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

Australian Studies Centre Shantou University China

Latest Posts

探寻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组成

澳大利亚的“华人”是一个非常宽泛的称呼。他们被称为“华人”、“Chinese”,但却可能拥有十分迥异的来历。

陈启美来自福建,她在澳大利亚生活了7年,她是墨尔本东南克莱顿Clayton区的长者联谊会成员,这个社团的成员以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为主,但是也有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柬埔寨和越南的华人,大家平时交流一般用中文,陈启美说:“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像一家人,虽然大家可能讲不同的方言,但是在一起都有一种默契。”

这个澳大利亚典型的华人联谊会可以说是窥视澳华人社区现状的一个小小的窗口。身在澳大利亚你会发现,虽然都是华人,却有着千差万别的历史背景和渊源。这里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台湾香港的华人、马来西亚的华人、新加坡的华人、越南华人、柬埔寨华人又或老挝华人。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澳华研究学会主任陈扬国生女士在接受澳洲佳采访时表示,这些来自不同地区的华人一起为澳大利亚做出卓越的贡献。

“我在墨尔本工作了30多年,接触所有华人社团,每个社团都有自己的特色,他们为澳大利亚社会所作出的贡献也是非常值得人尊重的。”

澳大利亚华人移民史专家、斯威本大学的刘路新教授在接受澳洲佳采访时介绍了澳大利亚华人的组成及其历史渊源。

早期以广东人为主

刘路新教授说,华人大量涌入澳洲是在淘金潮,那时候几乎都是广东人,1860年代在澳大利亚的华人绝大部分广东人,只有个别福建人或上海人。他说,“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白澳政策之前,澳大利亚的华人以广东人为主。”

1970年代的东南亚难民

在1970年代,澳大利亚接收大批越南和柬埔寨难民。刘路新教授称,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澳大利亚主动接收了一些曾经帮助过澳大利亚军队的越南人及其家属,还有一些被当局赶走的有钱人。

“1970年代的柬埔寨也有类似经历,波尔布特政府把城里人赶到农村,不少人逃离柬埔寨来到澳大利亚。”

这些从越南和柬埔寨逃出来的难民大部分都是华裔背景,不少人讲广东话,他们的祖辈从中国两广一代移居越南和柬埔寨。

刘路新教授告诉记者,部分越南和柬埔寨的难民在公海上漂流,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澳大利亚,这些人也被称为船民,“当年澳大利亚接收的这些难民是其他国家接收的总和还多。”

哥伦布计划

刘路新教授特别提到哥伦布计划,“哥伦布计划从1950年代开始,主要针对亚洲地区的英联邦国家和地区,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香港,资助当地的中学生和大学生来澳大利亚学习。这批人留下来后成为澳大利亚华人中融入主流社会并发挥重要影响力最成功的团体之一。”

现在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中,特别是早几年通过哥伦布计划来的,政界以林美丰和苏震西为主要代表。这批人的后代也为澳大利亚社会做出卓越贡献。”

1980年代香港经济移民

1980年代之后有一批来自香港的经济移民,以及一部分台湾人移民澳大利亚。他们大部分选择悉尼,一般是爸爸做生意,来回两边飞。

1990年代后大批大陆移民

刘路新教授称,大陆移民大批到来,彻底改变了澳大利亚华人组成。“1990年代之后大陆移民加入移民潮,以学生和技术移民为主。2000年之后,来自大陆的商业和技术移民也大批涌入澳大利亚,这些来自大陆的移民以后来者居上之势迅速改变澳大利亚的华人移民组成,也使华人社区发生许多重要变化,这些变化从社区的报纸、中文学校以及各种社团都有所反映。”

“2011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结果显示, 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中讲普通话的人第一次超过讲广东话的人。”

澳华人社区的特点

刘路新教授表示,除此以外,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还有一些特别之处,显示其另一面。刘路新教授归纳为三大特点:它是一个封闭的社区;分裂的社区;也是一个漂浮不定的社区。

