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

Australian Studies Centre Shantou University China

Latest Posts

出国留学选择传媒学院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对于学校的选择,你看中的是什么呢?是学校的综合排名?学校的地理位置?还是学校的规模?显然,对于不同的专业,选择的学校所考虑的因素是不一样的。那么,对于传媒专业的学生选择学校的时候应该考虑哪些因素呢?

设备

对于传媒系系的学生来说,实践是至关重要的,而满足实践最重要的就是学校的设备。学生需要考虑学校的设备是不是行业最新的;有没有学生单独使用的工作室,包括录音棚,剪辑工作室等;学校是否网络化,包括WIFI的覆盖,电子教学等等;学生是否有机会参与社会实践,包括演出,毕业展等等。这些所有的因素都会决定学生毕业时的能力。

640

麦考瑞大学传媒与艺术学院的教学大楼前身是“澳大利亚电影电视广播学院”,这里曾培养了大批的行业内顶尖人士。 几年前,麦考瑞大学买下了这栋大楼,并斥资1500万澳币完善其设备。如今,传媒艺术学院的学生每天 都可以使用到这些教学设施。无论是教学设备,教学场所还是表演场地,全都与行业标准相等同。

641

师资力量

对于传媒课程的选择,不能单单凭学校的排名而判断,最重要的是学校的师资力量,包括老师在艺术领域的成就,在行业内的名声,以及是否仍活跃在行业内。活跃在行业内的老师会教授给学生行业的最新知识,帮助学生毕业后快速融入到工作中。

前英国BBC制片人,美国公用无线电台制片人Howard Gelman,澳大利亚声乐教师协会(Australian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eachers of Singing)的现任主席Diane Hughes等都是麦考艺术系的老师,还有更多澳洲本土知名的导演、制片人等包括Dr Iqbal Barkat,Professor Kathryn Millard等在麦考瑞任教。

就业支持

无论你学习传媒课程的目的是什么,最终所要考虑的都是就业问题,所以在选择学校的时候要充分的考虑学校是否提供就业支持,包括时候有就业中心,是否提供实习机会,是否有校内招聘会等。

643

专业课程设置

传媒课程可能并不单单是学习传媒类的知识,同样也可以和商科课程进行结合。所以在选择院校或者专业的时候,应当考虑自身的需求,根据自己的初步职业规划选择课程。

麦大开设的部分课程

Bachelor of Arts major in

Arts Practice and Management

Creative Writing

Dance and Performance

Interactivity and Games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Media,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Music

以上所有本科课程均可修双专业,部分课程可修双学位

Master of Creative Industries

Master of Future Journalism

澳大利亚大学的传媒专业在世界名列前茅

644

来源:澳大利亚政府教育资讯

 

 

与David Walker会面

在墨尔本的日子里,我们非常有幸可以到大卫沃克家里拜访,并与他和他的夫人一起喝下午茶聊聊天。

大卫沃克教授是澳大利亚著名的历史学家、人文学家。他主要进行亚洲研究,与中国有很深的渊源。我的导师张威教授与大卫沃克先生是很好的朋友,我也因此有缘与之会面。

他的家距离迪肯大学有一定的距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跳上75路电车叮叮当当的前往赴约,电车之后还要再转一辆巴士,在一个僻静而美丽的街区下车,走几步路就到了沃克先生家门前。

沃克先生和夫人将我们迎进客厅。说是客厅倒很像书房,沙发后摆了满墙的书,温馨而有书香气。我们带去了沃克先生爱吃的菠萝,沃克太太准备了草莓和茶,四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样闲散的喝着下午茶聊天。

我们谈到澳大利亚和中国的不同。大概因为我们的吃货属性,不可避免的谈到两国的食物。沃克先生回忆着他在北大任职时北大校园里便利的小吃和新鲜水果。在中国,出门就能随意买到的想要的东西,而在墨尔本却是住在郊区,要定期去超市采购。他们夫妇几乎游遍中国,也对中国人的好客、善意与中国城市的安全印象深刻。他们拿北京和华盛顿比较,大大称赞了在北京居住的安心。

聊天一直持续到天色转暗,我们也该离开。沃克先生送了我们他的著作,并期待夏天之后我们可以在广州再会。

我们与David Walker

来到墨尔本 你不可不了解的街头涂鸦文化

墨尔本的街头艺术把整个城市装点成了一个巨大的艺术馆,在琳琅满目的街道上,每走一步都能发现惊喜!但为什么恰恰是在墨尔本发展起了如此发达的街头艺术?墨尔本大学的Alison Young教授为你揭开墨尔本与街头艺术的不解之缘。

