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朱延生

实习单位:中新社广东分社

 

来中新社实习前,就听耿军老师说通讯社很锻炼人,不愁没有稿子发。来中新社实习后,发现不仅能出稿子,而且还能让自己迅速意识到,肚子里面货就那么多,要成为专业记者还得加把劲。

 

研究生入学以来,我一直在做学院公众号,但也一直被导师说自己文字功底太差。研二下学期开始,我推掉公众号的工作,开始旁听耿军老师的《基础新闻采编》课,参加学院组织的“郑州航展”报道,这期间被耿军老师不断“安利”中新社。

临近暑假,我的导师白净老师问我今年暑假想去哪里实习。我说想去一个能够锻炼采访和练稿子的地方。白净老师就对我说耿军老师有个去中新社广东分社实习的机会,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去那里实习。没想到,我竟真的能来分社实习。

我是7月10日报到,有幸被中新社广东分社新闻部主任索有为老师指导。短暂自我介绍后,索老师给我一本《中国新闻社记者手册》还有几本《业务通讯》。实习期间,自己不断地翻阅、研究这些书。与很多新闻教材不同,《手册》内容更加精炼、实用,每页都是干货,自己做了很多笔记。但这还是2014年的版本,中新社正在实行新媒体改革,不知道之后《手册》是否会更新,如果有的话,那么这本书的价值一定还会翻倍。

两个月的实习,最大的体会就是脸皮变厚了,与陌生人能更好地沟通。第一次独立采访是去广州文化馆。记得采访前一天,下班去踩点,晚上回到出租房看了很多关于文化馆的资料,躺在床上快睡觉的时候,忽然想到,小时候从没有像广州市民一样享受过如此好的文化活动,不知不觉泪水竟流了下来。第二天的采访异常顺利,碰到了很多采访对象,感觉都有话可谈。

 

时效是新闻的生命

我经历过连续10天的采访,没有双休更是常态。8月7日,我出差去肇庆采访第15届广东省运动会筹备情况,采访开闭幕式、各大比赛场馆建设、运动员训练和肇庆新区建设,在车上完成了所有稿件。8月9日晚,回到广州,第二天就是南国书香节,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就开始报道书展。幸好,有过香港书展报道的经验,明白哪里有新闻。8月15-17日,我开始采访第三节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业投资贸易洽谈会(下称“珠洽会”),跑遍了佛山、肇庆、云浮、韶关四地的先进装备制造企业,又是在去往各地的路途中写完四个城市的稿子。

之所以频繁强调在车上写稿子,是因为“一般新闻两小时发稿,当天新闻当天发。”这条中新社对稿件时效性的要求。对于刚实习的我,很多次采访,根本没有时间赶回到单位,就得就地赶时效,写完稿子。

短短两月,我也见识到什么叫做“专业记者”。索老师写稿子又快又好,印象中有三次震惊到我。

第一次是中小企业博览会的稿子,上午和老师一起采访完,独自赶高铁,在动车上为了赶稿顾不上吃喝。微信上突然来了一条信息,索老师已经把网稿的链接发给我了。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新闻的时效性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次是“花城文学奖”的稿子,自己还在一边拍照,一边记录谁获得什么奖,笔记还没有记完整。活动结束,同样的场地,短暂的重新布置后,王蒙的讲座又开始了。这样,前一条稿子就没办法写了,正担心的时候,索老师的稿子又发给我了。“回头看看吧。”他转过头对着身边的我说。我边点着头,手还在奋笔疾书,记着王蒙现场讲座的要点。

第三次,是和索老师刚带的实习生炜瀛一起采访广东出台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新闻发布会上。由于下午和炜瀛都有其他采访,中午就得赶出来稿子。结果中午打好饭,放在边上还没顾得上吃。索老师又说了一句“稿子已经写好了。”想想,这真是一种“噩梦”。

 

差点压倒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无论是在大学还是研究生期间,老师一直强调要写好消息,新闻综述就没有认真写过。因为采访过珠洽会前期各市筹备情况,索老师要求我除了开幕式的消息外,还要写一篇整体情况的综述。

面对综述毫无思路的我,只能求助一下采访过珠洽会的程景伟老师。他给我的建议是,从“先进装备如何拉动实体经济”这一点入手。可是实体经济对我也不过是一个空洞的名词而已,没有丝毫概念。

8月29日晚上在佛山,我记得当时已经有些自我放弃了。第二天早上,9点有车接媒体去现场,我一直挨到8点50,才决定再去现场多采访一点素材。还没到车上,工作人员就问我“就我一个吗?”我却听成,就我一个人去,心里一下子又后悔了。结果上了车,发现还有一个记者,“救星”一般,我走到了他边上坐下,结果被问了很多问题,记得最后我回答了一个“我今天还要写一篇综述。”结果被嘲笑了,“实习生也能写综述?”

当时感觉自己很火大,这位似乎没在珠洽会现场见过的记者,一上车就问东问西,而且凭什么还说实习生写不了综述,虽然我昨晚也一直和自己这么说的。后来,我被工作人员提醒要身份证才能入场,跑回去拿了身份证后,一路上拿着手机边查资料,边列提纲。到现场感觉有一股“新闻的气息”,引导着自己采访参展商和观众。

因为下午广州还有采访,我掐住时间采访到11点半赶紧撤了。道路管制,没等到公交,我担心错过下午的采访,于是打车回到住的地方办理退房,从佛山坐着公交换地铁回到广州,开始下午的采访。虽然,索老师说珠洽会明天结束,明天再交综述不迟,但采访完晚上8点赶回住处的我,还是赶在晚上11点交了初稿。看来今天的稿子发不了了。写完之后,躺到床上,感觉耗掉了自己最后一口真气,澡都没洗,一直躺到第二天。

第二天上班,改稿是免不了的,删掉700多字,再删掉很多用来说明同样问题的案例。对比发出的稿子,发现综述确实是一种我短时间内掌握不了的文体。或许那位记者说的对,但我还是想用稿子来证明自己也是可以做到的。

 

愿自己能够时常想念

两个月的实战采写,远比一学期课堂上所要学的丰富、形象得多。从广东省公安厅到省博物馆、从广州到韶关,自己想着暑假两个月得跑遍广州,结果发现,实习忙起来,周末想自己跑点地方还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因为采访也去了很多之前不在计划内的地方。有采访,下班后我就借着踩点逛广州。没采访,就去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看书、查资料。两个月时间无比充实,时间一眨眼就没了,回家的前一天,我还在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上采访。

实习结束,整理一下发出来的稿子,两个月发出来了45篇稿子,收到100多张名片,每张名片的背后就是一个采访对象,自己也记完了7、8本A6大小的采访笔记,照片不知道拍了多少。或许,再实习一个月还能认识更多老师,去更多有趣的地方,写更多的稿子。但感觉我的能力就只能到这里了,肚子里面的货不多了。开学,还能在学校待一个学期,想抓住这最后“无忧无虑”的时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两个月的实习,让我理解已工作的那帮同学为何整日叫苦?媒体人为何被称“无冕之王”,又自称“新闻民工”?再过半年,就要踏上这一行了,希望以后的工作,也能如这短短两月,让自己能够时常想念。(完)

 

分享至:
实习 | 新闻永远都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