刘路新教授说,虽然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但是总的来说,华人社区与其他社区较少打交道,较少参加主流社会的活动,义工、政治活动等主流社会团体很热衷的活动很少参与。

虽然华人社区相对封闭,其内部却十分分裂。中国大陆的社区与台湾、越南或其他华人社区较少来往。

刘路新教授认为华人社区还是一个漂浮的社区。因为很多大陆移民没有解决落地生根的问题,不少人还坚持老了要叶落归根,要回国,特别是第一代移民,他们的这种心态似乎决定了他们不太关心政治,也较难融入主流社会。

尽管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内部有各种不同,对于澳大利亚主流社会来说,华人对澳大利亚社会的贡献超过一个世纪,被认为是澳大利亚的重要组成部分。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澳华研究学会主任陈扬国生女士表示,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团之间虽然也会有小摩擦,但是澳大利亚华人作为多元文化一个重要元素,为澳大利亚社会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很多华人艺术家,音乐家、画家、作家、诗人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澳大利亚社会的文化。目前一个摄影协会正在搞一个摄影展,艺术家们以独特的视角来诠释多元文化。
“特别可喜的是,现在越来越多年轻的华人勇敢地从政,他们真正关心社会事务,也得到很多华人前辈的帮助和支持,大家都把这个澳大利亚当作自己的国家,为国家的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转自 澳洲佳)

澳移民部证实对所有国家开放小学留学 但提醒慎用小学留学机会

澳大利亚移民部证实,从7月1日开始,将向所有6岁以上学生,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开放留学签证申请。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将向所有国家包括中国开放小学留学。对于学生来说,开放小学留学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增加了留学选择,另一方面可能对于将来进一步在澳上中学甚至大学带来负面影响。

澳大利亚在2014年3月对中国学生开放初中留学申请,把最低留学年龄从过去的15岁降至12岁。从2016年7月1日开始,把最低留学年龄降至6岁,开放小学留学。澳大利亚移民与边境保卫部表示“开放小学签证不是为了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澳大利亚上小学,而是为了方便他们能从小学5、6年级开始,更好地适应中学学习。”

在这一重要精神指导下,一般的学生签证有效期最长5年,但是“申请小学留学的学生签证有效期最长只能两年,这是定期审核学生最新情况以便更好地保护学生的重要措施。”

申请留学签证,除了提供有资质录取国际学生的学校(即学校必须拥有联邦政府招收海外学生院校及课程注册登记号 Commonwealth Register of Institutions and Courses for Overseas Students,CRICOS)的录取通知书以外,还需要以下三个方面的要求:

1. GTE要求

移民部特别指出,所有学生签证的申请仍需要符合真实临时入境(Genuine temporary entrant,GTE)要求,证明自己只是临时进入澳大利亚,只是为了上学,毕业后马上离开,而不是假借留学的名义,谋求工作、移民或非法滞留。符合GTE要求是能否获得签证的关键考量因素之一。

如果你要申请小学留学,并且有进一步在澳大利亚上中学甚至大学的打算,那就要特别注意了。因为移民部特别强调:“当审核小学留学申请条件时,移民部将会考虑该学生在学业完成后能否与母国顺利衔接下一阶段的学习。基于此,一个学生如果想在澳大利亚从小学1年级读到12年级(即高中毕业)并且继续深造的话,该生将不太可能符合GTE要求”。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如果你有长远打算,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在澳大利亚读大学的话,请不要滥用开放小学留学的机会,因为GTE要求是在澳大利亚暂时停留,如果你从小学1年级就在澳大利亚留学,这很可能意味着你的整套教育都会在澳大利亚完成,这就降低了你只是在澳大利亚暂时居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你很可能不符合GTE要求。这段话与前文所说开放小学签证的目的不是为了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澳大利亚上小学,而是为了方便他们能从小学5、6年级开始,更好地适应中学学习是紧密承接的。

澳大利亚注册移民代理黄文勇先生说,小学留学是一个小众市场,从小学1年级开始留学需要强大的经济基础,而且孩子年龄太小,中文还没学好,而且还需要陪读,这个年龄的孩子的家长大部分还在上班,因此应该不太会让孩子这么小就来留学。开放小学留学的意义更多是为了能提前一两年适应澳洲的教育体制,方便过渡到中学学习。