行走在墨尔本街头,如同走在一个庞大的艺术馆,丰富的街头涂鸦在墙头的每一个角落,让你目不暇接。除了那些尺寸惊人、宏美壮丽的画作,更有趣的是埋藏在角落和画作间隙的小秘密,如果你足够细心找到它们,会有一种发现宝藏的幸福感。

640

墨尔本友好、开放的氛围也不断吸引着身怀绝技的艺术家前来创作。每时每刻你都能遇到艺术家在现场创作。既然是公共的区域,不断有更新、更惊艳的作品出现,所以墨尔本街头永远给人带来惊喜。

墨尔本与涂鸦文化的渊源为什么墨尔本会有如此发达的街头艺术?墨尔本大学的Alison Young教授认为,这源于墨尔本独特的地理因素和文化因素。在最近的ARC Discovery Project中,她详述了墨尔本街头艺术的缘起。

641

从地理因素上看,墨尔本大量错综的街道为创作提供了天然的场所。墨尔本和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地理位置上的距离是街头文化免去了许多管制。说到文化因素,由于墨尔本街头的早期涂鸦作品得到当地民众和官方越来越多的认可,使得越来越多的新艺术家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街头艺术的蓬勃发展引起了商界的注意,商业正以资助涂鸦和街头艺术的方式与街头艺术展开合作。Young认为大家对街头艺术家商业化的行为不必太过消极,“商业资助令艺术家找到谋生的渠道,这其实对艺术的延续有积极作用”。

这些因素的结合使得墨尔本街头艺术的未来发展变得不可捉摸,这意味着未来对于广大街头艺术爱好者来说是更多惊喜。

来源:澳大利亚政府教育教育资讯

墨尔本租房记

到达墨尔本之前,我和伙伴通过网上多种途径来寻找两个月的短期租房。由于我们有两个人,资金有限,最初的进展并不尽如人意。通过亿忆网、猫本在线、Airbnb等渠道找到的房源都各有各的问题。

墨尔本房间价格大都在每周200澳元左右,而双人间数量非常少。由于我们依托于迪肯大学进行研究,所选房间大都位于墨尔本东南区,距离市区较远,价格相对较低。但一个理想的低价格的双人间仍然很难找到。

在我们降落在墨尔本的当天,仅仅在网上预约到了两个单人间,虽然位置在迪肯大学旁边,价格却是高出预算。

机场到学校的路途也是遥远,机场大巴转火车再转电车,拖着行李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顶着烈日最终坐上了到迪肯的75路电车。在车上,我们与一位印度女孩聊起天,偶然得知她的住所内正有一个房间要出租,又疲又累的我们便高兴的跟了去。

房子距离迪肯大学不远,房间内只有衣柜、床垫和椅子,但公共空间还算干净,最可贵的是这个房间是目前遇到的最低价格。我们没有怎么犹豫地住了下来。

然而两个月的生活后,才慢慢发现房子的问题。我们遇到的印度女孩是房子的房东,喜爱Party,每周总有几个夜晚要伴着吵闹和音乐入睡。而房子的位置远离市区,对于短期居住来说并不能完全领略墨尔本的精彩与美丽。

这些总结是每日生活而得出的经验,但作为在墨尔本迎接我们的第一栋房子,它留存在我记忆里难以忘怀。

2016/2017年南昆士兰大学中国奖学金重磅来袭

南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Queensland, 简称USQ)将提供南昆士兰大学中国奖学金(2016/2017 USQ Bursary-China)给学业优秀的学生,并支持他们在澳大利亚的学习生活。这可能是你!

