现在的夫人。

那时候的阮义忠,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或者作家,依旧与摄影无关。

“我的人生离不开摄影”

退伍后,阮义忠应聘了ECHO杂志(现改名为《汉声杂志》)的艺术编辑。在工作时间及工资等一切谈妥后,阮义忠方知艺术编辑需要会拍照,便和黄先生说他不懂摄影。但后来黄先生说:“没关系,你只要多走多看多拍,很快就能上路了。”

这句话也成为以后阮义忠最常和学生说的一句话。阮义忠解释,摄影要走出去,去面对陌生人,去发现值得记录的镜头,多拍才能有照片,而不能关在屋子里。走出去才能有所感动,将感动的一瞬间与创作同步,这是摄影一个特殊的地方。

(阮义忠用自己的手机拍摄到场听讲座的同学 蔡杏娜/摄)
(阮义忠用自己的手机拍摄到场听讲座的同学 蔡杏娜/摄)

“当我拿起相机,我才会面对平凡的小人物,他们有很珍贵的特质。”阮义忠坦言,在开始摄影之前,他只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没把别人当回事,直至拿起相机,才体会到和被拍摄者产生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阮义忠回忆起自己“永远的老师”——一个不顾烈日在水沟里洗澡的陌生人。阮义忠希望拍下这个画面,于是用羡慕的语气搭讪道:“哎呀,天这么热,你在这里洗澡一定很舒服吧。”那位陌生人听着舒服,便招呼他下水。阮义忠为了不让水沟底下的泥巴水搅浑,便把脚轻轻放下去。这个小细节被陌生人看在眼里。洗完后,他没有趁其不备、迅速抓拍,而是慢慢从包里拿出相机,故作镇定地按下快门。

“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我仿佛觉得像扣扳机的后作用力震到心脏一样。”本以为会受到指责的阮义忠没想到陌生人说了句“真多谢!”“你只要用最大的尊重和他相处,他就会把最大的信任交付出来。”阮义忠说,是这个“永远的老师”让他知道人的心胸可以很大。

“我被人性的善面所吸引。从此我的人生便离不开摄影。”

谦虚摄影,传递人文

阮义忠创作出不少杰出作品,却依然认为自己只是50%的创作者,另外50%的功劳是属于镜头前的人事物的。

他将自己拍摄的照片作为例子。图中,一个人在地平线上突然翻跟斗。阮义忠解释,这张照片表达的是人在土地上生老病死的轮回,而他在按快门的时候几乎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把握这一瞬间。他戏说,自己每次按快门时都不禁期望老天帮忙,冲洗出好照片后,又心怀感激。“摄影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谦虚。”阮义忠认为,每一张好照片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成果,拍摄者要用尊重的姿态面对镜头前的一切,感激对方。

(阮义忠《人与土地》摄影集的封面图 图片来自网络)
(阮义忠《人与土地》摄影集的封面图 图片来自网络)

“摄影之所以特别,就在于分享。”阮义忠说,拍照是和别人分享自己体会到的意义,分享人文精神。在他看来,人需要在艺术中得到慰藉,找到自己的根,而具有人文精神的照片正有这样的魅力。他表示,不一定是有人的照片才有“人文精神”,只要能表现人的生存状态、传递拍摄者的感动的照片都具有人文精神。

在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的启发下,阮义忠开始筹备“阮义忠摄影人文奖颁奖大赛”。 2016年11月26日,首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颁奖典礼在乌镇的木心美术馆举行,此次比赛获奖的作品有《绿皮火车》《<404>NOT FOUND》《形而上的慰藉》等,皆取材于生活。“每个人都在找生命的原点。”阮义忠说,最好的题材就在生活之中。

阮义忠把自己的摄影理念比作一把火,可以在自己熄灭之前把别的蜡烛点亮,这样光才不会消失。“摄影人文奖的理念就是在光还没熄灭之前,把光传递下去,这就是传承。”

(阮义忠与到场人员的大合照 丁志威/摄)
(阮义忠与到场人员的大合照 丁志威/摄)
(讲座结束后,同学们排队等待阮义忠的签名 吴静文/摄)
(讲座结束后,同学们排队等待阮义忠的签名 吴静文/摄)
分享至:
阮义忠:用摄影分享人文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