2. 经济能力

黄文勇先生说,按照目前公开的资料,申请小学签证除了需要符合上述GTE要求,还有经济收入和英语方面的要求:“在经济收入证明方面,现在无论小学、中学还是大学都统一为500签证,500签证的收入证明分两种情况。如果你能提供证明,证明家庭收入不少于7万澳元,如果不需要陪读则是6万,如果你能提供例如税单的证明,证明你的年收入不少于7万,这种情况就不需要担保金。如果家庭收入达不到7万,就要提供担保金,担保金是学生及其监护人一年的生活费。

根据澳大利亚移民与边境保卫部官方信息,从2016年7月1日开始,一年的生活费具体为:
学生/监护人–19,830澳元
伴侣/配偶–6,940澳元
孩童–2,970澳元

3. 英语能力

小学生无需提供相关英语测试成绩,如果要来澳大利亚上英语强化课程,也没有具体时间限制,学生可以根据录取学校的具体要求任意就读英语课程。

父母陪读签证

与大学留学生不同,未满18周岁的小留学生到澳大利亚读书必须要有监护人。监护人可以是:
学生父母其中一方
澳洲的学校负责找澳洲当地人作为监护
如果有亲属(跟学生有血缘关系)在澳洲,也可以做孩子的监护人。要求:1.年龄在21周岁以上;2.有澳洲的身份,并且常驻澳洲;3.不能有6周岁以下的孩子。

如果是学生父母的其中一方前来澳大利亚陪读,就需要申请签证类别为590的监护人陪读签证。澳大利亚的陪读政策宽松,允许家长在学生满18周岁前在澳以陪读身份居留,孩子满18周岁后,陪读签证就会到期。

澳政府规定,学生父母在澳大利亚作为监护人期间,必须要跟学生保持同进同出,也就是必须要共同进入澳大利亚或在学生假期时间共同离开。

(转自 澳洲佳)

澳大利亚政府要求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气候报告去除相关内容

大堡礁在1981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同时也被CNN选为世界七大自然奇观。受海洋暖流影响,大堡礁正在珊瑚白化,但还未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濒危遗产名录中。9E152BB5-E7EC-4DD7-8090-BE0AE53B29DC

在一份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忧思科学家联盟、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合作出台的报告中,所有关于气候变化对涉及澳大利亚世界自然遗产影响的资料均被去除。

这份报告调查研究了气候变化对世界自然遗产的影响。报告草案中关于澳大利亚的地方有涉及大堡礁、卡卡杜国家公园和塔斯马尼亚岛。

但澳大利亚环境部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些内容在最终版报告中去除,认为该报告会对澳大利亚旅游业造成影响。环境部发表声明,认为该报告的标题:“Destination at Risk” 很容易造成误解。

根据声明,世界自然遗产小组仅在六个月前决定不把大堡礁放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中,并且称赞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和昆士兰州政府联合公布的《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

然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荣誉退休教授Will Steffen,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气候气候委员会主任委员,是该联合国报告的科学评论员之一。他对于政府官方说法,即认为来自联合国的报告很有可能造成对大堡礁地位和旅游业的不利影响一说表示怀疑。

他告诉BBC,报告中都是已经知晓的内容,这是一份非常公平的报告。官方的论断是无实质性内容的。

Steffen教授说,报告中根本未提及大堡礁可能会被列入濒危目录。且文末有段落提到了澳大利亚政府正在采取经过商议的措施来减轻大堡礁受到的威胁。

他表示,这份报告针对的是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专家们,“它不会出现在畅销书单上。”

但是,为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同意了澳大利亚政府部门去除相关内容的请求还暂不明确。

(转自  ECNU澳大利亚研究中心)

澳新银行:澳元风险偏向下行,预计年底下看0.67

澳新银行(ANZ)最近表示,4月澳元遭受大幅卖压,最初触发澳元下跌的因素为澳洲国内利率!