奖学金详情
奖学金金额:4000澳币申请条件

▪ 申请南昆士兰大学(USQ)Toowoomba校区、Springfield校区或Ipswich校区的本科课程或硕士课程的申请人

▪ 满足澳大利亚学生签证申请要求的中国学生;

▪ 仅限入读2016年下半学期(7月)或2017年(2月或7月)的本科和硕士课程的申请人;

语言要求

学术类IELTS总分达到5分或同等水平

如何申请

▪ 申请人提交南昆士兰大学本科或硕士申请

▪ 申请人参与南昆士兰大学微博,微信活动,提交奖学金申请

▪ 申请者必须提供已经关注南昆士兰大学中国官方微信或微博的证明,并提供附带个人照片的简短文字(20-50个汉字或英文)说明自己为何选择南昆士兰大学

1、若想获得该项奖学金,学生必须接受录取并且选择上述的3个校区其中之一就读

2、此项奖学金不可与其他类别的奖学金同时获得

3、南昆士兰大学中国奖学金最终解释权归南昆士兰大学所有

2016澳洲政治大戏中的华裔选民

讯源:澳洲Mirror

2016澳洲联邦大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现联盟党政府高开低走,在最近的几次民调中一直与反对党工党不相伯仲,英文主流媒体形容为deadlock死锁,纷纷预测很大可能性再次出现悬峙政府。

在此形势下,边缘席位的争夺对于大选最终结果则至关重要,其选战也就愈发激烈。对于澳洲各大小政党来说,澳洲近一百万华裔的选票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这随时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具戏剧性的是,今年三月份联邦选区重新划界后,在全澳华人比例排名前几名的选区中的好几个都成为了理论上的边缘选区,如现为自由党议员的Barton选区理论上工党领先4.4%,现为自由党议员的Reid选区理论上自由党领先3.4%,现为自由党议员的Banks选区理论上自由党领先2.8%。这几个选区华裔的比例都超过10%,其中排全澳第一的Barton选区15.4%的选民是华裔背景。

我们华裔选民就这样一不小心被隆重推到了这次澳洲政治大戏的前沿。

澳洲是西方民主国家联邦制的典型代表之一,其选举制度中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强制投票。对于很多华人新老选民来说,如何学习正确使用自己神圣的投票权,是大家必上的一课。

各政党也开始施展浑身解数争取华人的选票,其中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手段就是舆论媒体宣传。本次选战舆论宣传中有很多亮点,最有新意的莫过于社交媒体的使用。比如6月17日,总理与反对党领袖举行网络辩论,社交媒体Facebook与澳新网进行了网络直播。

同样,深受华人欢迎的社交媒体软件微信也历史性地在本次大选发挥了不可低估的影响力。在这个以微信公众号为载体的自媒体时代, “主流媒体”的声音逐渐变弱,人们自主地在自己的“媒体”上想写就写,想说就说,信息迅速地传播,时效性大大的增强。自媒体与受众的距离是为零的,其交互性的强大是任何传统媒介望尘莫及的。

然而,让大多澳洲华人民众感到困惑的是,这段时间澳洲华人社区大量正式的非正式的,官方的非官方,认证的非认证的,活跃的非活跃的微信公众号你方唱罢我登场,良莠不齐,为了吸引眼球而标题党横行,其中少数本来鲜为人知的公众号也因此而“一战成名”。

澳洲民主选举的初衷是让民众深入了解各政党的政策和主张,从而去选择自己属意的政党。其核心是通过各种渠道包括媒体,各自“宣传自己的政策和主张”,选民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比较,去分析,去权衡从而做出决定。然而这次某些公众号完全违背了媒体应有的公正、客观原则,宣传核心是火力全开“攻击某些特定政党的政策和主张”。更为甚者,有些公众号还毫无道德底线地曲解政策、以偏概全、捏造事实,并且危言耸听地散布种族仇恨和制造民众恐慌的无耻言论。

即便我们不去争论不同政党政见的对错优劣,但是关于道德与良知,公信与责任,自律与自省,没有任何个人或者机构能够凌驾于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序良德之上。在这个信息化碎片的时代,在享受被个人感情色彩过滤后的新闻快餐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懒于去理性地辩证地接受信息,这确实也是一个值得我们现代人深思的重要话题。

澳洲人常说“There is always another election around the corner”,澳洲联邦、州(领地)、市三级政府定期有选举,再加上因各种不可抗力因素而造成的补选,选民总是会被强制要求投票。我们也借此机会呼吁我们的华裔选民能够变得更加成熟,以便更好地发挥华人每一张选票的作用,用正确的合理的方式向主流社会传递华人的声音,维护华人社区的利益,更好地成为促进中澳两国交流与合作的桥梁与纽带。

 

话说迪肯

迪肯大学位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首府墨尔本,澳大利亚联邦政府1974年投资承办的一所公立大学,目前共有五个校区,有两大校区在墨尔本:Melbourne Campus at Burwood, Melbourne Campus at Toorak,另外两个校区在维多利亚州第二大城市基朗:Geelong Campus at Waurn Ponds, Geelong Waterfront Campus,还有一个校区在美丽的海滨城市瓦南波:Warrnambool Campus。

