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shixi

    实习生黄婕在北京 (安心/摄)

   

      (2008-6-22 特约记者:黄婕)今年夏天,我们一行十人抵达北京,开始在中央电视台为期一个月的实习。我们被分派到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奥运频道和 英语频道的不同栏目进行学习。

     “你们是一个Special Project。”负责与央视联络的陈院长助理李梓新说。这次实习由中央电视台和香港大学及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合作,给有志于发展新闻事业的学生提供实践的平台。

      “让他们少做些杂货,多学些干货。”中央电视台第二套节目《经济与法》制片人石强说。一个月的实习时间确实太短暂,特别对专题类节目,一个月记者或许也就能完成一个作品,等实习生跟着学习,弄清流程,基本可以独立制作,完成选题后,实习也接近尾声了。能真正上手做节目的机会非常少,我们能做的就是抓住一切机会跟在记者的屁股后面看、听、想、学、做。“要学会偷师,”石强说,“放开了胆子,有什么不懂的,有什么想学的,提出来。”

 

       第一个星期,只要逮着有记者做事,我们都会尾随,看看央视的节目到底是如何做出来的。以《经济与法》为例,记者找到选题后,与编辑讨论。接着向制片人提交申请。通过后,写采访大纲着手准备采访。拍摄完成后,写文字稿,包括主持人的话、解说以及同期。后期配上画面、音效和字幕。通过层层审查后,节目就能正式播出了。

      技术上,我认为我们学院的学生完全有能力在中央电视台工作。因为从发现新闻、采访、写作到后期剪辑,学院都设置了课程,只要认真学习,实践会很简单。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协助记者进行简单的剪辑。但与此同时,学生记者和职业记者间的差距也显而易见。

      首先是工作效率。记者接到任务后都是立刻着手工作,修改选题,预定采访对象,恨不得一个钟头分两个用。每个节目都有固定的周期,你得在这个时间内完成片子,无论是什么理由,耽误了就是你的问题,得自己承担。但是学生记者,总是认为新闻做得出来做不出来无所谓,你不催着我也不急,等到最后一天匆匆完成,质量如何也管不着了。

      其次是应对能力。找不着采访对象怎么办?有一个选题,当事人在非常偏远的农村,没有电话或者其他联系方式,只知道他所在村的名字。记者打电话到当地114开始查询,村委会电话,没有;镇政府电话,没有。镇上其他部门电话,纪检委电话,村里其他任何一个人的电话……只要是有可能与这个当事人联系到的都通通问了一遍。虽然最后还是没有联系上,但是从联系的过程却反映出记者的职业精神。学生记者,常常是一个电话打不通或者发出的短信没收到回复,就放弃了采访的念头。“算了”,这个词总是很容易出现在无法应对意外事情的记者脑海里。

      还有优秀的写作能力,与被访者沟通的能力,和画面语言的运用能力。我们的学生需要更多的在实践中体会并加快进步的速度。

 

      央视的记者也有不是学新闻出身的,但是他们同样能够做得很好。做新闻需要的不仅是我们正在学的专业技术,更重要的还要有对新闻,对工作的热忱和责任。

 

      我们以为已经可以足够骄傲,其实要学的还有很多。

 

央视实习生群体博客:北京拾记

http://media.stu.edu.cn/assignment/beijing

 

编辑:邱少芬

 

分享至:
新闻学子央视实习谈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