此前公布了疲软的一季度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及澳洲联储5月降息。自此以后,其他因素更加剧澳元跌势。目前铁矿石价格料已筑顶,尽管市场预计美联储加息几率提升,风险趋势仍将持续。

QQ图片20160530100258

尤为特别是,对澳洲和美国利率持续收窄感到担忧,两国处于不同货币政策周期,澳洲联储货币政策宽松,且通缩压力尚未筑底,而美联储逐步加息,且所有迹象均指向美国薪资和通胀上涨。

QQ图片20160530100333

此外在更多央行处于”维稳”,而非”宽松”的背景下,市场认为澳洲联储降息会给澳元带来巨大影响。

该行模型显示,澳元仍高于公允价值,尽管5月大跌。由于风险偏向下行,仍预计年底澳元兑美元下看0.67。

(转自 今日墨尔本)

Vivid Sydney今晚亮灯 悉尼开启不夜城模式

活力悉尼灯光音乐节(Vivid Sydney)将于今晚正式亮灯,全悉尼的地标建筑都将为你点亮!

一年一度的活力悉尼灯光音乐节将于今晚亮灯!届时,整个悉尼都将沐浴在绚丽多彩的灯光当中。

640

640

 

640(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据悉,今年的活力悉尼灯光音乐节将持续23天。警方表示,出门赏灯的民众必须做好心理准备,在每晚6到11点之间,悉尼街头都将变得非常拥挤。

640

640

(图片来源:澳洲九号台新闻)

新州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会在灯光音乐节期间展开名为“Skyline”的特别行动。

届时,他们会增派额外的警力前往Circular Quay,Walsh Bay,Martin Place, Darling Harbour,Pyrmont,Central Park,Chatswood,悉尼皇家植物园以及Taronga动物园,维持现场秩序以及应对突发情况。

640

640

(图片来源:网络)

警方还表示,他们将严厉打击扰乱公共秩序,破坏灯光设施以及反社会行为。

悉尼灯光音乐节的组织者则在上周表示,今年的灯光音乐节将会是互动性最强的一届。

(转自 在澳洲)

志愿者工作 了解澳社会的重要窗口

澳大利亚人热衷于志愿者工作,他们在接受社会帮助的同时,也以实际行动回馈社会,这种良性的互动正是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基石。

对于年轻人来说,志愿工作还是未来职场的敲门砖。在做志愿者的过程中学习到的交流沟通、组织协调和应变能力都将会对未来的职场生活产生影响。澳大利亚的雇主似乎也更加青睐那些有一定工作经验、值得信赖、有着社会责任的志愿者们。

多种多样的志愿者工作是充满乐趣的,能让人开拓视野,尤其对于国际学生来说,是融入澳洲社会、扩大人脉圈子,和提高英语水平的绝佳途径。

在澳大利亚,志愿项目多种多样,各具特色。

乡村志愿消防员

由于独特的地理和气候条件,澳大利亚林木茂密、结构混杂,加上一些人为活动,一直是山火频发的国家,好在相应的消防体系非常完善。

乡村消防局(Country Fire Authority,CFA)有全职消防员,但是由于山火的季节性和突发性,乡村消防局主要依赖志愿者团队。

以新州为例,新州消防局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消防机构,下辖超过两千支消防队,志愿者数量超过七万人。

这些灭火志愿者来自社会各界,年龄从十几岁到七、八十岁。他们在上岗前都经过严格培训,24/7随时待命,年轻人在火场灭火、老年人做后勤保障。在遇到严重火情时,志愿者们甚至可以放下本职工作全力救火,雇主不得以此为借口开除他们。

关爱弱势群体

虽然澳大利亚整体生活水平较高,但仍有不少人活在较大压力下,加上一些老人、残疾人的需要,”陪伴”也成了一项常见的志愿工作。志愿者们每周拿出一些时间去陪伴、交谈,帮助他人排解孤独、寂寞,也帮助一些抑郁症患者和叛逆的青少年重新接触社会,使他们的生活回到正轨。