迪肯大学由五大学院组成:Faculty of Arts and Education, Faculty of Business and Law, Faculty of Health, Medicine, Nursing and Behavioural Sciences, Facul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通过澳中理事会的研究奖学金项目,我和伙伴锦煌正是通过迪肯大学艺术与教育学院(Faculty of Arts and Education)的支持与帮助,进行我们在澳大利亚期间的游学。在迪肯大学墨尔本Burwood校区,我们得到一间办公室,图书馆账号,并有行政与学术两位老师对我们遇到的问题进行指导。

图书馆面积并不大,但内部设置有大量的沙发、座椅、电脑办公区与公共讨论区,走进图书馆内小组讨论的氛围也非常浓烈,到处都可以看到写论文和低声讨论的学生。

Burwood校区距离墨尔本市中心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校园面积很大,分为两部分。联接两个校园的是狭长的绿荫带。一条小径呈圆周环绕绿荫,小溪从当中流过,溪上是一架小桥。绿荫中每日会有人跑步、晨练、遛狗,溪流上不时有野鸭划过。

hdr

davdav

dav

dav

探寻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组成

澳大利亚的“华人”是一个非常宽泛的称呼。他们被称为“华人”、“Chinese”,但却可能拥有十分迥异的来历。

陈启美来自福建,她在澳大利亚生活了7年,她是墨尔本东南克莱顿Clayton区的长者联谊会成员,这个社团的成员以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为主,但是也有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柬埔寨和越南的华人,大家平时交流一般用中文,陈启美说:“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像一家人,虽然大家可能讲不同的方言,但是在一起都有一种默契。”

这个澳大利亚典型的华人联谊会可以说是窥视澳华人社区现状的一个小小的窗口。身在澳大利亚你会发现,虽然都是华人,却有着千差万别的历史背景和渊源。这里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台湾香港的华人、马来西亚的华人、新加坡的华人、越南华人、柬埔寨华人又或老挝华人。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澳华研究学会主任陈扬国生女士在接受澳洲佳采访时表示,这些来自不同地区的华人一起为澳大利亚做出卓越的贡献。

“我在墨尔本工作了30多年,接触所有华人社团,每个社团都有自己的特色,他们为澳大利亚社会所作出的贡献也是非常值得人尊重的。”

澳大利亚华人移民史专家、斯威本大学的刘路新教授在接受澳洲佳采访时介绍了澳大利亚华人的组成及其历史渊源。

早期以广东人为主

刘路新教授说,华人大量涌入澳洲是在淘金潮,那时候几乎都是广东人,1860年代在澳大利亚的华人绝大部分广东人,只有个别福建人或上海人。他说,“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白澳政策之前,澳大利亚的华人以广东人为主。”

1970年代的东南亚难民

在1970年代,澳大利亚接收大批越南和柬埔寨难民。刘路新教授称,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澳大利亚主动接收了一些曾经帮助过澳大利亚军队的越南人及其家属,还有一些被当局赶走的有钱人。

“1970年代的柬埔寨也有类似经历,波尔布特政府把城里人赶到农村,不少人逃离柬埔寨来到澳大利亚。”

这些从越南和柬埔寨逃出来的难民大部分都是华裔背景,不少人讲广东话,他们的祖辈从中国两广一代移居越南和柬埔寨。

刘路新教授告诉记者,部分越南和柬埔寨的难民在公海上漂流,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澳大利亚,这些人也被称为船民,“当年澳大利亚接收的这些难民是其他国家接收的总和还多。”

哥伦布计划

刘路新教授特别提到哥伦布计划,“哥伦布计划从1950年代开始,主要针对亚洲地区的英联邦国家和地区,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香港,资助当地的中学生和大学生来澳大利亚学习。这批人留下来后成为澳大利亚华人中融入主流社会并发挥重要影响力最成功的团体之一。”

现在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中,特别是早几年通过哥伦布计划来的,政界以林美丰和苏震西为主要代表。这批人的后代也为澳大利亚社会做出卓越贡献。”