特别针对年轻人的项目,例如”做个老大哥”(Be A Brother)要求志愿者们陪伴和引导那些沾染过毒品或者正在戒酒的青少年,通过自己独特的正能量兴趣、爱好,去感染对方。

农场志愿工作换住宿

澳大利亚的有机农场充满生趣,不仅有大量的有机蔬果、还有不少可爱的动物。很多来自各个国家的年轻人来到澳洲,在农场每天工作4-6小时,体验原汁原味的澳洲农场生活。

志愿者可以通过工作换宿,和当地人住在一起,也可以在尽情享受澳大利亚独特的农场和绝佳的自然环境。种种菜、摘摘果、剪剪羊毛也是其乐无穷。

动物饲养员

澳大利亚动物园有着众多的志愿者项目,除了日常的办公室工作和参观者协调工作,还有不少与小动物亲密接触的机会。志愿者们可以跟有经验的饲养员学习如何给动物准备食物,并亲自喂养。想象一下抱着小考拉,用奶瓶喂奶的情形,一定非常有趣。

工作甚至还包括给那些好奇心重的动物制作玩具。虽然日常职责也包括一些繁重的清洁活,但对于喜欢动物的小伙伴来说简直是完美的志愿者项目。

主题公园玩偶扮演者

每次到主题公园总是忍不住跟那些可爱的玩偶合影留念?黄金海岸的梦幻世界(Dream World)主题公园就长期招募玩偶扮演者。

穿上各种卡通形象的服装,在主题公园里闲逛就是这些志愿者的工作啦。时不时摆一些搞怪的造型,或者逗一逗身边的小朋友都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最让人激动的是,玩偶一直是公园里孩子们最喜欢的,一大波小萝莉和小正太会扑向你的怀抱。

澳志愿者工作

根据2011年全国人口普查,澳大利亚有610万18岁以上的成年人参与志愿者工作,占当时人口总数的27%。

澳大利亚志愿者工作协会(Volunteering Australia)对全澳成人志愿者人群分布情况进行统计。

年龄分布

各个年龄段的成年人中从事志愿者工作的人数比例,其中35-65岁之间的成人从事志愿者工作的比例都超过40%。

18-24岁 – 27%

25-34岁 – 30%

35-44岁 – 42%

45-54岁– 44%

55-64岁 – 43%

65岁以上 – 31%

在哪些组织当志愿者
体育与休闲 – 37%

福利/社区 – 22%

宗教活动 – 22%

育儿与青少年教育 – 16%

教育与培训 – 18%

健康 – 9%

紧急服务 – 7%

从事志愿者工作的原因
帮助他人/社区 – 57%

个人满足 – 44%

从事有意义的事情 – 36%

拓宽社交圈 – 22%

(转自 澳洲佳)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发布最新《中国战略》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最新《中国战略》发布仪式19日在墨尔本举行,《中国战略》规划了维州与中国的合作发展方向,制定了在未来十年为维州吸引20亿澳元的中国投资等各项目标。

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宋昱旻在致辞中表示,维多利亚州是澳大利亚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专门制定对华合作战略的州。在制定《中国战略》的过程中,维州政府积极与中国的姐妹省份江苏省和即将缔结友好省州关系的四川省沟通交流,征询采纳了中方意见。因此,这一战略不是单方面凭空拟定,而是双向的合作共赢战略。他表示,相信新的《中国战略》会对维州加强对华合作起到纲领性作用,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也将继续推动双方互惠关系的发展。

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在仪式上介绍了最新《中国战略》的概况。战略以“深入了解、诚挚合作、共享繁荣”为主题,制定了六大方向,包括加强与中国各大经济带的政府间往来;推动维州成为全澳深入了解亚洲市场、开展亚洲业务的门户与中心;通过文化交流合作,为人员往来搭建新的平台;为包括政府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在内的一系列项目吸引投资,促进维州经济的持续增长;为中维各项商业往来提供支持;根据维州的竞争优势及中国特定的市场机遇,有针对性地增进贸易往来。安德鲁斯宣布,计划到2026年,维多利亚州所占的中国对澳投资份额从8%提高至20%,对华出口总额增长50多亿澳元,中国赴维州游客的过夜消费增至34亿澳元以上,维州在校中国研究生人数增长25%。