1980年代香港经济移民

1980年代之后有一批来自香港的经济移民,以及一部分台湾人移民澳大利亚。他们大部分选择悉尼,一般是爸爸做生意,来回两边飞。

1990年代后大批大陆移民

刘路新教授称,大陆移民大批到来,彻底改变了澳大利亚华人组成。“1990年代之后大陆移民加入移民潮,以学生和技术移民为主。2000年之后,来自大陆的商业和技术移民也大批涌入澳大利亚,这些来自大陆的移民以后来者居上之势迅速改变澳大利亚的华人移民组成,也使华人社区发生许多重要变化,这些变化从社区的报纸、中文学校以及各种社团都有所反映。”

“2011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结果显示, 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中讲普通话的人第一次超过讲广东话的人。”

澳华人社区的特点

刘路新教授表示,除此以外,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还有一些特别之处,显示其另一面。刘路新教授归纳为三大特点:它是一个封闭的社区;分裂的社区;也是一个漂浮不定的社区。

刘路新教授说,虽然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但是总的来说,华人社区与其他社区较少打交道,较少参加主流社会的活动,义工、政治活动等主流社会团体很热衷的活动很少参与。

虽然华人社区相对封闭,其内部却十分分裂。中国大陆的社区与台湾、越南或其他华人社区较少来往。

刘路新教授认为华人社区还是一个漂浮的社区。因为很多大陆移民没有解决落地生根的问题,不少人还坚持老了要叶落归根,要回国,特别是第一代移民,他们的这种心态似乎决定了他们不太关心政治,也较难融入主流社会。

尽管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内部有各种不同,对于澳大利亚主流社会来说,华人对澳大利亚社会的贡献超过一个世纪,被认为是澳大利亚的重要组成部分。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澳华研究学会主任陈扬国生女士表示,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团之间虽然也会有小摩擦,但是澳大利亚华人作为多元文化一个重要元素,为澳大利亚社会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很多华人艺术家,音乐家、画家、作家、诗人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澳大利亚社会的文化。目前一个摄影协会正在搞一个摄影展,艺术家们以独特的视角来诠释多元文化。
“特别可喜的是,现在越来越多年轻的华人勇敢地从政,他们真正关心社会事务,也得到很多华人前辈的帮助和支持,大家都把这个澳大利亚当作自己的国家,为国家的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转自 澳洲佳)

澳移民部证实对所有国家开放小学留学 但提醒慎用小学留学机会

澳大利亚移民部证实,从7月1日开始,将向所有6岁以上学生,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开放留学签证申请。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将向所有国家包括中国开放小学留学。对于学生来说,开放小学留学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增加了留学选择,另一方面可能对于将来进一步在澳上中学甚至大学带来负面影响。

澳大利亚在2014年3月对中国学生开放初中留学申请,把最低留学年龄从过去的15岁降至12岁。从2016年7月1日开始,把最低留学年龄降至6岁,开放小学留学。澳大利亚移民与边境保卫部表示“开放小学签证不是为了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澳大利亚上小学,而是为了方便他们能从小学5、6年级开始,更好地适应中学学习。”

在这一重要精神指导下,一般的学生签证有效期最长5年,但是“申请小学留学的学生签证有效期最长只能两年,这是定期审核学生最新情况以便更好地保护学生的重要措施。”

申请留学签证,除了提供有资质录取国际学生的学校(即学校必须拥有联邦政府招收海外学生院校及课程注册登记号 Commonwealth Register of Institutions and Courses for Overseas Students,CRICOS)的录取通知书以外,还需要以下三个方面的要求:

1. GTE要求

移民部特别指出,所有学生签证的申请仍需要符合真实临时入境(Genuine temporary entrant,GTE)要求,证明自己只是临时进入澳大利亚,只是为了上学,毕业后马上离开,而不是假借留学的名义,谋求工作、移民或非法滞留。符合GTE要求是能否获得签证的关键考量因素之一。

如果你要申请小学留学,并且有进一步在澳大利亚上中学甚至大学的打算,那就要特别注意了。因为移民部特别强调:“当审核小学留学申请条件时,移民部将会考虑该学生在学业完成后能否与母国顺利衔接下一阶段的学习。基于此,一个学生如果想在澳大利亚从小学1年级读到12年级(即高中毕业)并且继续深造的话,该生将不太可能符合GTE要求”。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如果你有长远打算,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在澳大利亚读大学的话,请不要滥用开放小学留学的机会,因为GTE要求是在澳大利亚暂时停留,如果你从小学1年级就在澳大利亚留学,这很可能意味着你的整套教育都会在澳大利亚完成,这就降低了你只是在澳大利亚暂时居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你很可能不符合GTE要求。这段话与前文所说开放小学签证的目的不是为了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澳大利亚上小学,而是为了方便他们能从小学5、6年级开始,更好地适应中学学习是紧密承接的。