安德鲁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表示,中国经济正经历转型和升级,经济的增长更加稳固,中澳双方经济高度互补,维州的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产业都将发挥优势,迎来更多合作机会。他还透露,将于今年下半年再次访华,并在今后每年都访问中国,维州的每位厅长也都要在任期内访华,努力实现《中国战略》的目标,贯彻执行相关措施,推动双方开展更多合作项目。

(转自 ECNU澳大利亚研究中心)

【我和澳大利亚的故事】风中 花园 墨尔本(节选2)

永远的电车之城

现 今这世上,大概只有墨尔本是最后的电车之城了,在车声呼啸的CBD,你会常常听到微微的咣当的铁轨声,然后一记瓮声瓮气的打击的铃声,如同从前世穿越而来 的声音,盖住了一切城市的喧嚣,让你的耳朵暂时关闭对外界的一切信息,除了那声空灵的“叮当”,在耳边嗡嗡作响,似美妙的天籁,近身而来,又渐行渐远。

640

墨尔本的电车,一辆接一 辆,不紧不慢地、悠悠地穿行在大街小巷中,你来我往,如同张爱玲笔下的电车“回家”的场景:一辆衔接一辆,像排了队的小孩,嘈杂,叫嚣,愉快地打着哑嗓子 的铃:“克林,克赖,克赖,克赖!”有时候,电车全进了厂了,单剩下一辆,神秘地,像被遗弃了似的,停在街心。从上面望下去,只见它在半夜的月光中袒露着 白肚皮。

张爱玲是“非得听见电车响才睡得着觉的”,因为那是“一个城市的声音”。“长年住在闹市里的人大约非得出了城之后才知道他离不了一些什么。城里人的思想,背景是条纹布的幔子,淡淡的白条子便是行驰着的电车—平行的,勾净的,声响的河流,汩汩流入下意识里去。”

电 车是墨尔本的声音,墨尔本的城市灵魂。你可以坐上30路环市观光电车,它让你放慢脚步,放松心情,在古色带些昏旧的车厢中,透过窗外缓缓流过的建筑,细细 地品味这座城市。也可以花上100多澳元搭乘更为经典的电车餐厅(The Colonial Tramcar Restaurant),一列环城行走的餐厅,从墨尔本会展中心的车站出发,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做一次时光穿越,像东方快车里的绅士或小姐一样,在上世纪 二十年代的锦缀灯罩下,铺着雪白台布的餐桌旁,拨弄着银色的餐具,咀嚼着丰盛的午餐,时而与相爱的人轻言细语,时而依靠暗红色的门框静思顷刻,时而透过讲 究繁冗的绸缎窗帘瞟一眼阳光下的街道,不过那一片明晃晃的繁华似乎已和你毫不相关了,在几曲熟悉的老歌中,心绪早已晃晃悠悠地飘向远方某个年代。

640

墨尔本,浸在咖啡里的城市

墨 尔本,浸在咖啡里的城市,CBD里20米之内邂逅咖啡绝非传说。旧砖瓦仓库,掉了色的木台,工厂灯,餐牌总是写在小黑板上,还有的就是路边简单地支两张阳 伞,放上几张小圆桌,墨尔本环境好阳光好,附加200年的洋楼作背景,所以咖啡屋随便弄弄就是一个暧昧的小资世界。比如那条GPO大楼(前邮政大楼)的咖 啡长廊,顶天立地的罗马石柱下是一片“阴暗”的角落,让你偷窥着伯克街(Bourke Street) 和伊利萨白大街( Elizabeth Street)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640