澳大利亚注册移民代理黄文勇先生说,小学留学是一个小众市场,从小学1年级开始留学需要强大的经济基础,而且孩子年龄太小,中文还没学好,而且还需要陪读,这个年龄的孩子的家长大部分还在上班,因此应该不太会让孩子这么小就来留学。开放小学留学的意义更多是为了能提前一两年适应澳洲的教育体制,方便过渡到中学学习。

2. 经济能力

黄文勇先生说,按照目前公开的资料,申请小学签证除了需要符合上述GTE要求,还有经济收入和英语方面的要求:“在经济收入证明方面,现在无论小学、中学还是大学都统一为500签证,500签证的收入证明分两种情况。如果你能提供证明,证明家庭收入不少于7万澳元,如果不需要陪读则是6万,如果你能提供例如税单的证明,证明你的年收入不少于7万,这种情况就不需要担保金。如果家庭收入达不到7万,就要提供担保金,担保金是学生及其监护人一年的生活费。

根据澳大利亚移民与边境保卫部官方信息,从2016年7月1日开始,一年的生活费具体为:
学生/监护人–19,830澳元
伴侣/配偶–6,940澳元
孩童–2,970澳元

3. 英语能力

小学生无需提供相关英语测试成绩,如果要来澳大利亚上英语强化课程,也没有具体时间限制,学生可以根据录取学校的具体要求任意就读英语课程。

父母陪读签证

与大学留学生不同,未满18周岁的小留学生到澳大利亚读书必须要有监护人。监护人可以是:
学生父母其中一方
澳洲的学校负责找澳洲当地人作为监护
如果有亲属(跟学生有血缘关系)在澳洲,也可以做孩子的监护人。要求:1.年龄在21周岁以上;2.有澳洲的身份,并且常驻澳洲;3.不能有6周岁以下的孩子。

如果是学生父母的其中一方前来澳大利亚陪读,就需要申请签证类别为590的监护人陪读签证。澳大利亚的陪读政策宽松,允许家长在学生满18周岁前在澳以陪读身份居留,孩子满18周岁后,陪读签证就会到期。

澳政府规定,学生父母在澳大利亚作为监护人期间,必须要跟学生保持同进同出,也就是必须要共同进入澳大利亚或在学生假期时间共同离开。

(转自 澳洲佳)

澳大利亚政府要求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气候报告去除相关内容

大堡礁在1981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同时也被CNN选为世界七大自然奇观。受海洋暖流影响,大堡礁正在珊瑚白化,但还未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濒危遗产名录中。9E152BB5-E7EC-4DD7-8090-BE0AE53B29DC

在一份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忧思科学家联盟、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合作出台的报告中,所有关于气候变化对涉及澳大利亚世界自然遗产影响的资料均被去除。

这份报告调查研究了气候变化对世界自然遗产的影响。报告草案中关于澳大利亚的地方有涉及大堡礁、卡卡杜国家公园和塔斯马尼亚岛。

但澳大利亚环境部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些内容在最终版报告中去除,认为该报告会对澳大利亚旅游业造成影响。环境部发表声明,认为该报告的标题:“Destination at Risk” 很容易造成误解。

根据声明,世界自然遗产小组仅在六个月前决定不把大堡礁放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中,并且称赞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和昆士兰州政府联合公布的《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

然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荣誉退休教授Will Steffen,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气候气候委员会主任委员,是该联合国报告的科学评论员之一。他对于政府官方说法,即认为来自联合国的报告很有可能造成对大堡礁地位和旅游业的不利影响一说表示怀疑。

他告诉BBC,报告中都是已经知晓的内容,这是一份非常公平的报告。官方的论断是无实质性内容的。

Steffen教授说,报告中根本未提及大堡礁可能会被列入濒危目录。且文末有段落提到了澳大利亚政府正在采取经过商议的措施来减轻大堡礁受到的威胁。

他表示,这份报告针对的是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专家们,“它不会出现在畅销书单上。”

但是,为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同意了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去除相关内容的请求还暂不明确。

(转自  ECNU澳大利亚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