这里人人都是咖啡控,他们懂咖啡,他们品咖啡,由于他们对咖啡的认知和要求已经到了一种 境界,从而每个咖啡店无论规模大小,都要有个专业的“Barista”,就像酒吧里的调酒师,“Barista”就是经过培训认证的“咖啡师”,他们精通 如何在短时间内调制一杯上品咖啡,以满足墨尔本人挑剔的口味。现如今,“Barista”已成为墨尔本咖啡店专有名词里不可缺少的一个单词。 “Barista”们系着围裙在咖啡机后泡制着那一小杯咖啡时,低垂的眼帘,高高的鼻梁下嘴角微微上扬,偶尔和身边的女侍应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两句,那副 悠然自得并略带坏坏的俏皮姿态甚是性感。

640

这座城市遍地咖啡飘香,到处潜伏着好多有品质的、有个性的咖啡店,那个比较了得的星巴克 在墨尔本几乎没什么市场。因为墨尔本人是低调的,所以会调理上好咖啡的人也是低调的。这些别具风情的咖啡店是那么矜持、内敛,有的甚至没有门牌、没有店 名,大隐于市,一副懒洋洋的,“遇到就遇到,错过便错过”的腔调,撞见需要缘分,一旦有缘,便是持久的情分。

640

旷达的圣基尔达海滩

提 到圣基尔达海滩(St.Klida Beach),通常脑海里会跳出三幅画面,斜阳中长长的栈桥丽影、周日白色阳伞排成的艺术集市和月神游乐园(Luna Park)的血盆大口,这种惯性的反应除了与维州旅游局长年不变的宣传片有关,还因为网友们上传的图片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三个背景,似乎只有把它们仨抓 进镜头,才能告诉别人我不在其它海滩,我在圣基尔达。显然,这完全不能怪人们没有创意,只能怪上帝赋予这个大陆绝美的自然环境,澳洲美丽的沙滩实在太多 了。但是,我必须说圣基尔达海滩不仅只有这三朵姊妹花,墨尔本人赋予它的极大热忱而造就的各种生机勃勃的画面,才是它最为诱人的万种风情。

640

岸边层层海浪跌宕,白色的浪花像被机械的缝纫机哒哒地敲击着,不停地在岸边织出翻滚的蕾 丝花边,只是毕竟是城际海滩,波涛还是少了些力度,不能形成大洋路边惊心动魄的单板冲浪海滩,但海风仍旧是毫不客气地直扑而来,因而这里成为颇为优雅的风 帆和风筝冲浪的基地,相比常见的风帆冲浪,风筝冲浪是比较别致的一道风景线,色彩艳丽的充气风筝通过强劲的风能,带着冲浪者在海面上乘风破浪。天空中风筝 悠悠远远,海水中勇者星星点点,两厢互动,点缀着水天一色的海滩。冲浪者调节着手中的绳索在滑行中潇洒地完成花样动作,或如鱼跃龙门,或如雄鹰翻转,水中 的高手玩得带劲,岸边的人看得也过瘾。

640

长长的栈桥是一定要走的, 不然辜负了泊满尽头的桅杆帆船,成片的帆船桅杆高高低低,犬牙交错,帆船和桅杆在海风和波浪的挑逗下互相碰撞着,才让人感觉到云层下这壮观中带些诡异的一 幕不是一个静止的画面。栈桥尽头的老咖啡屋外周末时总是坐满了闲人,延伸出去的木栈走廊上有人在钓鱼,有人坐着看书,有情侣依偎着细语,木板被行人踩得吱 吱作响,还好,并没有打扰到那些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圣基尔达在墨尔本人心中是个骄傲,如果在去海滩的电车上被人看出是游客,很多人都会热心地告诉你在哪个站下车,会看到海滩最美的一面,生怕你错过了他们家最值得欣赏的宝贝一样。

(转自 澳大利亚政府教育资讯)

中澳艺术家对话:当代艺术创作中的东方式思维 | 5月14日,上海

A Conversation between Australian and Chinese artists: Contemporary Art in the Eastern Way of Think- ing will be hosted at 22 GALLERY .XIN HUA SPACE, No.1-3, Lane 699, Xinhua Road, Shanghai on the  14 May.

The talk will bethemed around Eastern way of thinking in contempoary art. Mediator Qiao Wei (乔伟), curator of Hill Top Gallery, Xinqiao Art Hub has invited guest speakers Craig Easton, ShenFan (申凡) and Fu Xiao(符晓), all three artists participating at the currentexhibition,  BETWEEN YOU AND THEM – THE  IDENTITY OF SELF, OBJECT ANDPLACE, a collaboration between ACAF and Xinqiao Art Hub.

Contemporary artis not just about the beautiful. There is something a lot deeper. Over the pastnearly 30 years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in the globalcontext has been widely discussed.

It has been seen variously as the product of the experience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re flection of State Capitalism after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being initiatedby various social conflicts as a result of rapid economic and social changes,as well as a flowering of the Chinese tradition developing out of ancientcultural symbols.

These topics relateto the most works of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which, in the main borrow heavily from the techniques and ideas Western contemporary art. How do we re-discoverand use oriental think-ing in the creation contemporary art ? The existence of “Eastern way of thinking “? How can contemporary artist sinteract with a now “distant”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Let us ask questions, let us  think together. . . .

中 澳艺术家对话:当代艺术创作中的东方式思维,将于5月14日在上海新华路699号的22画廊举行,由新桥艺术园峰顶画廊总监乔伟主持,特邀邀请《之间》参 展艺术家澳大利亚艺术家Craig Easton,中国艺术家申凡和中美艺术家符晓参加一场参加跨文化的艺术交流对话。

当代艺术不仅关乎美,还有更深刻的东西。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全球的语境中,在过去的近30年中,被广泛讨论的是“文革经验”、改革开放后的国家资本主义、快速变化的社会出现的种种矛盾,以及从中国传统中提炼出来的文化符号。

这些主题所涉及到的诸多艺术作品,多为借用西方当代艺术创作的方法,那么如何在当代艺术的创作中重新发现和使用东方式的思维?是否存在“东方式思维”?当下的艺术家如何面对已经作为“远方”的中国传统文化?

让我们一起发问,一起思考。

(转自 澳大利亚中国当代艺术基金会)

澳未来10年留学生增至72万 中国后劲不足 印巴强势崛起

澳政府在周六公布三项重要政策,致力于在未来10年大力拓展国际教育产业,其中一项重要目标是扩招留学生,到2025年留学生人数从目前的50万增至72万。

2025发展战略

澳政府在上周六同时出台三项关于国际教育的重要战略,分别是《2025国际教育全国战略》、《澳大利亚全球校友战略》以及《澳大利亚国际教育2025市场发展蓝图》。从创新战略政策、校友网络和市场拓展三个层面全方位推动国际教育产业。

根据《澳大利亚国际教育2025市场发展蓝图》报告内容,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产业在2015年凯歌高奏,有50万国际学生留学澳大利亚,其产值达到200亿澳元,创造超过13万个就业机会。国际教育产业已经稳居澳出口行业前四的位置,也是未来十年澳大利亚经济转型中重点发展的产业。

从50万到72万

目前澳大利亚经济正逐渐向知识型和服务型经济转变,政府大力扶持的创新战略将使教育出口产业实力更强大,吸引更多海外留学生。

澳大利亚现有留学生50万,其中22万接受高等教育,13万在职业教育领域学习,11万学习英语,4万在中小学或无文凭课程学习。

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到2025年,澳大利亚将吸引72万留学生前来学习,年增长率达到3.8%。如果把在线教育以及其他新型教育方式计算在内,这个数字可能达到99万。

中国后劲不足

从全球范围看,澳大利亚是仅次于美国和英国的第三大教育产业出口国,教育出口潜力巨大。预计到2025年全球有10亿学生寻求教育和技能培训机会。增长速度最快的市场仍是发展中国家,其中超过一半是非洲国家。

接受国际教育的主要人口年龄段为15-29岁,预计到2025年,这一年龄段的中国人口将减少4000万,可是目前第二大留学生来源国印度的适龄学生人数将增加1600万,其他崛起的市场包括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菲律宾。

(转自 澳洲佳)